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寻药之路-能穿越的修行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能穿越的修行者

第一百六十章 寻药之路

    修老板掌控内宫库藏,手握天底下最大的一块肥肉,所居住的地方却十分简易。

    两进的小院落,前院有十几个仆人,后院三四个婢女,门前两三个护卫。这样的作所,不要说与那些豪门世家相比,就算是京城的中等之家的气派也比他要强上一筹。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大概是他这处住宅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

    紧贴着皇宫后面的城墙!

    按理来说皇宫城墙附近百米之内是不得有建筑存在的,但这个孤零零的小院却硬生生的杵在了这里。

    城墙之上有人随时监视,小院门口更是时不时的有巡逻人员往返,估计修老板家的安全也就仅次于城墙里面的那位了。

    远处一栋阁楼之内,阳光从竹窗洒落,铺在一张红木桌面之上,桌上放着一叠微黄的绢纸,旁边放着一枚端砚,笔筒里还插着几根毛笔。

    窗边有青花瓷盆,里面栽着株金花茶,后方一架女儿家闺房里必有的梳妆台,上面摆着一面菱花铜镜和淡蓝色的首饰盒,一套梳篦放在一旁。

    隔壁是寝室,中间被一道珠帘隔开,看屋内精致的器具,这间屋子的主人必定是一位优雅贤淑的女子。

    而这时窗前站立的则是一位昂扬大汉,正是变换了样貌的陈子昂。

    这间房屋的主人这几日并不在家,他就鸠占鹊巢,借住了下来。

    来此已经足有四日了!

    可惜一直没有让他找到机会独自靠近修老板。

    不过这几日他也不是没有收获。

    首先,他从那念珠内得到的无相心经已经融入体内。

    而无相心经的妙用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吕南人根据他体内的七宝妙术百年来独创的无相心经不止能够转换真气、强壮肉身,竟然还能够改变真气性质,做到真气的无形无相!

    一直以来,本体内功心法的的问题一直困扰着陈子昂,佛门功夫虽然中正浩大,他的大须弥真气也是一等一的高深内功,但佛门的功夫环环相连,一阶段连着下一个阶段,对于专心修佛之人自然是件好事。

    但陈子昂一身俗念,却是想方设法的要摆脱佛门的困扰。但他体内的佛门真气已经不浅,改换其他内功心法不说能不能修炼,就算能也会事半功倍,进展缓慢。

    有的甚至相互冲突,说不定一个岔子就走火入魔。

    不想这无相心经却有转换真气性质的妙用,不得不说让陈子昂惊喜万分。

    有了这门功夫,这个世界就不枉来此一遭!

    其次,在吕南人的医书陈子昂找到了自己体内下的毒的记载。

    世界不同,药材性质也有所不同,但药理相通,陈子昂倒也能看明白医书中的记载。

    “牵机引!”

    原名叫做牵机药,此药能够最大限度的激发服药之人的潜力,代价则是用寿命作为交换,服药之人不成先天没人能够活过四十岁!就算是先天真人,寿数也不会超过六十岁!

    并且此药药力牵连全身,必须定期服药抑制,要不然毒素爆发,痛入骨髓,全身抽搐不止,最后头足佝偻相接而死,状似牵机,因此命名。

    因为此毒有激发人体潜能之效,而且与寿数挂钩,也引起了吕南人的注意,并详细记载了此毒的配方,但可惜,书中并没有给出解决的办法!

    陈子昂身上只有半年的药份,如果半年内找不到解决的方法,那就是死定了!

    心神转动,陈子昂在监视着修老板的时候并未放下自己的修行,体内真气运转不休,径自朝着第七条奇经冲去,强大的肉身在后面源源不断的提供着真气。

    良久,身躯一震,陈子昂眼神中喜色一显,第七条奇经已经打通,接下来就是蕴养经脉,为打通第八条奇经做准备。

    无相心经在炼气阶段倒是一个冲经过脉的作弊之法。

    远处修老板的大门突然打开,一身正装的修老板在刀剑二恶的陪同下上了一辆马车,车辙转动,朝外行去。

    “终于露面了,我还以为你丫宅在里面了呐?”

