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5 霜华-能穿越的修行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能穿越的修行者

895 霜华

    来人皆是高手,速度也是十分惊人,晃眼间已是在三人不远处落下,散去遁光,现出身形。

    共五人,俱是金丹,而且没有一位是下品金丹,正中站着的那位身材娇柔的女子,更是一位极为罕见的一品金丹修士。

    陈子昂三人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

    虽说冰雪域只有冰雪宫一派,修士水准比之莲台界要高上许多,但也不可能随便来几个接待之人,就强到这种地步吧?

    还有其中一位一品金丹!

    “三位道友,在下凌霜华,有礼了!”

    对面正中的那位女子轻启朱唇,语声清脆,如同玉落琵琶,自带一股清凉干脆之气,让人闻之精神振奋。

    “原来是凌道友,久闻大名。”

    宫沛灵眼神再次一变,神色肃然,拱手回了一礼。

    这位凌霜华乃是北堂仙最小的真传弟子,排名十八,虽然只是金丹,但与元神平辈相交,其实还是别人占了她的便宜。

    毕竟,若论辈分,她师傅比其他人高了不知多少辈了。

    不过,这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等三位来自莲台界,贫道太玄派宫沛灵,这位是天道盟的陈子昂陈道友,这位是万象门的夜南诏夜门主。”

    “见过凌道友。”

    来之前,他们自然都提前了解了一下冰雪域的情况,北堂仙人的弟子,他们自然不会不识得。

    北堂仙人虽然有十八位弟子,但并非都在世。相反,他们大都陨落,目前只有七位弟子尚在,其中还包括面前的这位凌霜华。

    不过,除了凌霜华之外,其他六位都是元神真人,而且修为都不低。

    “三位客气了,请随我来。”

    冰雪宫的弟子都是一身白衣,凌霜华也不例外,只是她身上白衣的衣领袖口之处,多了些许的霜花纹路,与他人有了些区别。

    此时她单手朝后一指,展颜笑道。

    “我知道三位心中有些疑惑,不过但请放心,霜华绝无敌意。我们先进城,莲台界的修士我可是仰慕已久。”

    “不敢!”

    宫沛灵谦逊的摇了摇头。

    “有何不敢,你们莲台界的那位青帝,可是连我三师兄都自愧不如的。”

    凌霜华倒是双眸堪然的打量了一下三人,尤其是落在宫沛灵身上的时候,更是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

    这件事,几人倒是没听说过。而且,就连夜南诏,也看得出来对方眼神之中的古怪。

    “好了,我们走吧!”

    凌霜华再次摆了摆手,脚步轻点,已经带着身旁几人化作遁光直冲天际。

    宫沛灵皱着眉,看了身旁两人一眼,眼神中有些无奈。

    “宫道友不必担心,我看这位凌道友不像是有敌意的。”

    陈子昂安慰了一句,其实现今到了对方地盘,也容不得三人拒绝。当下三人各自驾起遁光,在凌霜华几人之后腾空而起,直奔远方。

    冬夜夜寒觉夜长,沉吟久坐坐北堂。

    据闻,北堂仙人是一位性格极为孤僻的修行者,不喜人多事杂之处,经年独居与他自己所创的北堂小世界之中,除了几位弟子之外,几乎是生人勿见。

    其实,冰雪域本就算得上清冷之地,地域面积不必莲台界稍小,但其内生灵却不足莲台界的万分之一!

    一路行来,天际间飘雪始终未断,大地更是几乎自始至终都是一片洁白,只有零零星星的城池,坐落在这茫茫白雪之中。

    城池之中,时有遁光升起,显然内里居住之人,都是修行之人。

    陈子昂收回朝下扫视的目光,朝前看去。

    五位冰雪宫的修士正各自化作一道雪白的遁光,在前领路。他们的遁速,相对于同境界的金丹修士来说,都要快上很多,应该是功法与此地天地灵气规则有变有关。

    而那凌霜华,不愧为仙人弟子,法力之精纯、金丹之纯粹,都是陈子昂生平仅见,而且她施展遁法之时曾借助过一件如同翎羽般的东西,那应是一件极为强大的纯阳法宝。

    “到了!”

    众人的遁速都极为惊人,不过片刻,一座雄伟的城池就显露眼前。

    那是一座占地足有万里之地的广阔地带,越往里地形越往上升,远远望去,这城池几乎就是一座矗立在天地之间的巨大山体。

    他们的目的地就在那山体之巅,几座雄威的殿堂所在。

    “几位,这栋大殿其实是我的私人府邸,虽然不常住。里边请,我已经安排了人给三位准备了洞府,就在这附近。”

    在山巅落下遁光,凌霜华头前带路,朝着一栋大殿行去。

    “有劳道友了。”

    因为摸不清对方的用意,宫沛灵的谢意有些沉重。

    “客气了,其实我也是因为有事想请几位帮忙。”

    众人入殿,凌霜华随意的从远处招来几个座椅、玉案,脸带笑意的摆手示意众人坐下。

    “我等何德何能,能帮得上凌道友的忙?”

