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借大熊一用-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03章 借大熊一用

    另一边,和卫凌笑一样

    牧鹤大师也正在心里想着这个问题,只是他比卫凌笑想得更深一层:

    “这小子,真是数百年都难得一见的人物啊!”

    “他之前先是不动声色,一直等着那些自以为胜券在握的人,迫不及待地都跳出来”

    “之后他甚至还故作姿态,既出了他心里的恶气,还逼得其他人也忍不住自露破绽。”

    “这等算计,这等沉稳,实在难以想象是一个少年!”

    “很多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家伙,恐怕都不及他这般算计,会栽在他手里。”

    想到这里,牧鹤大师貌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太子煌:

    “不知火家那个太子,为何会突然对楚逸生出恶意?”

    “之前他也算一个能沉得住气的少年”

    “如今却一时心急,白白错失了拉拢人心的机会不说,还让别家的少年看了笑话。”

    摇了摇头,牧鹤大师又转而看向楚逸:

    “这小子,劳心费力地布下这么大一盘棋,肯定是想从那些人身上拿些好处”

    “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什么?”

    “得到的好处,相比火家的庇护,又会相差多少?”

    其实,楚逸早就已经不想火家的事

    在太子煌说出那些话之后,他就已经当火家的人不存在了。

    而且,对楚逸而言,能阴差阳错地让太子煌暴露,展现火家对自己的真实态度,不见得就是坏事!

    现在,楚逸没有“鸣锣收兵”,正要上演好戏。

    他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因此,虽然他之前给玄朔方设的套,被程希弦给破坏掉了,但他依旧云淡风轻地回应着程希弦的话:

    “呵”

    “之前你们要我证明,这头黑豹的主人是玄钦方”

    “现在,你们又要我证明我不是这头黑豹的主人。”

    “怎么道理全在你们手上啊?”

    “好像我才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吧?”

    说完,他不等程希弦和玄朔方反驳,马上又轻笑道:

    “那依程家主的意思,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们相信我不是这头黑豹的主人呢?”

    却听程希弦冷着脸哼道:

    “那是你自己的事!”

    楚逸听了,也没急着回话,而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黑豹男子。

    这家伙眼神里带着几分畏惧,好像已经被程希弦刚才突然暴起的那一击,吓得有些不敢再乱开口了。

    他见楚逸看向自己,急忙咬牙挤出一丝笑意。

    看样子,楚逸刚才及时保护他的举动,让他有些触动。

    楚逸见状,也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又看向程希弦,语带轻笑地说道:

    “我倒是有个好想法,可以完美证明我的能力”

    “就是可能需要程家主配合一下,不知道程家主敢,还是不敢?”

    程希弦听了,瞳孔微微一缩,没有任何犹豫,两眼一瞪,嘿然冷笑道:

    “本座有何惧?”

    “你敢说,本座便敢应!”

    楚逸闻言,拊掌赞道:

    “原来程家主除了能替人仗义直言之外,行事也很果断啊!”

    “之前,我已经领教过程家主那头熊罴战兽的威风了”

    “不知程家主,肯不肯再让它出来,好给大家见识一下?”

    楚逸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在心里嘀咕:

    之前楚逸可是被熊罴战兽的气势,迫到几无还手之力。

    如今楚逸居然又提起它来,究竟是何用意?

    程希弦千想万想,也没想到楚逸会没头没脑地又扯到熊罴战兽

    他不由地眉头一皱,疑惑地问了一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问完之后,他又突然冷笑起来,眼神闪烁地盯着楚逸说道:

    “难道说,你还想再领教一次熊罴战兽的威势不成?”

    “嘿嘿,我倒是可以成全你,就怕你不敢!”

    听他这么一说,楚逸急忙作出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摇着手回道:

    “不不不”

    “不是我想领教那头大熊的手段。”

    “而是,我想让程家主领教一下,我的手段!”

    说到这里,他又轻笑一声:

    “呵”

    “程家主不会不敢让我拿熊罴战兽,来证明我的手段吧?”

    楚逸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了他的意图。

    程希弦显然没想到楚逸居然在打他战兽的主意,一脸惊愕,语带怒气地喝道:

    “你是想……!?”

    不过,话刚说到一半,他又怒极反笑,道:

    “呵”

    “既然你有这个胆量,那我还真就得成全了你!”

    说到最后几个字,程希弦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往外挤,声音里带着些噬骨浸血的寒意。

    然而,楚逸却不理会程希弦话里的杀意。

    只见他的眼神里,浮起几分旁人不易察觉的信任,转而看着尉重央笑道:

    “还请尉老家主,替晚辈坐阵”

    “一会程家主的熊罴战兽出来后,请尉老家主看好它,免得它一口吞了晚辈,坏了程家主的名声。”

    听了楚逸的话,尉重央不禁在心底轻叹了一声。

    从楚逸刚才“夸”程希弦“仗义直言”“行事果决”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楚逸的想法。

    只是当时他还没能想通,既然楚逸已经打算好不揭露程希弦的老底,又为何还要一直与那些人纠缠下去?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懂了楚逸的心思:

    “原来,这小子是在打这个主意啊!”

    “看来,他是真有把握,能解得了别人施下的驭兽契约了!”

    “不过,他之前又为何要装作,一副完全不懂驭兽秘术的样子呢?”

    “难道,他只是想诓骗老夫和卫凌笑?”

    “亦或别有企图?”

    之前,楚逸和卫凌笑、尉重央在玉衡峰上时,三人曾因为尉重央的那头小不点,聊过些关于驭兽秘术的事。

    当时楚逸的表现,完全是半点不懂驭兽秘术的样子。

    因此,尉重央才会在心里生出此般疑问。

    “可他现在为何还愿意相信老夫?”

    “难道,就不怕老夫也暗中害他吗?”

    “毕竟,老夫也是七星圣地的人,是程希弦同一阵营的人。”

    虽然,尉重央心里存着不少疑惑

    但他见到楚逸的请求,还是走到楚逸身边,轻笑着拍了拍楚逸的肩膀,正准备开口

    却见楚逸龇牙咧嘴,冲他怪笑了几声,然后吸着冷气说道:

    “尉老家主,我知道您老人家宝刀未老,所以您还是下手轻点吧。”

    “晚辈现在,可经不住您这么拍啊!”

    尉重央听了,又看楚逸脸上的神色不像是在作伪,心里不由地生出一些感动和关心:

    “看样子,这小子真得被那头黑豹伤的不轻啊!”

    “饶是如此,老夫抬手拍他的时候,他还是没有闪身躲避。”“他真就如此相信老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