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如何证明?-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02章 如何证明?

    姚芷蓉听了离公子的话,不由一愣

    眼下,楚逸的危机似乎的确已经解除了,情况缓和。

    她想了想,咬咬牙终于还是听从了曲珑儿和离公子的意见,没有再回楚逸身边。

    这时,众人才又发现,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楚逸便像是早有准备一样,已经将那个黑豹男子护在了他的身后。

    而尉重央此时的脸色,已经是阴沉至极了。

    只见他瞪着虎目,睨了一眼程希弦,便又看向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的玄朔方。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那个黑豹男子突然一边大笑一边说道:

    “哈哈哈,一群蠢人!”

    “难道你们直到现在都没发现,你们刚才已经中了楚逸设下的圈套了吗?”

    在众人惊疑的眼神中,那个黑豹男子继续嚣笑道:

    “这小子早在说出玄钦方之前,就用意念和我说了,他能解开我的驭兽契约。”

    “他只是”

    “他只是在等着你们所有人跳出来而已!”

    “真是一群愚蠢至极的人!”

    说完,他像是已经准备破釜沉舟一样,突然一脸狠戾地看向楚逸,一字一句地说道:

    “楚逸!”

    “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马上就当众说出所有参与了此事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玄朔方面目有些狰狞,状若疯魔,突然气急败坏地大声吼道:

    “阴谋!”

    “这全是楚逸的阴谋!”

    “就连尉老家主这般强大,精通驭兽秘术,也都解不开别人施下的驭兽契约!”

    “他一个毛头小子,凭什么能够做到!?”

    “只有战兽的主人才能解开战兽的契约!”

    “所以,楚逸就是战兽的主人,这一切都是他精心算计好的,联合这头孽畜在演戏,这是阴谋!”

    闻听此言,众人先是一愣,继而脸上都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然后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玄朔方现在情绪激动,失态连连,已经方寸大乱,没发现自己话里的漏洞,还在兀自叫嚣不止:

    “层层算计,都是阴谋!”

    “好一个阴险歹毒的小子!”

    他状甚疯狂,就像被逼到绝路的恶犬一样,有些不管不顾了。

    这时,卢长老有些看不下去了,轻轻将玄朔方拉了一下,然后看着众人大声笑道:

    “玄道主是一时情急,有些失态了。”

    “老夫倒是赞同玄道主的话,认为那个战兽,原本就是楚逸的战兽,所以他才能解开御兽契约,让他说话”

    “而这整件事情,不过是楚逸和它配合演出来的一场苦肉计罢了!”

    “为了陷害玄钦方,他可真是不折手段,煞费苦心呢!”

    玄朔方一听,马上也附和,依旧用方才那种疯狂的声音吼道:

    “没错!”

    “都是他一手构建出的阴谋!”

    说到此处,他像是已经冷静下来一样,一边用手指着楚逸,一边高声质问道:

    “难怪你刚才,不过区区武尊修为,却能打败这头世尊巅峰黑豹!”

    “原来,不过是在演戏而已!”

    虽然玄朔方此时的声音依旧高亢,但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疯狂了,而且他的表情也已经渐渐镇定下来。

    紧接着,程希弦又站了出来,看着楚逸冷笑道:

    “你们还真是辛苦呢”

    “打了那么久不说,最后还舍得废去一只手臂,好让大家相信你们的苦肉计?”

    这番话说下来,一些没搞清状况的人,不由得又有些犹豫了。

    玄朔方所做的推断,倒也的确不失为一种可能。

    尤其是程希弦说的“苦肉计”三个字,更是正合眼下楚逸与那头黑豹的样子。

    一个嘴角尚有血渍,另一个连手臂都没了。

    然而,楚逸却是依旧不急不徐,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似乎早就想到他们会这般发难,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只见,他一脸好笑地看着玄朔方,反问了一句:

    “若是我连这头黑豹都打不过”

    “那他又怎么可能成了我的战兽?”

    玄朔方听了先是一怔,然后立刻回应道:

    “之前定是有人帮你,所以你才能擒下这头黑豹,将他收作你的战兽!”

    “再说了,谁知道你……”

    话刚说到这里,程希弦出声,直接打断他的话,冷笑着对楚逸说了一句:

    “扯这些没用”

    “你还是想想,如何证明这头黑豹不是你的战兽吧!”

    说完,他又冷哼一声,像是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玄朔方。

    玄朔方见状,登时也明白过来,额上不由得直冒冷汗。

    刚才他险些又着了楚逸的道!

    若是没有程希弦的阻拦,他后面的话一定会说出,“谁知道你的驭兽秘术有什么古怪”这句话。

    而他一旦将这句话说出口,那便等于告诉别人,他已经明确知道楚逸会驭兽秘术了。

    那样会对他更加不利。

    想清楚这些后,玄朔方不禁又眼露凶光地瞪了一眼楚逸,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之后一定要小心与楚逸对答。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

    其实,事情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尉重央、牧鹤大师以及卫凌笑等一个个成精的人,都已经隐约明白事情的真相了

    虽然,这些人还是不敢相信,楚逸真能解得了别人施下的驭兽契约。

    只是,虽然尉重央他们心中已经明白了不少,但眼下还没想好此事到底该如何善后

    毕竟牵涉到七星圣地的一位道主身上,关乎不小。

    甚至可能还有一位或几位家主参与其中!

    因此,如何妥善的处理此事,才是尉重央现在最头疼的事。

    他既不想让楚逸觉得寒心,又不愿让楚逸当着诸多人的面,将此事全给揭开,让外人看七星圣地的笑话。

    除此之外,他的心里也隐隐有种,想看看楚逸究竟要怎么收场的心思。

    其实,卫凌笑和牧鹤大师也有这个想法。

    这两人比尉重央更了解楚逸的性子,知道楚逸是个分轻重,知进退的少年。

    因此,他们反而不像尉重央那样,担心楚逸会将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就算退一步讲,楚逸再如何愤怒,想必也不敢将程希弦给得罪死。

    楚逸应该知道,他根本不是程希弦的对手,而左门更得罪不起程家亦或是七星圣地。

    尤其是,这个时候,火家好像也已经与楚逸生出嫌隙

    真要和程家撕破脸皮,绝对会将楚逸和左门置于必死之地。

    卫凌笑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心里则是在暗暗猜着楚逸的心思:

    “这小子懂分寸,不会把事情闹大”

    “但以他的性子,也绝不会甘心吃下这个哑巴亏”“不知道这小子要怎么处理,最后又究竟能从司玄道或是程希弦处,讨要到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