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萧森败退-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零八章 萧森败退

    “我等做证,明教习并未强迫我等进入学堂!”

    “明教习并未蛊惑我等!”

    “我等皆是请求家中父母后进入学堂!”

    “我等皆是自愿进入学堂学习技艺!”

    一时间,群情鼎沸,学员们纷纷站在明府大门前为明中信做证。

    这更加证实了明中信此前所言不假,在场众人一脸释然。

    “就说嘛,明家乃是书香门第,岂能干坏人前程的事!”

    “不错,明家人品还是信得过的!”

    “对了,我家邻居小子不也在那嘛!我还听他父母说在明府过得很好呢!管吃管住,还时不时拿什么奖学金!”

    “是啊!是啊!我二舅家的小子就是在明府的什么技堂学习,获得了一块布料,我二舅妈还向我妈显摆呢!”

    一时间,满天乌云尽数散去。

    此时,萧森面如土色,对此真的是无话可说。

    本以为经过他和公子的深思熟虑、严密谋划,就算破坏不了明中信的文名,起码可以将他为利是图、见财忘义的形象广昭世人,打击他的人气,毁坏他的人品。

    没想到这一桩桩、一件件本以为天衣无缝,万无一失的谋划,皆被他所一一化解,而且还化解得如此漂亮。经过此役,估计l县读书人与百姓皆会以他为荣。

    公子的一番谋划布置,反而成就了他更大的文名。

    想及此,他就气得想吐血。

    看来,这明中信还真不能小看,得和公子好好商量商量,必须打压下去,否则公子的打算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知萧先生对此解释是否满意?”明中信微笑着向他发问。

    萧森看看周围,众人皆是眼神不善地望着他,再看明府大门内的学堂学员,一个个目露凶光,仿佛只要他说不满意,就会一拥而上撕碎他。

    罢了,今日真的是回天无力了!

    “萧某佩服,在此为之前的误会向您道歉!”萧森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向明中信抱拳拱手承认失败。

    此时低头不算什么,来日再战!且看谁笑到最后!

    大庭广众之下,明中信也不为已甚,反正也知道了谁是暗中黑手,来日总有算帐的一天。

    明中信点头示意明中远继续。

    明中远一脸喜色地上前道,“诸位,请继续出题!”

    在场读书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不再上前出题。

    “请继续出题!”明中远再次喊道。

    然而,再无人上前。

    是啊,今日明中信已经再次向大家证明了他的诗才词才,此时再出题已经无任何意义,何苦再惹人家!

    况且,与明中信皆是乡邻、同窗、学长,抬头不见低头见,此时再出题就不是会友,而是诚心针对了!

    唐逸之上前道,“既然无人出题,今日就此作罢!希望诸位读书人今后勤学经书,在科举仕途中为我l县增光添彩!”

    随着唐逸之的宣布,众人皆满意而去。

    明中信望向萧森和书童,却不知何时,二人早已不见。

    他知道,今后还会再见的,知府公子决不会就此罢休!真的是来日再战吗?

    他不知道,但他却知道,自己绝不会退缩,就算知府公子又如何,前生敢战天斗地之人岂会怕这一个区区凡人!你要战,我便战!

    “明家主!明家主!”

    明中信回过神来,原来是钱师爷!

    喝!人还真多啊!

    却只见钱师爷背后,唐逸之、黄沮、孙宇、黄举、王琪、李玉、梅林皆在望着他。

    明中信连忙拱手道,“不知诸位还有何事?”

    “你就这般让我们走了?”钱师爷脸一沉。

    “哪能呢?今日诸位可真是帮了大忙了,里面请,里面请!”明中信连忙请诸位进府。

    没想到,这几位还真不客气,真接迈步进了明府。

    明中信与明中远耳语几句,拜托他安排明府门前之事,随后紧随众人进府。

    “明家主,今日所言是否有所不妥?”待众人在客厅坐定后,钱师爷开门见山道。

    “您是说我的少年大明说?”

    唐逸之、黄沮、孙宇、钱师爷点头认可。

    黄举等年轻人却一脸茫然。他们只知在听到明中信的演说之后,心潮澎湃,不能自己,恨不能立刻追随于他,干一翻惊天动地的大事。

    如今师长们却说明中信所说有所不妥,他们还真不觉得!

    “不只,还有那后来的明家学堂今后的发展规划!”钱师爷补充道。

    “少年人有理想,有抱负是不错,然而你未来却是要进入仕途的,今日所说就是来日的把柄啊!”黄沮叹道。

    “今日所说有些太激进了!”唐逸之补充道。

    明中信一脸讶然,这儒学署教官刚来时可对自己爱搭不理的,好似十分看不上自己,现在怎会如此提醒?

    然而,这却不是他现在应该想的,毕竟诸位师长真的是为自己考虑,必须有所回应才好!

    “诸位师长,正如中信今日所说,少年人就应有少年人的气魄,如果我们真的畏首畏尾,考虑再三,那就真的一事无成了!”

    “而且,有些话如今说比以后说更好,更有效。这些话,入仕以后再说,别人真的会以此来攻讦于我,如今说,以后,别人最多说中信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再多,也不会有了!”

    众人乍一听,好像是歪理。细想之下,还真是如此!原来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这明中信早已将前后因果考虑清楚了,枉自己等人还在为他担心,专门留下来提醒于他。

    “中信今日所说并非只是说说而已,而是中信的真实想法,也是今后明家学堂的发展路线,中信真的希望未来明家学堂培养的人才,能够支撑起盛世大明的各行各业。”

    众人再次一脸呆滞,原来明中信还真的有如此大的气魄,本以为仅是少年人一时的激进想法,过段时间他就会忘记,没想到人家真是如此想的,也准备如此做!

    “你知道,那有多么艰难吗?”唐逸之皱着眉头问道。

    “不错,要做到是很难,但任何事情如果不做怎知是否能够成功,中信立定此愿,就是要在此生以此为目标,想尽各种办法,耍尽各种手段,达成心愿。一句话,虽千万人而吾往矣!”

    一时间,在场众人为之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