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 居所乱战-能穿越的修行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能穿越的修行者

832 居所乱战

    “今天的天气真是奇怪,早上还在狂风大作,眼看着就要大雨倾盆,现在却变的风平浪静起来。”

    上官无命翘着腿,坐在张百忍房间里朝外眺望着天空,一边没话找话的开口。

    “这大概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吧!”

    张百忍此时正盘膝坐在内室的蒲团之上,两人中间并无隔栏阻挡。闻言睁开双眸,一脸正色的开口。

    “我这心里从今天早晨起来就不停的躁动,隐隐感觉有股危机感在慢慢逼近。”

    “真的?”

    上官无命皱了皱眉,张百忍的修为已经不弱,金丹圆满境界,而且因为身份的原因,他对于冥冥之中的危机感更是惊人。

    他的话,由不得上官无命不认真对待。

    “嗯,眼见牛大哥言道的七日期限即到,我怕他们动手的时机很可能就在今日了!”

    张百忍点了点头。

    他与黄牛和上官无命都有元神相连,彼此传递信息十分方便,因而在陈子昂在太一道缠住萧宗成的时候,张百忍也得了消息。

    “哎!这皇帝老子也是不行,明明知道时间就要到了,还整日与那群大臣来回的打马虎眼,一副悠闲的态度,也不怕过了七日的期限。”

    上官无命打起精神,同时又朝着张百忍宣泄着对自己的盟友大周的皇帝不满。

    “当今陛下可不是省油的灯。”

    张百忍却不同意上官无命的看法,缓缓摇着头。

    “当年他能以弱冠之龄,修为薄弱之身,击败诸多皇子,登上太子之位,就说明了他的了不起。更何况那么多年太子坐下来,他又稳稳当当的当了皇帝,岂会是易与之辈。”

    “我们看不到、看不懂他在做什么,只是不了解他罢了。”

    “哼!我看他怕是压根就没打算和我们站在一起。”

    上官无命冷哼一声。

    “要不然,他怎么不对那什么圣宗宗主和太子动手?他是皇帝,一个旨意不就把他给拿下了?那有那么麻烦!”

    “你到想到简单。”

    张百忍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皇帝再大,也不能不讲规矩的乱来啊!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见上官无命突然脸色一正,反身站起,一脸凝然的朝着外面看去。

    “嗯,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

    虽然张百忍对冥冥之中的危机感应敏锐,但是对临到身前的警兆,却远远比不得上官无命和黄牛。

    “咣当……”

    劲风鼓荡,让敞开的门扉来回撞击墙壁,发出碰撞之声。

    “张公子!”

    同时,鉴天神卫李凌薇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在门前。

    今日的李凌薇换上了一身劲装,虽然仍然带着黄金面罩,但玲珑身段仍然把自己女性的身份展露无遗,而此时的她声音急促,身上气息磅礴涌动,显然已是把精神提到了顶点。

    “他们来了!”

    “看出来了!”

    上官无命后退一步,和张百忍靠在一起,一同朝着外面看去。

    去见不知何时,天际已经没了烈日,只有一成淡黄的光晕,如同一个巨大的罩子,把整个迎仙居给罩落其中。

    “佛庭秘宝,三宝钵盂!”

    李凌薇显然认得这是什么东西照成的结果,当即冷声开口。

    “什么用处?”

    张百忍悄悄拿出自己的雷印,同时开口问道。

    “可以封锁封印一方地域,自成一界,被它罩住,里面的人一般都无法逃脱!”

    李凌薇解释了一句。

    “不过,现在不一样,他们没有多久的时间,肯定是要速战速决,我们只要拖延时间,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输定了!”

    “果然,一切都在陛下的计划之中!”

    “奇怪?其他人哪?”

    没有理会李凌薇声音之中的窃喜,上官无命却是元神转动,扫视四周,却发现四面八方,竟是没有一个活人的气息。

    这当然不可能!

    整个迎仙居内,可是有朝廷和散修各大派的十几位金丹宗师坐镇守护,绝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被人消灭。

    “是山河图、咫尺天涯!”

    李凌薇也是脸色一变,急忙大喊。

    “小心,牵着手!”

    但已经迟了!

    一道黑白二色的水墨画卷已经凭空而落,三人所处的位置陡然变换,原本近在咫尺的距离,瞬息间化作亿万里之遥。

    “张百忍!”

    上官无命脸色一急,背后呼的一声已经张开一双洁白的羽翼,双翅一展,已经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张百忍的位置飞遁而去。

    “哪里走?”

