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县试开考-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一百一十二章 县试开考

    看来,还真得用特殊手段了!明中信心中下定决心,待要运用神识,却听旁边有人道。

    “这是怎么了?”

    明中信转头望去,却见唐逸之正站在小吏身后。

    有小吏上前将事情一一说明。

    唐逸之皱皱眉,他也不能说小吏是错的,人家也是尽忠职守。

    看看明中信,转头对那位小吏道,“行了,检查谷道,确实有辱斯文,我作保他并无挟带,呆会去找我要保书,让他进去吧!”

    明中信以为那位小吏可能会坚持已见,没想到却直接退开,让他进考场。

    明中信也是一脸愕然,难道官大一级真的压死人?

    如果真的针对自己,不可能如此虎头蛇尾啊?难道自己冤枉他了?这位真的是履行职责的好衙役?

    明中信躬身向唐逸之致谢后,提着考篮,进入考场。

    明中信走过辕门,来到大院,等待吏员唱名叫号。

    不一会儿,主考官柳知县来到,却见他身着二梁冠,腰佩银革带、琉璃佩,身穿带有练鹊图案的三色花锦绶,异常地精神抖擞。

    他站在台阶上勉励了一番学子们,然后宣布本次县试共考四场,每场的考试内容、纪律等等。

    知县大人宣布完后,站立台阶之上纹丝不动。

    教官唐逸之率众教官向主考官柳知县行礼后,站于柳知县身后。

    做保禀生一一上前向主考官、教官行礼,站于一旁。

    小吏上前开始唱名,考生一一上前领取答题纸,并由做保禀生确认后进行“唱保”,意为此乃自己做保的考生,无误!

    考生才一一进入考场。

    明中信被唱保领取答题纸后,施施然跟着考生们来到考棚。

    明中信的考棚座位乃西首第三的丙叁号。

    明中信来到座位,核对后,将答题纸放好,从篮中取出文房四宝,一一摆好,试一试墨砚,为即将来临的考试做足准备。

    而后,再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考棚,看是否有人事前藏了东西,杜绝被陷害的可能。

    科考秩序井然森严,估计刚才小吏找事也就只是小小干扰一下自己的思绪罢了,他应该知道自己在l县的名声,做得不会太过!

    明中信虽然心中笃定,但在每个细节依旧极为谨慎,毕竟,不能阴沟里翻了船啊!

    孙宇为他讲过,县试第一场为正场,考四书文两篇、试贴诗一首,字数不得超过七百字。

    当当当!随着锣响,考生已全部入场,唐逸之带领差役开始巡场并让衙役用牌灯巡行场内,考题贴板巡回展示。

    等衙役走得近了,明中信定晴望去,贴板上用朱笔写着“夫明堂者,王者之堂也。王欲行王政,则勿这矣。”和“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

    此两题分别出自《孟子》、《中庸》,前后文明中信都能倒背如流。

    作为拥有归元塔书阁的人,对这些题目,明中信根本无需担心,最多花费点功德在书阁中找一找,实在不行,定位抽奖,一定会找到无数篇佳作,最苦恼的是要用到哪一篇!

    说是这般说,但对于现在的明中信来说,浪费功德找书,实在是太浪费、太心疼了!

    虽然《幼学琼林》和《学堂文规》在刊印后,无时无刻不在收集着功德,但他在这两个月中也在不断地耗费功德,去查书查资料,为明家学堂各堂寻找资料,教授学员,毕竟,现在各堂教习不足,而学员的求知欲太强,学习能力太恐怖,他得随时补充知识,才能让学员们继续。功德每日的消耗令他心疼啊!所以现在功德用一点少一点,实在是严重不足啊!

    况且,他已经得到了唐寅的策论技能,加上研习过《学堂文规》,再有孙宇的教导,写出一篇四时文简直不要太简单了。

    只是他的目标是县案首,所以得好好斟酌一番,确保万无一失而已!

    于是,他细细思索,将八股文的各个环节一一对照,并在神识中飞快地进行演练,然后重新进行排列组合,直到确定文章音调和谐,朗朗上口,措词严谨,思维细密,无一丝纰漏,这才满意,最终一篇花团锦簇、文词秀丽的文章落于稿纸之上。

    神识演练,是他在这两个月中练习八股文时,每写一篇都得进行大量修改,而且在明有仁、孙宇的监督之下,还得一篇篇重新书写,太过麻烦,百般聊赖中灵机一动,试着在神识中进行排列组合,没想到,居然神效,大大降低了出错率,减少了重复书写次数,还被明有仁和孙宇赞扬大有精进。

    如此这般,他简直掌握了一门逆天的纠错技能,再不用担心文字写错,段落插错,可以一次性写对写好写完善!

    如今在县试上初次用,简直不要太爽啊!

    如此在神识中完成了两篇四时文、一篇试贴诗,明中信用时简直不要太短了!

    为不引人注目,当这出头之鸟,他刻意降低速度,一字一句仿佛爬一般誊写在试卷之上。。

    然而,就这般慢写,在午时之时也将题目写完了。

    望望周围正在埋头吃喝的考生,明中信一脸无奈,总不能一直坐着等他们写完吧!

    算了,反正这个出头鸟是当定了,他潇洒地站起身形,整整衣袖,拿起试卷和草稿,向考官走去。

    无数道无声羡慕的眼光向他射来,他却视若无睹。

    只见柳知县无声地望望他,面无表情,当场提出了一些对偶诗词题目考校一番,挥手让他离场。

    明中信提着考篮在龙门处等待放排。

    最后凑够人数,放行出排。

    明中信步出考棚。

    “少爷,少爷!”一阵声响,福伯出现在他面前。

    “不是不让你们来嘛!”明中信不悦道。

    赶考之前,他劝住了老夫人等所有送行之人,还嘱咐他们皆不要来考棚等他。说考完,他自会回去。

    现在福伯明显未听取,他自然不悦。

    “少爷,您来!”福伯看看周围的百姓,接过考篮,拉着明中信就走。

    明中信见此,才注意到福伯脸色很难看。

    难道家中有事?不会啊,老夫人那里有神识标识,应该不是!那是什么呢?

    明中信毕竟不是神仙,不可能每件事都猜着,带着一头雾水,随福伯来到一个小巷。

    “少爷,市井之间传言,此次县试已经内定明中信为案首!”福伯一字一句说出了缘由。

    明中信心中一恨,他奶奶的,又是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