    宫沛灵笑着开口,语气真诚,不过显然对凌霜华的亲近有些抵触。

    “宫道友哪里话,贵派的大虚空幻灭剑法,可是就连家师都曾赞叹的存在,小妹也是仰慕已久。”

    凌霜华笑道。

    “凌道友客气了。”

    凌霜华表现的越亲近,宫沛灵应对的却越发的谨慎。

    无事献殷勤!

    况且,凌霜华身为北堂仙人的弟子,要什么没有,想做什么做不成?会有什么事需要他们几个帮忙?

    就算有,也绝不会简单才是!

    “哎!”

    看宫沛灵油盐不进,陈子昂两人一直都是一声不吭,凌霜华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当即摇了摇头,突然叹了口气。

    “三位一定奇怪,为何霜华会出现在你们面前吧?”

    “凌道友,还请直言。”

    宫沛灵脸色微正,双眸直视对方。

    “三位有所不知,前往冰雪域的传送阵一旦发动,我们就可以查知前来之人的位置和大体修为。当然,若是有意隐藏,发生错误也是在所难免。”

    说话间,凌霜华把目光放在陈子昂的身上,似乎有些疑惑。

    “哦,怠慢了!”

    眨了眨眼,她又轻拍手掌,当即就有数头仙鹤从大殿内里飞出,头顶一盏盏玉盘,里面放置着一枚枚灵果,放置在各自身前的玉案之上。

    只闻气息,就知这些灵果都是十分罕见之物。

    “莲台界一来就是三位元神,自然会引起我们的注意。而恰好,我知道三位的目的,应是那大虚藏小千世界吧?”

    “道友怎知道我们要前去大虚藏?”

    夜南诏忍不住插口问了一句。

    “呵呵……”

    凌霜华捂嘴轻笑。

    “三十多年前,你们万象门的人就跟着御剑山庄的修士来到此地,四处打探着大虚藏的钥匙,这种事我们怎么会不知道?”

    “凌道友想去大虚藏?此事应该用不得我们吧?冰雪宫我想会有不少道友愿意陪同道友前去的吧?”

    宫沛灵接过话头,更是皱了皱眉,不会是大虚藏小千世界出现什么变故了吧?

    “恰恰相反,我们冰雪宫的人对那里大都不感兴趣,而几位师兄师姐也不放心我一人独去,所以我想找几个信得过的道友同去。”

    凌霜华摇了摇头,同时伸出芊芊玉指捻起一枚洁白的灵果,朝着三人示意了一下,姿态优雅的放入口中。

    “凌道友信得过我们?”

    宫沛灵问了一句,又觉得多余。

    也是,以凌霜华的身份,怕是无人敢打她的注意,她选择谁,怕也并不重要,只是自己等人恰好这个时候赶了过来,修为也足够,给了她一个借口而已。

    “凌道友为何要去那里?莫非是想寻得传闻中大虚藏的传承?若是如此的话,我们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们并不打算在里面过多逗留。”

    “不,我对那子虚乌有的传承不感兴趣,自家的东西就够我学的了。”

    若是别人这般说,怕是没人会相信,不过换做凌霜华,却没人会怀疑。

    毕竟,她的师祖,那位冰魄仙子,可是活生生的天仙,比那虚无缥缈的大虚藏,可要真实的多。

    “那,凌道友你是……”

    “我九师兄百年前去了大虚藏,从此就一直没有回来,我想进里面看看。”

    北堂仙的九弟子傅夜寒,元神修士,他的冰魄神光名气极大,几人自也知道。

    “凌道友,恕我直言,百年时间,对于我等元神修士来说,并不算长,也许过不了多久,傅道友就会回返。”

    看事情并无什么危险,宫沛灵声音也是稍缓,轻笑开口。

    “不,九师兄从没有那么久离开过我,而且还没有给我回过一次消息的,这次我觉得有些不正常。”

    “况且,大虚藏小千世界已经开启了两百多年了,估计马上就要封闭门户,万一九师兄陷入里面怎么办?”

    凌霜华一脸倔强的摇了摇头。

    大虚藏小千世界内里被一个奇异阵法笼罩,可以禁绝天地灵气,只有每隔两千年至五千年不等的时候,阵法会发生变化,有数百年的时间敞开间隙,可以供他人入内。

    万象老祖身上的东西之所以能传出讯息,应该就是趁着这段时间阵法打开的时候,灵气未曾受到禁锢。

    “若是你们答应的话,进入大虚藏的钥匙我来帮你们找,你们若是想采购别的东西,我也可以给你们打些折扣。”

    这句话一处,本就心生迟疑的三人,彻底没了反对的意见,彼此对望一眼,全都缓缓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