第九百零三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九百零三章

    却只见他眼中饱含深意,冲他笑笑,转头看向明中信,迅速转为了欣赏。

    刘大夏精神一振,是啊,现在明家这边还有这位大佛呢!岂能被毁,加上明中信这个妖孽,明家也许,经此一役,就此在京师强势崛起,成为独立于朝堂外的一股势力呢!

    再加上自己与老李头一起帮衬,相信明中信的前程虽然不可能一直一帆风顺,但立足绝对不成问题!

    想及此,他信心大增,眼中精芒大作,饱含自信地望向明中信。

    就让自己见证一股势力在京师这虎狼之地崛起吧!

    明中信却是未曾理会于他,只是一一吩咐明家人做好应对准备,但总体安排居然是让大家稳守自己的岗位,而并没有安排反击。

    这就令得刘大夏皱眉不已,依目前的情况而言,明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更加强化的防御方案,也没有攻击方案,那明中信要如何展现凌厉的攻势呢?

    而明家诸人却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一应诺,各司其职,并没有怀疑明中信的安排。即便是陆明远。

    难道,明中信居然还另有底牌?

    但是不对啊!他身边的力量分明就是那些仆人以及学员啊,但这些人已经被他安排在了防御力量上,依自己之前观察,他根本不可能再有底牌啊!

    难道,他是从山东另外调来了力量?

    嗯,应该如此!

    刘大夏暗暗判断。

    就这样,明中信一番吩咐,明家进入了一级战备。

    哦,不,应该是一级防备!

    当然,明家的那些结盟势力也一一上门,表示了慰问,同时,也是试探不绝,但明中信却再未如同对待刘大夏一般,将事情和盘托出,反而是客客气气,将这些势力一一打发,明家实行了外松内紧的模式,静候暴风雨的到来!

    其实,明家即将面临各大势力的攻击大家心知肚明,而且,不管是身在局中的势力,还是旁边幸灾乐祸的势力,尽数在看明家如何应对,但明家居然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明家的核心根本就不再露面,这才有些大战将来的急促感!

    就在大家等得都有些急躁之时,阴谋突然降临了。

    这一日,明中信依旧如同往日般,在赵明兴的陪伴下,缓缓步出了明宅,往名轩阁而去。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名小贩迎面而来,他肩上挑着一担蔬菜,晃晃悠悠冲着明中信而来。

    明中信抬眼望去,眉头皱了一下,那小贩斜眼歪眉,一看就不是好人!但明中信心中却是有些失望,他知晓,事来了,但那些家伙就不能认真点吗?想给自己上眼药就这般没诚意,派了这么一个家伙前来,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而旁边的赵明兴一见这小贩,却是瞬间警惕异常,来到一侧,护住明中信,防止着这小贩接近明中信。

    然而,小贩来到明中信前面,却是目不斜视地与赵明兴擦肩而过。

    但赵明兴却是并没有放松警惕,依旧随时留意着那小贩。

    等小贩走到明中信身后之时,突然,小贩将担子一扔,从身上摸出一柄雪亮的匕首,闪电般插向明中信背后。

    匕首虽然快如闪电,但对于一直留意他的赵明兴来说,却是毫无威胁。

    这一切尽在赵明兴预料当中,却见他一回身,手中寒光电闪,当当当,一阵刺耳的响声之后,小贩被震退。

    赵明兴面若寒霜,望着震退的小贩,眼神却是警惕地望向周围,只因为,他确信,如果这些贼人要袭击教习,绝不会只有这么一个人,一定还有人接应。

    他不能因为这一个家伙,就舍下教习,自然是环视而警。

    然而,周围却是并没有什么人前来袭击。

    反而是前面被震退的小贩,突然,将手中的匕首一扔,从怀中取出一物。

    赵明兴大惊失色,瞬间,将身体挡在了明中信前面,警惕地望向他。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小贩突然扬手一挥,将手中的物事狠狠砸向了自己的头上。

    瞬间,鲜血如同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鲜血顺着小贩的头颅流下,糊满了小贩的脸庞,小贩将手中物事往地上一扔,就地一坐,放声嚎道,“杀人了,杀人了!”

