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 不想说话-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00章 不想说话

    此时,场上的气氛更为微妙诡谲了。

    先是太子煌站出来,代表火皇朝,莫名其妙地要与楚逸划清界线

    再是离公子不顾太子煌有言在先,也不顾他的火家客卿身份,站出来逆大势支持楚逸。

    虽然离公子的话里话外,并没有明着针对太子煌

    但谁都能听出来,离公子已经在太子煌和楚逸之间,选择了楚逸!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意味深长。

    惊得火离魅和罗浩这些少年一脸懵逼。

    而其他人,此时也都忍不住在心里暗自思索:

    “离公子如此立场鲜明地支持楚逸,究竟是何原因,又有哪般目的?”

    “还是说,离公子能从楚逸身上,看出些别人看不出来的玄机?”

    其实,在众人眼里,离公子、“林大叔”和娜琳小姐这三个身份特殊的人

    原本就是代表着知命秘府、道纹师公会和异灵阁,来参加南域天才大会的。

    这也意味着,他们三人在七星圣地的一言一行,也都代表着知命秘府、道纹师公会,以及异灵阁的意思!

    而这种遍布整个玄武大陆的超然组织,它们的影响力是非常恐怖的

    它们表态支持谁,谁都不敢小觑。

    司玄道道主玄朔方,做梦都没有料到,一向冷淡少言的离公子,居然主动涉入此事,站出来替楚逸说话。

    而之前帮他说话的程希弦、林家主以及那几个少年们,现在却都没了动静。

    这倒也还罢了,毕竟场上的形势几经突变,就连他自己,现在不也被太子煌和离公子搞得有些懵逼吗?

    真正让玄朔方心有不安的是,一直以来静观其变的其他少年们。

    原本,在太子煌说完那些话后,他也能察觉到一直冷眼观瞧的少年们的心思,知道他们已经不会再替楚逸说话了。

    然而离公子的话一说完,这些少年们却像是受了他的影响一样,又渐渐变得有些蠢蠢欲动的样子。

    发现情况有些不妙后,玄朔方知道自己必须再出击,再掌控场上局势走向。

    趁着那些少年还在犹豫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用暗含威胁的眼神,看向还正一脸慷慨激昂的离公子,阴阴笑道:

    “离公子是说,你也想指控玄钦方了?”

    “那老夫倒想向你确认一下,你刚才的那些话,可是也代表了知命秘府的意思么?”

    此言一出,牧鹤大师等人老成精,立马察觉到了玄朔方话里的真正用意

    玄朔方哪里是在和离公子“确认”?

    他分明,是在警告其他少年:

    “在参和此事之前,先想想你们各自的身份和来历!”

    这个时候,尉重央先是神情漠然地看了一眼离公子,然后也语带警告地冲玄朔方说了一句:

    “这些诛心的话,你们都别再提!”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离公子一脸决然地回应道:

    “尉老家主不必替晚辈拿捏此中的分寸,玄道主也不必恫吓于我”

    “我知命秘府,素来依天道行事,既不会虚言妄语,更不会虚与委蛇。”

    “若是因为此事,我连累到知命秘府的声誉,我情愿以死谢罪!”

    说到这里,离公子神情凛然,眼神里暗带期翼地看了一眼略有动容的楚逸,心里暗道:

    “雪中送碳,总是要比锦上添花更让人受用。”

    “楚逸啊楚逸,为了帮你助势,我可是连我的性命,和知命秘府的声誉都赌上了!”

    “但愿你不是信口一说,否则的话……”

    事实上,矮子离刚才的那番话,并非只是为了帮楚逸而胡扯出来的虚言。

    虽然知命秘术看似不能直接与人厮杀,论威势更是无法与其他秘术相比

    但是,知命秘术能窥探天机,能推演命数,甚至能辨山河形脉,识陆海沉浮。

    因此,知天解地的知命秘术,的确有许多奇怪的规矩和讲究。

    而且,除了离公子所说的那些禁忌之外,一旦涉及到一人一家之事,知命师便不能轻易替人卜测

    除非知命师愿意付出同等的代价。

    所以,这些玄之又玄的预测,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对于一家势力来说,很多时候都是只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这时,听离公子居然说出了“以死谢罪”的话,许多少年在惊讶之余,心中也不禁豪气顿生。

    一时间,场面渐渐又喧嚣起来。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却是为楚逸说话的人居多。

    玄朔方见状,急忙又冲离公子喝道:

    “就算你敢用性命替楚逸说话,也证明不了那头战兽的主人是……”

    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旁的卢长老急忙轻笑几声打断他的话,然后看向离公子和楚逸说道:

    “并非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要存心为难你们两个小辈”

    “只是事关重大,空口无凭又怎能让人信服?”

    说着,他看向若有所思的尉重央,再次笑道:

    “想必尉家主也不会相信,楚逸能以意念和别人的战兽交流吧?”

    尉重央听了,眼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这的确不正常,不符合他们所知的驭兽秘术常理。

    此时,沉默良久的牧鹤大师,也是突然高声笑道:

    “楚逸,离公子都愿意以性命为你助阵了,你是不是也该说些什么啊?”

    他的话一说完,场上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楚逸。

    至始至终,楚逸只是空口指控玄钦方,却没能拿出任何直接有力的证据

    他到底是信口胡说,还是真的有如山铁证?

    面对牧鹤大师的发问,楚逸却是眼睛一闭,轻轻地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抹嘲讽般的弧度,轻笑道:

    “晚辈,无话可说。”

    “晚辈现在,只想听别人说话”

    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渐渐笑出声来。

    听着楚逸乐不可支的笑声,玄朔方这些人反而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对楚逸言语讨伐了。

    一时间,偌大的地方竟然只有楚逸的阵阵笑声,和那头受了重创的黑豹时不时发出的呜咽之声。

    “楚逸,你有话便说,不要再装神弄鬼,故布疑阵了。”

    最先忍不住喝止楚逸的人,还是牧鹤大师。

    楚逸听了,脸上依旧轻笑不止,摇着头缓缓叹道:

    “有道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人情冷暖,晚辈今天算是真正见识过了。”

    此言一出,太子煌和八王爷的脸色,不禁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裴长锋和无来等人也都是一脸铁青。这个时候,楚逸的表演才刚刚开始,他想要听某个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