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黑豹的来历-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11章 黑豹的来历

    此番姚芷蓉和楚逸前来七星圣地,参加南域天才大会,真是大开了眼界

    抛开楚逸施展的那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秘术之外

    对于人心,对于权谋,更让姚芷蓉觉得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正因为此,在听了卫凌笑的话后,已经有些草木皆兵的姚芷蓉,才会还在疑心曲珑儿。

    而“林大叔”,早已经被她自己和楚逸的身世血仇,逼着养成了多疑的心性

    何况,她也和卫凌笑、姚芷蓉一样,并不知道楚逸和曲珑儿之间的那些小秘密。

    所以,她对这个与楚逸自来熟的仙子般女子,也是暗暗提了几分戒心。

    不过,楚逸本人,倒是对曲珑儿放心得很,因为彼此早已交心,知根知底。

    这个时候,楚逸还在继续和程希弦逢场作戏。

    直到尉重央都看不下去了,站出来出言阻止了这场毫不走心的表演:

    “行了,别客气了,就按程家主说得办”

    “一会儿,老夫便帮你在熊罴战兽身上施下驭兽契约,让它做你的战兽。”

    楚逸听了,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上却是故作为难道:

    “那可真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他转而又看向白玉玦,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然后才一脸正色地说道:

    “还要多谢白堂主。”

    “感谢白堂主亲自奔劳一场。”

    白玉玦笑眯眯地看了一眼自家宗主,摆摆手回道:

    “楚公子客气了,左右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再说,我家宗主一声令下,在下怎敢不从?”

    “你要念好,便念着我家宗主的好吧!”

    说到这里,白堂主便听见边上的曲珑儿轻轻哼了一声,黛眉微微立了起来。

    “呃”

    “好像听见蓝堂主在叫我。”

    “宗主,牧鹤大师,诸位家主,楚公子”

    “若是无甚要紧的事,在下便先行告退了。”

    说完,白玉玦便脚底抹油般,溜了。

    他一走,众人的眼光又都转向了楚逸身上。

    却听楚逸嘿然一笑,只作不知。

    而曲珑儿脸上,却是渐渐腾起了两朵红云,冲眼含深意的尉重央凶道:

    “尉爷爷,你可是有什么话想说?”

    尉重央见她一脸羞色,却故作凶样,不禁又心生调侃之意。

    只听他面作苦色,感慨万分道:

    “曲宗主一怒,老夫哪里还敢多话?”

    话音一落,尉老头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这下曲珑儿也绷不住了。

    只见她脸色绯红,眼眸中羞意流转,狠狠瞪了楚逸一眼,便也落荒而逃了。

    楚逸见状,一边冲尉重央翻了个白眼,一边在心里暗骂:

    “为老不尊的老家伙,皮这一下你很开心么?”

    这时,卫凌笑突然一脸严肃地看向楚逸,很认真地问道:

    “楚小友,我想知道”

    “你从承光宗出来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楚逸听了,一直深藏在心底的疑惑,顿时又泛上心头。

    在之前,他先后与卫凌笑和曲珑儿,都进行过一番推心置腹的交流。

    当时卫、曲二人为了获得他的信任,对他说了些七星圣地和承光宗的隐秘之事

    而抛开其他机密不谈,单单只说卫、曲二者之间,那种莫名其妙的敌意

    便让楚逸很是心疑。

    若是为公,尉重央对曲珑儿的态度,与卫凌笑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若是为私,曲珑儿又曾隐晦地提起过,说闲云大师的道纹秘术,乃是源自于曲家

    从某种程度上说,卫凌笑也算是得了曲家的部分传承。

    可是,卫凌笑非但没有对曲家心存感激,反而一见曲珑儿便没好脸色,甚至还屡屡怀疑曲珑儿会对楚逸居心不良

    这到底是为什么?

    楚逸百思不得其姐。

    只可惜,眼下此地人多口杂,他也不好深究多问。

    “说来也是我太大意,没料到有些人的器量,会如此狭窄。”

    “我从承光宗出来之后,想着时间尚早,便打算好好欣赏欣赏七星圣地几座星峰的胜景。”

    “因此,我才会独自一人来到此处。”

    楚逸一边思忖着回应卫凌笑的问话,一边暗暗冲卫凌笑使眼色,示意他别再怀疑曲珑儿。

    卫凌笑见状,不由得神色一怔,继而微不可察地也冲楚逸点了点头。

    楚逸见他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便也不再继续说下去。

    便在此时,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牧鹤大师,突然看着尉重央高声说道:

    “卫家主的疑惑解了,老头子这里,却还有一件情觉得奇怪”

    说到这里,牧鹤大师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楚逸。

    楚逸见状,心思一动,抢在尉重央等人之前,急急开口接道:

    “牧鹤大师,可是想问这个家伙的来历吗?”

    说着,他一指自己身后沉默了许久的黑豹男子。

    牧鹤大师听了,不由自主地缓缓点头,口中也说道:

    “正是如此。”

    “既然玄钦方敢在七星圣地对你出手,那他必然不敢动用众所周知的手段。”

    “所以,这个修为高至世尊巅峰境界的黑豹灵兽,一定不是玄钦方本来就可以驱使的战兽。”

    闻听此话,尉重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语气平淡地应道:

    “老夫以前从未见过它,应该不是来自司玄道。”

    “之前这个黑豹男子说了,若是楚逸肯放他一条生路,他便愿意说出他自己的来历”

    这时,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的程希弦,突然又从几个家主、长老中间走了出来,像是想要插话一样。

    然而,他刚一张口准备说话,便瞧见尉重央直接瞪了他一眼。

    一时间,程希弦不由得有些尬在了原地。

    见此情形,楚逸像是不明就里一样,一本正经地问程希弦:

    “看程家主的样子,想必是有什么高见?”

    “不如便请程家主,为我和牧鹤大师指点一下迷津,也省得我们胡乱猜测”

    说到这里,他像是不经意一样,轻轻扫了一眼五曜圣地的人,然后语气凝重地接着说道:“毕竟,万一要是误猜到在场的哪位高人身上,那我和牧鹤大师可就得罪人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