    赵明兴愣了,这家伙,这是自残啊!但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还没反应过来呢!

    但明中信却是轻声笑道,摇头叹道,“看来,阴谋开始了!”

    话音未落,突然,从大街旁边的茶楼商铺中,冲出十余名身着便服,腰间挂着腰牌,手执铁尺、绳索之人,一涌而上,直接将明中信与赵明兴围了个水泄不通,当先一人厉声喝道,“谁,是谁杀人了?”

    “他,就是他!”小贩坐于地上,抬手指向了明中信。

    “你,你说慌!”赵明兴怒了,指着小贩喝道。

    然而,那队人马根本不听赵明兴所言,“走,去顺天府衙门!”

    说着,将手中绳索一摆,就要套向明中信。

    “干什么?!”赵明兴抬手就将绳索甩过一旁。

    “怎么?你要暴力抗法不成?”那领头之人眼睛一瞪,冲赵明兴吼道。

    “且住!”明中信上前一步,望着那领头之人,喝问道,“你是何人?有何权限在此执法?”

    “喝,吾乃顺天府捕快是也!”领头之人一扬脖,将腰间腰牌一举,向明中信展示。

    哦,原来是顺天府的捕快啊!顺天府衙也掺和了进来?

    明中信一皱眉,缓缓点点头,转头道,“明兴,你且回去,我与他们去去就回!”

    “教习!”赵明兴大叫一声。

    他也不是傻子,到此时,已然知晓这是个圈套,针对明教习的圈套,他岂能让明教习被人带走!他一直在防止着有人袭击明教习,却未曾想,那暗中的势力居然如此的卑鄙,居然当街陷害教习,如果教习被他们带走,屈打成招要如何是好?心中不由得急切无比,但却毫无办法,此时明中信此言提醒了他,心中一动,教习这是让自己回去找救兵呢!但如果自己去请救兵之时,教习被伤了,又如何是好呢?他心中有些进退两难。

    “行了,他也是涉案人员,岂能随意离去,一起走吧!”领头的捕快面色一变,沉声道。

    “你!”赵明兴就待争辩。

    明中信却是摇摇头,“好,咱们就随你去!”

    虽然,这个圈套有些蹩脚,但自古以来,越简单的圈套往往越有效果,这是真理!

    但明中信却想看看,这个圈套背后究竟是何人?还是哪股势力在针对自己。他自然不会现在拆穿,随他们去去又有何妨?

    那捕快也不敢太过份,既然明中信同意去,他也就顺势而为,让人拉起小贩,十余人紧紧围着明中信与赵明兴向顺天府衙而去。

    旁边街道上的百姓瞬间围作一团,打听着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之前小贩的动作太快,事情也发展进行得太快,有很多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事情就发生了,捕快们也出现得太快了,大家都有些懵,现在既然已经走了,他们自然要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以作午后的谈资。

    暂且不提百姓们如何议论,且说明中信等人一行,缓步来到了顺天府衙。

    一阵吆喝之后,顺天府衙升堂。

    “诺,堂下何人是原告?”顺天府尹沉声问道。

    明中信直立于堂下,并不答话。

    小贩早已经被捕快们用纱布进行了包扎,脑袋上顶着个纱包,异常地可笑,但他面色却是并不可笑,反而是充满着浓浓的恨意,看了一眼明中信,转头叩首道,“回禀青天大老爷,小人是原告。”

    “你状告何人?”顺天府尹沉声问道。

    “小人状告此人,抢小人的菜不成,还想谋杀小人!”小贩一指明中信沉声道。

    明中信却是笑而不语,反而若有所笑地望着小贩,看他表演。

    同样地,顺天府尹也是满面不解,望向明中信,毕竟,在他看来,此人一脸的书生气,而且年纪并不大,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呢?

