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 雷劫(感谢书友时光不老丿我们不散的万赏!)-能穿越的修行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能穿越的修行者

547 雷劫(感谢书友时光不老丿我们不散的万赏!)

    天剑宗的庚金剑阵共分三层,第一层四十九柄法器,第二层八十一柄,第三层就成了三百六十柄。

    第三层号称可斩金丹!

    而陈子昂虽然已经拥有了八十一柄法器,但其实御使起来十分的不易,原因就在于他的法力不足。

    他的神魂强大,对天地气机的感应不弱假丹修士,操纵起法器来可以做到灵活自如。

    但道基第六重天的法力却没有跟上他的神魂和肉身之力。

    同时御使八十一柄法器,不过几十个呼吸就能让他法力耗尽!

    但这个时候他却是没有别的选择,他本就缺乏大面积攻击的手段,就算有也无法对假丹修士造成威胁。

    八十一柄圆月弯刀分散在百丈方圆,各自按照一定的规律旋转,或急或慢,但都有同样的冲天杀伐之气升起。

    天空中的十二道长河没了声音,只有这方圆百里的灵气在疯狂汇聚。

    刚才挣脱陈子昂的惊人一棍,郑仙已经受了重伤,陈子昂的齐天棍有镇灵、破法之能,被它捅上,就算是层层防护,他的神魂也是严重受损,就连与天地同息之能都施展不出。

    而现在他自己显露天河行脉真形,移动不变,对上心有杀机的陈子昂,只能施展法术,把他彻底轰杀在自己的笼罩范围之内,再觅地疗伤。

    十二道河水滔滔不绝,内有他炼化的无穷水雷阴沉其中,其中一道天河朝下一扑,如天河倒卷,无穷重水带着滔天之势疯狂冲击而来。

    两侧更有四条天河如同甩鞭,抽打的空气轰隆隆的巨响,横扫而来。

    天河所过之处,大地凹陷,百里沼泽如同海面一般起伏不定,有的地方深陷数十米,有的狂冲上百丈。

    在天河之中,一道晶亮的刀光缓缓升起,刀光之锋锐,甚至割裂的虚空产生道道无光地带,任由狂涛怒卷,刀光自是坚定不移的升腾而起。

    虚空天河一震,密密麻麻的水雷已经如同暴雨倾盆,狂涌陈子昂所在地。

    这些水雷单个虽然威力不大,但这数量密密麻麻,几乎以万计数,同时起爆,绝对能让此地百里方圆化作绝域!

    “斩!”

    八十一柄法器的庚金之气汇聚于一体,化作一道千丈刀芒,绕空横扫,陡卷八方。

    “轰……”

    “轰……”

    “轰……”

    轰鸣声猛然升起,百里内的大地像是沸腾开水,疯狂的波动;天空中十二道天河呼啸着高低起伏,与那刀光撞在一起。

    狂猛的劲气,化作无形的冲击波,朝着数百里开外的地方辐射而去。

    片刻之后,一片大吼在这天地混乱中想起。

    “找到你了!”

    一根漆黑的棍棒猛然从大地之上穿出,凭空一闪,已经带着一道人形虚影洞穿了一条天河河流。

    “哗……”

    无穷水流从天而降,落地后与泥泞混合,再次直冲云霄,漫天水雾蒸腾,此地已再不可视物。

    “你……你也跑不了!你们……谁都跑不了!”

    虚幻的人影被齐天棍贯穿,镇压之力让对方的一切反抗都化为徒劳。

    “哼!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了!”

    陈子昂冷冷一笑,齐天棍一抖,棍身上的人影彻底崩散开来。

    立于虚空,脚下是漫天迷雾,陈子昂手中的棍棒一抖,已经带着他落到大地之上。

    一处淤泥里,苦铁老人脸色狰狞的躺在那里,气息全无。

    从他的情况来看,刚才与郑仙交手一开始,他就被郑仙灭杀了。

    微微摇了摇头,打扫了一下战场,陈子昂身化一道遁光,直奔云梦泽之外而去。

    至于去里面完成孙隐的委托?

    拜托!