    轻轻舒了口气,陈子昂身如灵燕般轻巧的跃出房屋,悄无声息的追逐着马车而去。

    这几日京城戒严,宵禁不提,就算是白日也有很多士兵上路巡逻,也让这几日街上的行人分外显得稀疏。

    马车左转右行,半响之后在一座庄园之前停了下来。

    修老板下车,进了庄园,只留马车由两个小厮看守。

    看准时机,陈子昂避开两个小厮的眼睛轻轻的跃入马车之内。

    马车很普通,车厢内却很是奢华,柔软的貂皮铺满整个车厢,中间还有一个小巧精致的木桌,上面摆着几盘清洗的干干净净的水果和一坛酒水。

    陈子昂在车上寻摸了一遍,几个暗格也被他打开。一柄精钢短刀,几张银票,散碎的银两,还有几**香水。

    “哼!”

    掂了掂手上的香水,陈子昂不由撇了撇嘴。

    太监下身容易渗水,时间长了身上会有股尿骚味,尤其是年纪大的太监,这种味道最常见,修老板浑身都透着股刺鼻的香气,估计就是想掩盖下他身上的那股气息。

    翻找半天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再次把东西放回,身躯一趟,双腿伸直,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了车厢之内,一手摸过酒坛,时不时的往嘴里灌上几口。

    他竟然打算就在这里等修老板回来。

    不知何时,在昏昏沉沉欲要睡着之时,外面再次响起脚步声和告辞之声。

    身躯一翻,陈子昂把自己贴在车厢的顶部。

    告辞了孙员外,修老板迈步上了自己的马车,掀开车帘刚刚探头,身子不由得微顿,不过还是钻了进去。

    “回南苑!”

    平淡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车外的黑白双恶对视一眼,默不作声的拉着马车转动了方向。

    “孙公公,我们约定的时间好像还不到吧?”

    修老板无视抵住自己咽喉的长剑,淡淡的开口,又一脸遗憾的看了看桌上那一片狼藉。

    “不是没到,而是早就过了!”

    孙恩压低了声音,一边开口道:“解药在哪里?”

    “没有解药!”

    修老板脖子一挺,被剑尖刺破了一层皮肤,一丝嫣红的血迹缓缓在他咽喉之处浮现。

    “你在骗我!”

    陈子昂双目一红,恨不得一剑给他来个透明。

    “孙公公莫慌,你身上的毒确实没有解药,不过我这里有配置你服用药物的配方。”

    修老板脸色不变,双手高高举起,示意自己没有敌意。

    “配方在哪?”

    “在我们现在去的地方。”

    “哼!”

    陈子昂盯着他看了几眼,猛然伸手在他身上连点几下,止住了他的穴道。

    “修老板钟鸣鼎食,想必不会想不开吧?”

    “怎么会?我还没有活够。”

    修老板笑了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这几日孙公公去了哪里?我曾经派人去东厂找过公公,可惜公公消失的无影无踪。”

    “惹到了某人,避一避。”

    “那公公避的可真够彻底的,竟连东厂新任督主上任都没有去。”

    修老板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陈子昂。

    “新任督主?刘督主哪?”

    “谁知道?有人说死了,也有人说身受重伤,泡在药罐子里哪?”

    “你也不知道?”

    陈子昂不信,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修老板可没那么简单。

    “呵呵,这几日京城乱成这个样子,任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啊!”

    修老板叹息了一声,又摇了摇头道:“没人能够想到,吕南人竟然这么强?那一日死在他手上的先天几乎出了十指之数!”

    “怎么没人想到,大魏的人不就想到了。”

    陈子昂冷笑。

    “没错,吕南人勾结大魏,他们自然知道吕南人的实力,所以他们才能行刺陛下得手。”

    “陛下的情况怎么样?”

    “孙公公慎言,这件事现在是禁忌!”

    修老板竖起一根手指在脸前微晃。

    车辙转动,在一片精美的院落之前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