    “可有人证,物证?”然而,顺天府乃是处理京师的琐碎杂事,自己总不能以人的形象定罪开脱吧!沉声问道。

    “人证就是这些大人,物证吗,捕快老爷们拿着呢!”小贩却是条理清楚地回答道。

    顺天府尹眉头一皱,看向旁边立着的捕快们。

    “回禀大人,小贩所言属实,小人们正在茶楼当中饮菜,却突然发现此人袭击这小贩,故此立刻出动,将其抓了来!”捕快头迅速出列,向顺天府尹回禀。

    顺天府尹面色一沉,心中一动,事情有这么巧吗?

    “被告,他们所言是否属实,你有何可争辩的?”顺天府尹望向旁边立着的明中信与赵明兴。

    “张大人,您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明中信笑笑,拱手道。

    “咦,你认得我?”顺天府尹一阵疑惑,不由得上下打量起明中信来。

    “大人日理万机,自然认不得明某,但明某却识得大人!吾乃是山东人士,明中信是也!”明中信笑道。

    啊!顺天府尹大吃一惊,他就是明中信?

    但随即,转头看向下边跪着的小贩,以及旁边立着的捕快,瞬间若有所悟,但随即也是一阵为难。

    毕竟,现在明中信在京师可是风云人物,上至陛下,下至商铺掌柜的,没有一人不知晓明中信之名,在朝,他乃是幸运之身的代表,在商,他是财神爷眷顾之人,名声偌大,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而且,他之前做的事,这段时间捅的搂子,官场之上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皆在看着接下来,他还能做下什么大事?

    却未曾想,今日居然落在了自己手里,还是如此荒谬之事,居然与一个小贩争执,还大打出手,想想也觉得不可能,但人家小贩言之凿凿,还有自己手底下的捕快作证,想开脱,难啊!

    不过,他心下明了,这是有人在针对于他了,这就更难了,如果放了明中信,得罪了背后使力之人,如果禀公执法,但明中信明显是冤枉的!这可如何是好?

    这位顺天府尹名叫张谏,少有志气,北走四川就学于刘仲珩,很受仲珩喜爱。当时正值刘忠愍奉命出使四川,仲珩带孟弼拜见,忠愍亦非常喜爱孟弼。明宣宗宣德十年(公元1435年)中举人,然后到京师留在忠愍门下受业。明英宗正统四年(公元1439年)考取进士。受行人。因母去世去职守孝三年,后官拜监察御史,出督福建银课时,遇地方不宁,孟弼率兵协助官军捕之,回到朝廷时,上疏请罢闽中银课。后父亲去世,又守孝三年,孝毕累迁顺天府尹。

    明中信看看顺天府尹张谏,心中笑笑,看来,这位顺天府尹并不是幕后黑手啊!反而是那位捕快头,定然与陷害自己背后的势力有关,否则,怎么会出现得那么巧,既然自己已经获得了答案,那么,现在也就没必要在此了,就不用为难这位父母官了!毕竟,这张谏官声不错!

    明中信上前一步,拱手道,“张大人,明某并没有做下此事,这小贩乃是冤枉于我,还请大人明查!”

    “啊!”张谏望着明中信,就是一阵无语,你说没做就没做了?不只是小贩头上的伤作证,而且还有旁边的捕快作证,你哪能如此快速地脱罪呢?起码得查一查吧!找一找对你有利的证据吧!否则,如何翻案?

    “大人不用为难,这小贩也不过是与我开玩笑而已,惊动了大人,实属罪过!”明中信却是拱手笑道。

    开玩笑?张谏惊诧了,难以置信地望着明中信,他可真心有些不解了,传说中,这位明中信可是位智计出众的人才,他怎么能够说出如此幼稚的话呢?他难道看不出来,这小贩与捕快本就是串通一气,想要陷害于他的,人家岂能如他所说!他脑袋透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