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死-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07章 死

    “玄钦方在此!”

    惊雷般的大喝响起。

    众人抬眼一看,虚空被割裂,一位灰衣中年人踩着风雷横渡而来

    在他手上,单手提着一个一身黑袍的白发老者。

    此人,正是司玄道的,玄钦方。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没想到会有这一幕,包括司玄道道主在内的有些人的脸色,更是骇然大变

    还不等七星圣地的几位家主开口表态,曲珑儿便先反应过来,像是早有意料似的,冲那位灰衣中年人淡然说道:

    “白堂主,你把人交给尉老家主处置便行。”

    “其他事情,我承光宗不便多插手。”

    话音一落,白堂主二话不说,直接将手中倒提着的那人朝着地面抛下来。

    与此同时,白堂主返身朝着曲珑儿那边而去。

    玄朔方的脸色非常难看,整个身子此时都是忍不住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心里是又惊又怒。

    玄钦方的衣袍上,染着夺人眼目的腥红色的血渍

    而且,他下坠时的身姿很是怪异,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凡人,在做自由落体运动

    他看起来伤得很重,似乎彻底丧失了能力!

    更让玄朔方震怒的是,虚空中的玄钦方居然一直一言不发,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就像已经失去了意识一样!

    见此情形,急怒攻心的玄朔方,再也顾不得什么了,像是失去理智一样冲他吼道:

    “钦方,你别慌!”

    “我来”

    然而,还不等他把嘴里的“接你”二字说出口

    就在此时,脸色已经阴沉到极点的程希弦,突然猛地暴喝一声:

    “不知恩义的狗东西!”

    “背着我七星圣地,做出此等下作之事,居然还敢活着回来!?”

    话语落下的同时,程希弦身上猛地爆发出极为恐怖的气息,就好似堤坝崩溃,滔天洪水猛地泛滥

    程希弦没有任何收敛,可怕的杀气席卷天地,人皇级强者的无上威势此刻展露无遗

    一瞬间,在这股恐怖绝伦的威势之下,就连尉重央、牧鹤大师这等人物来不及做出反应,都被震得倒退了出去

    更别说楚逸等其他人了,直接被震的倒飞出很远。

    而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程希弦已经抬手冲着虚空爆出一记流光。

    这是人皇级强者的怒火,盖世杀伐爆发!

    嘭!

    刹那而已,正在急速落下的玄钦方被轰中,整个身子直接爆开,被击成了齑粉!

    连一滴血,一粒肉沫,都没能留下!

    一代元尊,就此殒落,形神俱灭!

    直接被打成了虚无,彻底从世间消失!

    这就是人皇之威,恐怖如斯。

    这场惊变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谁都没想到程希弦会瞬间爆发,不由分说直接灭掉了玄钦方

    偌大的空间,刹那死寂,落针可闻。

    良久之后,双眼猩红的玄朔方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惊破天地的惨嚎:

    “钦方啊!!”

    他面目狰狞,整个人状若疯魔

    亲眼目睹自己的亲弟弟,就这样在自己眼前遭劫,他实在难以接受。

    而面对司玄道道主的剧痛,程希弦根本就没多看一眼

    他面无表情,双眸冷得如同来自九幽地狱的死神,扫向楚逸,淡淡开口道:

    “楚公子,本皇这样处置”

    “你,可还满意?”

    这话语平静得很,却让在场不少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一代人皇的威势与霸气,展露无遗。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转而看向了楚逸。

    其实,在场的聪明人,早已经从程希弦之前的那句暴喝声中,就听出了警告的意味。

    这种警告,或许并不只是在针对楚逸,或是围观的这些人,而更有可能是在警告玄朔方

    “唔,谈不上什么满意。”

    “这本来就是你七星圣地的家务事,我哪有置喙的资格?”

    面对程希弦的霸气显露,楚逸倒也不怵,不卑不亢地回应。

    他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已经听出来程希弦这句问话里的意思

    他很清楚,程希弦为什么要挑在这个时候,对他问这么一句话

    一则,程希弦希望楚逸在这件事上就此罢手

    二则,程希弦在一败涂地之际,还想在楚逸和司玄道之间,埋下些隐祸。

    不过,楚逸既然敢这么设计程希弦、玄朔方这些人,就不怕程希弦这根“搅屎棍”再出幺蛾子。

    “毕竟是玄钦方犯了大错,指使那头孽畜伤了楚公子,总还是要让楚公子出了心里的恶气才行”

    “否则传扬出去,岂不是让外人笑话我七星圣地不懂待客之道?”

    “以死谢罪,是他最好的归宿,也是我七星圣地对楚公子的交代!”

    程希弦的表情冷淡,双眼盯着楚逸时,眸子深处更是闪烁着寒芒。

    楚逸听了,耸了耸肩,叹了口气,这才一脸惋惜地回道:

    “若以我的意思,让尉老家主和玄道主,好好申饬一番玄钦方便行了。”

    “之前哪位少年说的来着”

    “玄钦方毕竟是前辈嘛。”

    “就算因为一时之气,做出了些不应该的举动,也非取死之道。”

    “其实,我这人特别大度,胸怀宽广,可以原谅他的。”

    楚逸摇了摇头,装出一副特别不忍心的模样。

    然后,他看着脸色晦暗不明的尉重央和卫凌笑,转而又轻笑着继续说道:

    “不过,程家主也不用自责”

    “既然玄钦方辜负了程家主的仗义执言,那程家主在激怒之下,失手斩灭了他,也在情理之中,可以理解。”

    “而且,程家主手握生杀大权,处置一个玄钦方,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毕竟,整个司玄道,也只是七星圣地的麾下而已。”

    其实,楚逸本想说“走狗”的

    只是这样一来,就连承光宗和曲珑儿也给骂进去了。

    此外,人都死了还去“鞭尸”的话,总是显得有些没风度。

    听了他的话,尉重央和卫凌笑先是一愣,继而不易察觉地冲楚逸点了点头,眼神中藏着几分感激之意。

    玄朔方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清楚地知道他根本报不了自己亲弟的仇,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只得咽下这口气

    所以,他神情一懔,红着双眼,哑着嗓子,恭敬地冲尉重央请求道:

    “尉老家主,属下现在心神大乱,实在不宜再留在此处”

    “请老家主允准属下,先行告退。”

    尉重央闻言,微不可闻地轻叹了一声,点了点头。

    玄朔方见了,又冲尉重央恭恭敬敬地拜了一礼,便领着一直不敢插话的司玄道众人直接离开。

    至始至终,他都再没看其他人一眼。

    程希弦见状,看向司玄道道主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意,也没有多话什么。

    而随着这场惊变下来,韦长老等人再没心思问楚逸,关于驭兽秘术的事了。

    牧鹤大师的心里,此时也不再纠结于楚逸和那头熊罴灵兽的事

    事实上,比起驭兽秘术,他更好奇楚逸接下来的举动

    之前,楚逸与程希弦唇枪舌剑地交锋时

    先是不着痕迹地点出,玄钦方的死是程希弦自作主张,与他并无多大关系

    将玄朔方的恨意,大部分转移到了程希弦的身上

    然后又是接下来的话里,用“仗义执言”和“情理之中”两个词,向尉重央和卫凌笑二人表明,他不会再“为难”程希弦

    而他的最后那句话,却是既提醒了玄朔方别轻举妄动,又向场上的有心人暗暗示意

    他很清楚,玄钦方不过是某些人的替死鬼而已。

    短短一段话,如此周全的逻辑,出自于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之口怎能不让牧鹤大师心中震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