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 二月初二(求订阅!)-能穿越的修行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能穿越的修行者

389 二月初二(求订阅!)

    “解无回,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的地盘动手脚!”

    厉啸之声从远处的天边响起,瞬息之间就化为滚滚闷雷,轰隆隆的照着五毒岭落下。

    声如雷震,震动的地动山摇,山石翻滚,树木狂摇,声音在山间回荡,更是震散毒雾,让不少运功打坐的弟子气血翻腾,真气失控,毒物反噬己身。

    “聂红衣!你疯了!”

    只是一句长啸,解无回就能察觉到不少五毒教弟子身死当场,不由得怒发冲冠,身上毒雾狂涌。

    “我疯了?我看是你疯了,竟然敢招惹到我的头上来!正好,在与刘开元决斗之前,先拿你五毒教开刀!”

    红芒经天,在五毒岭上方化作一位秀美绝世的女子,披风猎猎飞舞之中,如墨长发一扬,聂红衣挺身出拳,万钧之力轰然落向那下方的山巅。

    拳劲滔滔,如同海浪般倾泻而下,拳劲未至,浩大的劲风已经压大四周的云雾八面狂飙,山顶的巨树喀嚓嚓的裂响。

    “给我去死!”

    “去死……去死……死……”

    聂红衣的声音在山间回荡,下方的解无回陡然一声狂啸,身上的黑袍抖开,露出他那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

    丹凤眼、高鼻、薄唇中透着冷傲,解无回倒是一个美男子,只是脸色白的不似生人,眸子中绿油油的光芒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别以为我怕了你,接我五毒神掌!”

    山巅的解无回单掌一扬,漆黑的掌影脱手而出,疏忽间膨胀扩散,化作百丈大小,毒雾狂卷,遮蔽天日,黑压压一大片的朝上迎了过去。

    山中弟子只觉着眼前一黑,抬头看去,一片漆黑的乌云已经笼罩了整个山岭上空,乌云中像是裹住了什么巨物一般,狂涛怒卷,四下翻滚。

    正自惊骇间,一个庞大的拳印从天而降,破开黑雾,庞大而精致的拳头像是精美的艺术品,带着股轰天裂地之势,朝着山巅轰然砸下。

    山巅人影穿梭退避,聂红衣的拳锋毫无花巧的落在五毒岭山巅之上。

    “轰……”

    山体颤动,狂风四起,千年古树拔地而起,风沙走石之中,偌大的五毒岭从中间咔嚓咔嚓的裂出一道缝隙。

    缝隙由山巅直入山地,裂缝也是越来越多,到了山底之时更是密密麻麻连成一片,整座五毒岭在聂红衣一拳之下,竟是像开裂崩散一般,岌岌可危!

    “你……你……”

    离得不足百丈的五毒教护法蓝玉目瞪口呆,单手指着聂红衣,手指发颤,口中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去死吧你!”

    一道巨大的掌印冲天而降,把蓝玉拍死之后,余势不绝,继续落在大山之上,让山势之危越发危急。

    “轰……”

    山体洞开,一头百米之长的巨大蜈蚣猛然从中爬出,红白相间,花纹斑斓,甲壳明亮厚重,坚硬的山岩在它一碰之下就告散乱。身下千足一动,庞大的身躯已经冲向相对渺小的像只蚂蚁的聂红衣。

    蜈蚣巨口一张,一道漆黑毒雾贯出,毒雾没过山岩,岩石当即化作粉末,没过大树,树木瞬间枯萎。

    “好畜生!”

    聂红衣口中轻叹,脚步一踏,身躯罡劲外露,化作护体玄罡,单掌一扬,照着那蜈蚣的头部狠狠拍去。

    “轰!”

    山石粉碎,那巨大的蜈蚣头颅没入山岩,尾部高高翘起,正欲反攻,却被聂红衣再次一掌拍下。

    双掌连环击出,聂红衣始终面色冷清,偌大的山体开始肢解,山石滚动,烟尘四起。

    “聂红衣,不要张狂,接我五毒天罗!”

    刚才消失不见得解无回手托一个木盒从山体内穿出,大喝声中,木盒打开,露出里面一朵拳头大小的七彩云雾。

    云雾晃动,满山飘香,聂红衣身躯一顿,竟然感到体内的气血流动有些滞涩。

    “五毒天罗?当年五毒神君留下的东西,想不到竟然还在?”

