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 问心-能穿越的修行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能穿越的修行者

913 问心

    天遁镜之中,夜南诏的面色有些苍白,神情之中,更是透着股慌乱。

    外面,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不挺扫过天遁镜所隐藏的虚空,每一次的扫视,都让夜南诏的心高高提起。

    “南诏,静心凝神,不要被外物影响自己的心神。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对!”

    宫沛灵在一侧端坐,手捧虚空神剑,一股虚幻的剑意包裹着四方,让他们的踪迹隐藏的越发隐蔽。

    觉察到夜南诏神色的变化,宫沛灵不禁皱眉开口。

    “我也有些不明白,晚辈自问也不是那么容易动摇的人。”

    夜南诏抬头苦笑,他自觉已经拼尽全力,却仍是压不住心中的惶恐,心神动摇。

    “哦?”

    宫沛灵眼眸微动,侧首细细看了看夜南诏。

    “看来你与天遁镜的融合并不怎么好,而且时间太短,陡然失去了肉身,元神自然容易受到外界的侵扰。”

    “原来如此……”

    夜南诏点了点头,虽然明了原由,但他面色却未有丝毫的改善。

    “不过,就算我没有融合天遁镜,其实也是于事无补。依我看,我们三人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也不知陈道友,能不能逃过一劫!哎,我看也是难啊!反正是逃不出去,不过是早晚得差别而已。”

    “噤声,又有人来了!”

    夜南诏还在哀叹,一旁的宫沛灵却是突然神色一肃,冷然开口。

    夜南诏瞬间闭口,全神贯注的操纵着天遁镜,深深的埋藏于虚空深处。

    良久,那道来回扫视的气息才缓缓离去,而内里的夜南诏脸色也变的越发苦涩。

    因为这段时间,在这里扫视的目光越来越多,这代表着什么,自是不言而喻。

    “看来,他们已经锁定了我们大概所在的位置,再过不久,他们就会找到我们,到那时……,哎!”

    至于离开此地,在寻他处隐藏?

    他们现在连动都不敢动上分毫,就是唯恐被人发觉。

    “前辈,您说……,凌道友能不能渡过心魔劫?”

    “你想说什么?”

    宫沛灵缓缓开口,脸色不变。

    “前辈,我是觉得,就算凌道友能够渡过心劫,其实也有很大的可能于事无补!北堂仙人能够感知到她的进阶,不过是我们的猜测,可能性实在太小。而她就是进阶元神,法力再强,难道能敌得过外面的那么多同阶修士?”

    夜南诏眼神晃动,隐有杀气,一手轻轻的朝着一旁的凌霜华轻轻比划了一下。

    “到最后,还是死路一条罢了!倒不如……”

    “南诏,你可知道,为何我们莲台界渡劫之法与他处不同吗?”

    宫沛灵突然换了一个话题,双目炯炯的朝着夜南诏看去。

    “是因为雷劫易过,心劫难逃。”

    夜南诏喃喃开口。

    “没错!”

    宫沛灵点了点头。

    “但我们渡过雷劫的元神,天然要比他人弱上分毫,所以往往会花上千年万年的时间来弥补其中的差距。”

    “不过,高屋建瓴,踏入元神之后,已是能够明悟心魔之妙,虽然浪费了不少时间,但渡劫的成功率却是提升了很多。”

    “晚辈也听说过,莲台界这些年诞生的元神修士,要远远多于它界。”

    夜南诏接口。

    “是啊!但同样的,莲台界的金丹宗师也渐渐的不再注重元神的培养,反正只要渡过雷劫,就可以话大把的时间来弥补元神的薄弱。”

    宫沛灵嘴角微微一翘,似有不屑。

    “但你们不明白,即使是雷劫,考验的也是心性!心性不强,元神就杂乱,雷劫之力也就会越强!”

    “元神杂乱?”

    夜南诏眼神一晃。

    “没错。”

    宫沛灵定眼看来。

    “欲成元神,定要有一个万世不易,百折不挠的恒心!宁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若一人能够做出违背本心之事,那他就根本无法成就元神!”

    “可我听说,有些前辈有时候也会退让……”

    夜南诏似有不服,咬着牙顶了一句。

    “退让不是退缩!”

    宫沛灵脸色一寒。

    “即使是魔道修士,也不敢违背自己的本心!”

    “况且,凌道友若真是因为你我出了事,北堂仙人就算来了,你觉得他难道会是来搭救我们的吗?”

    “……”

    夜南诏神色一滞,半响无言。

    “你虽合了天遁镜,但也不是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以冰雪宫的手段,帮你摆脱天遁镜,重入轮回,也非不可能。南诏,到了这个时候,最是考验一个人的心性,你莫要做出错事!”

    一向寡言的宫沛灵突然说了这么多话,而且最后更是罕见的情感流露,也不禁让夜南诏脸色一变。

    “前辈,您……”

    “万象道友来了,我要出去会一会故人,你自己多保重!”

    宫沛灵轻轻合上双眸,元神中剑意激扬,压下心头的涟漪,手中长剑轻划,已经破开虚空踏入外界,徒留一脸慌乱的夜南诏呆在天遁镜中。

    “宫道友,随我一起来吧?”

    外界,万象真人踏云而来,看着宫沛灵那熟悉的脸庞,不仅轻轻一叹,往昔数万年的交情,瞬间划过脑海。

    “来吧!”

    宫沛灵剑身一挺,剑意已然冲霄而起,直刺高空的艳阳。

    “哎!”

    “万象天罗!”

    ******

    “轰隆隆……”

    外界虚空震爆,气浪滚滚,天地间气机一片混乱,夜南诏操纵着天遁镜趁势而动,隐秘的朝着远方遁去。

    但没了宫沛灵的虚空幻灭剑意包裹,他一个实力不及一劫元神的修士,只能靠着天遁镜本身的能力,怎能逃得过他人的法眼神通?

    刚刚离开交战不久,一道人影就远远的坠上了天遁镜。

    镜面之中,夜南诏一边狂催法力,朝着远处狂飙,同时也悄悄注视着一旁被冰鸾翎守护的凌霜华,眼神来回的闪动。

    冰鸾翎虽然强大,但因为本体太过强大的缘故,反而并未生出元灵,没有自动对敌之能,若他想影响身在心魔劫之中的凌霜华,有的是无数种方法。

    现今只看,夜南诏愿不愿意动手了!

    “嘭……”

    恍惚间,前方一尊巨山迎面击来,山体镇压虚空,猛然撞在天遁镜前行之路上,击出滔天气浪。

    镜身微晃,险之又险的擦着那巨山法宝停了下来。

    “道友,请留步!”

    伴随着说话之声,三道人影呈三角形包围过来,其中一人单手一伸,那巨山已经化作一道流光,返回到了他的掌心之中。

    天遁镜之中,夜南诏定定的看着凌霜华,眼眸中寒光外露,一股疯癫之意隐隐欲出。

    “既然都是死,何不拉着他们一起陪葬?要死就一起死!”

    一手缓缓伸出,朝着那冰鸾翎一点点的移动。

    “叮……”

    外界,一根玉簪法宝突兀浮现,悄然钉在天遁镜之上,古朴的镜面,无声无息裂出些许的裂缝。

    镜身之中,夜南诏身躯一僵,嘴角当即溢出一抹鲜血。

    “原来,这就是要死的感觉!”

    苦笑一声,夜南诏却缓缓收回了那要有所动作的手掌。

    “既如此,何必再添罪过……”

    猛然转身,天遁镜精神至上当即绽放出万丈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