    刚才郑仙的话可不像是在诓他,能让他这么信心十足的说谁都跑不了,里面肯定十分危险,陈子昂没必要为了几驾飞舟就把自己陷入里面去。

    而且他现在的情况也很不好。

    天龙斩严重受创,需要些时间温养,体内的法力更是已经枯竭,身体也是满身鲜血,有五六处地方外部的血肉都已经消融不见,露出里面的骨骼内脏。

    不过他的天罡不灭霸体也不是白称呼的,除非一刀斩下他的头颅,或者直接轰碎心脏,要不然他这有了神魂不死不灭特性的肉身,都可以恢复。

    三日之后,远隔几万里之遥的一处大山之上,一道遁光从天而降,直接在山体上破开一个石洞,沉入进去。

    几杆阵旗放出,片刻之后,山体再无异样。

    七日之后,满血复活的陈子昂收起阵旗,缓步走出山洞。

    “呼……”

    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才从乾坤袋之中拿出一枚记载着南荒大部分地形的玉简看了起来。

    “龙姑山是位于无影国以北三千里的一座无名小山,我现在是在……,哦,这里!”

    身体缓缓飘到高空之上,比照了一下地形,确定自己的位置之后,玉鳞飞天神梭冒出,陈子昂穿入其中,朝着龙姑山的方向奔去。

    一路紧赶慢赶,在半月之后,已是可以确定即将靠近无影国了。

    大日西斜,霞光漫天,此地大地无垠,一片平坦,奈何不知为何,却无生灵在此繁衍,只有少许野物,在其中不停穿梭。

    ‘按这样的速度,明日就能到达龙姑山,不知道那里的闪电开没开始,按那头鼠妖的说法,应该差不多已经开始了。’

    陈子昂盘坐飞梭之中,正自闭目沉思,飞梭自带感应,碰到异物会发出提示。

    “嘭……”

    飞梭一震,像是撞到某种东西上面,也让陈子昂猛睁双眸,却见不知何时飞梭的四周已被七位修士围了起来。

    “这位道友,还请出来一见。”

    当头的一位修士一脸正色,眼带警惕的看着百米开外那艘巴掌大小的奇物。

    “嗖……”

    陈子昂遁出虚空,收起飞梭,一脸凝重的回看几位修士。

    七人中竟有三人是道基后期,还有一位已是十一重天道基圆满之境。

    他们竟然能够避开自己的感应?

    是三阴教的人?

    他们知道自己杀了那沅江仙人?

    不可能啊?

    “几位是哪里人?为何拦住在下的去路?”

    想不明白,陈子昂决定直接开口询问,而且这片刻功夫,他已发现对方对自己虽然十分提防,但并无杀意。

    “在下麒麟洞邓虎,非是我等拦住道友,而是我们再此正在做一件大事,却是不可让人破坏!”

    邓虎身高几乎近丈,面如圆盘,须如铜线,说话声如同金铁交击,正是那位道基十一重天的高手。

    “若是在下打扰了诸位的事,我这就离开!”

    陈子昂抿了抿嘴,身躯朝后微微一动。

    “你不能走!”

    一位面色冰冷的道姑猛然绕道陈子昂的身后,拦住了他的去路。

    “几位是什么意思?”

    陈子昂面色一冷,齐天棍也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位道友,我等做的事十分重要,不可外泄,还请道友委屈几日,在此小歇一阵,等我等事情办妥,道友自去无妨,而且我等还有重礼相赠!”

    邓虎虽然模样骇人,但说话倒还不让人厌恶。

    不过……,陈子昂从来都不喜欢受人威胁。

    “若我要说不哪?”

    “铮……”

    刀兵出鞘之声四起,四周灵光闪耀,此地已是遍布杀机。

    “道友,何苦来哉?”

    邓虎一叹。

    “邓道兄何必与他多言,我看他就是对头派来的人!”

    身后的道姑冷喝一声,手里的两杆银锁一撞,就是雷光闪耀。

    “哼!”

    陈子昂嘴角一撇,打定主意要是打起来的话,第一个就取这老道姑的性命。

    “嗯?”

    手上一紧,一股浩瀚无边的气机突然冲天而降,于百里之外汇聚成型。

    感应中,那股气机是如此的熟悉与陌生,震颤的陈子昂的神魂都微微一抖。

    “金丹雷劫?”

    感谢书友时光不老丿我们不散的万赏,感谢书友夕阳东下的一千打赏,感谢书友智慧与美貌并存、脖子酸的五百打赏,感谢书友杀枪的二百打赏,感谢书友ヅ杜彡水デ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