    眼前阴阳二气旋转,黑白二色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陡然就把那展翅腾飞的大鹏鸟给包裹其中。

    “嗯!”

    阴阳二气旋转,带着股分割万物之力,任何东西进入其中,都会化作纯粹的阴阳二气,即使是上官无命的肉身,也是感到一股虚脱。

    “嗡……”

    银白光辉大亮,上官无命已经妖帝甲衣在身,银白长枪倒提手中。

    “什么人?滚出来!”

    “好宝贝!竟然能够在我的阴阳二气**之中也能丝毫无损?”

    眼前的漩涡之中缓步走出一个怪人,正眼神诡异的看着上官无命。

    此人就如四周不停旋转的黑白漩涡,人也分为黑白二色,左侧面颊漆黑如墨,右侧面颊则是洁白如粉,身上的一副也是如此,黑白各半,显得诡异之极。

    而此人的声音,也是十分奇怪,忽男忽女,忽而尖利、忽而憨厚,如同他的长相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英俊的?”

    对方的诡异眼神在上官无命看来,就如同百爪挠心,分外瘆人,就连身子都忍不住微微一缩。

    “一副皮囊的好坏,算得了什么?倒是你这种半人半妖的怪异之体,倒是闻说未闻、见所未见!”

    “呸!你个阴阳人,还说我怪?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样子,怕是生孩子都用不着别人帮忙!”

    上官无命心头怒火一升,那股恶心感也少了许多,当即就破口大骂。

    “哈哈……,我们修行之人,不论男女,哪个想的不是体内种胎,结出元婴?何须他人代劳?”

    怪人哈哈一笑,声音诡异。

    “我真是服了你了,好好的金丹元神在你口中都能那么恶心?”

    上官无命已是无力吐槽。

    “大道远在天边星河,也近在脚下屎溺,道友着相了!”

    怪人打了一个稽首,论起理来不僧不道。

    “你是不是打算不让人吃饭了?”

    “哈哈……,贫道阴阳叟,见过道友!”

    “上官无命!”

    两人对视一眼,疯狂战意在两人中间轰然炸起。

    “小心!”

    李凌薇声音刚刚出口,就发觉自己已经变换了位置,来到了一处虚无缥缈之地。

    而在不远处,一位身披星辰锦绣长袍的年轻人也缓步走了过来,气机勃发,也拦住了她手上的动作。

    “乖侄女,好久不见!”

    “李恒安!你竟然也敢忤逆陛下?”

    李凌薇眼眸一缩,此人乃是当今皇帝的兄长李恒安,也是皇室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位,当代万星宫当代宫主。

    “何为忤逆?当初那皇位都是我让给他的,对那皇位我也不稀罕,只是他现在的做法,让人不喜罢了!”

    李恒安淡然摇了摇头。

    “相比起李恒世,我觉得李长平更加适合做皇帝。”

    “哼!说的好听,还不是做着以下犯上的勾当?”

    李凌薇不屑冷哼。

    “李恒安,念在我们同族一场的份上,我劝你悬崖勒马,要不然你应该知道父皇会如何对待忤逆他的人?”

    “我当然知道。”

    李恒安点了点头。

    “所以,我才一定要站在李长平这一面。”

    “愚蠢!”

    李凌薇缓缓摇头,眼带不忍之色的看着他,似乎在怜悯对方放下了最后的一线生机。

    “你们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父皇的眼中。父皇一直在等你们犯错!”

    “此时仙客居发生的一切,都被父皇和朝着大臣看的一清二楚,用不了一个时辰,国师和太子的废黜旨意就会通过,没了官职,到时候你们都会是父皇阶下囚!”

    “哦!”

    李恒安眉头皱了皱,又洒然摇头。

    “无妨,只要拿下天命之子,就没人会站在他那个皇帝的一边。”

    “冥顽不灵!”

    李凌薇道。

    “好了,废话不多说,我先把你拿下,再去见一见那位天命之子!”

    李恒安脸色一正,身后星光一闪,天地间瞬息化作浩瀚星河。

    “南斗主生,因果显形!”

    星河转动,李凌薇身周密密麻麻的因果之线当即出现在李恒安的感应之中,最后落入其中一颗星辰之上。

    “封!”

    单手朝虚空一伸,捏住那颗星辰,因果封印术施展,李凌薇的身躯瞬间变得虚幻起来,似乎因果受制,她的本体也将消失在天地之间。

    在万星宫的功法看来,每一个人都对应着天空之中的一颗星辰,而斩灭星辰,也会斩灭地上相对应的某一个人。

    “铮……”

    眼见李凌薇的身躯即将消失,她陡然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剑光一闪,如同一道滔滔不绝的天河,横挂天地之间,浩荡剑光粉碎一切,诸天星辰、万千因果,被那剑光一冲,全都崩散一空。

    “弱水剑!”