    眼神微凝,聂红衣体外的护体罡气越发厚重凝实,阻挡着香气的飘入。

    “哼!你以为我五毒教立教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靠的是什么?”

    解无回眼中恨恨,脚下的山体已经开裂,不知有多少弟子被山石掩埋,就算能够击退这个强敌,五毒教也是元气大伤!

    “我五毒教,可是也出过宗师的!”

    大吼声中,手中木盒内的五毒天罗猛然一涨,化作七彩天罗网,朝着聂红衣罩去。

    红芒经天而起,五毒天罗紧随其后,此物曾有天下至毒之物之称,触之必死,绝无生还之忘!就算聂红衣身怀玄功护体,也不敢被它碰到。

    “给我散!”

    下方解无回陡然大喝,一朵七彩云幕瞬息之间笼罩半边天际,朝着聂红衣裹去。

    “滋……滋……”

    火焰灼烤之声响起,两道通红的火柱带着股杀伐剑意从空而落,瞬息之间撕裂了五毒天罗网,落在解无回的身上。

    “啊……”

    惨叫声响起,解无回瞬间化作一个人形火烛,熊熊燃烧起来。

    山岩碰到那火柱,岩石当即融化化作滚滚岩浆,沿着山体滚落下来。

    火柱像是持于某人之手,四下扫射,瞬息之间就沿着五毒岭转了几圈,熊熊大火燃起,滚滚岩浆滚落,五毒教中弟子哀嚎声响彻山间。

    而那空中的毒雾,也被这通天火柱贯穿出一个大空隆。

    “解无回,受死!”

    一道火红的人影从天而降,当头一拳轰在解无回所化火烛之上,余势不减,继续落在下方的山体之上。

    “轰……”

    五毒岭缓缓倒下,滚落的山石荡起高高尘雾,下方的毒雾、毒窟全部被淹没一空,在毒功对聂红衣无用之时,五毒教的败亡已成定局!

    滚滚烟尘直冲云霄,千年五毒教彻底江湖除名!

    一道红光贯穿烟尘,冲入云霄之中,荡起层层云雾,朝着太行山路遁去。

    一日后,聂红衣单人双掌灭五毒教,轰传江湖!

    三日后,二月二,天棠花开,这是一个吉利的日子。

    东灵山附近早已汇聚来了无数的江湖中人,山脚处更是人烟稠密,成了一个热闹的集市。

    更有江湖豪商开了盘口,做了庄家,赌上了两大宗师之战的胜负归属。

    “刘开元,太行山脉绿林道总盟主,扬名江湖数十年,积年宗师,已有十几年未曾与人动过手。非是不能动手,而是无人值得这位动手,一身功力高深莫测,无法揣度!”

    一间简易的木屋,四下通透,一位发须皆白的说书人正在那里口沫横飞,说个不停。在他身旁,还有一位老妇人在给他端茶递水,润润喉咙。

    “而聂红衣,此女的经历诸位应该有说耳闻。但其人来历未知,一身功法未知出自何处,其父其母更是不知跟脚,就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般。”

    “出道不足十年,由凤头山到东莱路大首领,她的这一路满身都是血腥,因而才有了血衣修罗的名头。”

    “诸位,说到这里老朽就要给诸位提个醒。千万,千万不要在东莱路闹事!要不然,后果可不是说着玩的。”

    “想那天鹰教,在聂红衣刚刚出道之时,与她有了过节,结果怎样?如果不是有人说和,恐怕天鹰教已经不复存在了!”

    “那还是好的,像现在的五毒教,可是满门灭绝啊!”

    木屋四周挤满了人群,个个都把脖子挺得老长,有时是早已知道了这些事,想听听在他人口中是如何有些是真的没有听说过,想涨涨见识。

    “今日两人对决,大多数人都是看好刘开元,但经过风火山林风如醉和五毒教灭门之事,也让聂红衣名声大噪,胜负已经不在像刚开始那般悬殊了。”

    “盟主有令,东灵山十里之内不得入内,违者,杀无赦!”

    此时,山上有人小跑下来,大喝声传遍整个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