    李恒安身躯爆退,眨眼已是来到了数千里开外。

    “这么可能?它不是不能离开天河剑派吗?”

    “哼!”

    李凌薇却不屑于解释,天河剑式一展,天河滔滔,奔涌而去,瞬间就把李恒安给淹没其中。

    张百忍的房间。

    虚空拉伸,原本近在咫尺的好友瞬间消失不见,张百忍却只是眼眸一缩,就并无太大的反应。

    “起!”

    雷霆法印悬浮头顶,钧天神雷缓缓转动,似乎蕴含天地之理,转动之间带动了万物之力,一旦爆发,必定拥有毁天灭地之力。

    金丹巅峰的修为,加上人间顶尖法术仙都雷法,黄牛的精心教导,再加上幻境之中太一现身传授,让张百忍可以无视天下大部分的威胁。

    “啪……啪……”

    掌声在门前响起,一道虚幻的人影缓步跨入房门。

    “了不起!真的是了不起!如此年纪,却有如此修为、如此底蕴,不愧是得到上天眷顾的天命之子!”

    “吕问天?”

    “正是本宗!”

    人影缓缓显形,正是一声盛装,面目威严的圣宗宗主,吕问天。

    “世人都猜测,吕宗主已经踏入元神之境,现在看来,怕是要让他们失望了!”

    张百忍定睛看去,面前之人虽然法力雄浑,元神通透,但仍是金丹巅峰,还未踏出那最后一步。

    “元神难得,尤其是在这大周境内,本宗未曾成就元神,也是理所应当。”

    吕问天对此像是毫不在意。

    “不过,本宗自问,除了萧宗成之外,大周之内,还没有对手。成不成元神,也就无所谓了。”

    “想不到宗主竟然会亲自出手,倒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张百忍深吸一口气,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就是要让人想不到,才能赢!这次一战,我们已经全力以赴,毕其功于一役,没有退路了!”

    虽然口中说着形势危急,但吕问天的态度仍旧是不疾不徐。

    “本宗自创的道法名曰大道三千!乃是融汇诸法而成,还请张公子指教!”

    “不敢!在下身上除了仙都雷法之外,只有一式掌法还算能拿得出手,也请宗主指点一二。”

    张百忍头颅微点,钧天神雷已经凭空激发,化作一溜雷光,朝着面前之人击出。

    两人相隔不过数丈,那雷霆速度惊人,却偏偏好似很久才会碰到对方的身体。

    “大道三千之咫尺天涯!”

    迎着雷霆,吕问天大手一张,虚空如同镜面一般凹陷,内里更是也透过一枚钧天神雷,呼啸而出,直奔张百忍而来。

    虚空镜像!

    这不同于陈子昂的分解道法原由,而是直接反射复制对法的法术神通。

    这还未完,镜像一分,疏忽化作八面。

    八枚钧天神雷出现在小小的房屋之中,就算是张百忍也不禁头皮发麻。

    “如来神掌!”

    深吸一口气,张百忍单掌一抬,四方天地,甚至外界的混元禁法之力都加持其中,化作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掌印,朝着面前击去。

    掌印一出,万物失声,天地随之相合,那几枚威力强悍的神雷也变得暗淡起来。

    “好掌法!”

    吕问天眼眸一亮,五指一分,五道颜色各异的剑光呼啸而出,青色剑气生机盎然、赤色剑气暴烈狂躁、白金剑气锋锐刺目、黑水剑气磅礴大气、黄土剑气坚韧持久。

    无形剑气凭空一合,化作一道斩灭万物生机的剑意,径直点向那如来神掌之时。

    五行灭生剑!

    “嘶……”

    两厢对撞,虚空割裂之声响起,张百忍身躯忍不住踉跄倒退,而对面的吕问天也忍不住晃了晃身子。

    “好掌法,可惜施展的人不怎么样?”

    “你根本不是金丹!这具身体是你的身外化身!”

    张百忍冷声开口。

    他绝不相信,有人能够在金丹境界压住自己的这一式如来神掌!

    “哈哈……,不错!”

    吕问天仰天一笑。

    “既然明白了,那你就受死吧!”

    “未必!”

    张百忍单手一伸,一柄纹龙长剑突然出现在掌中。

    “圣皇剑!如朕亲临!”

    “没错!”

    剑光一展,轰然淹没了眼前的一切。

    “所以,输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