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交流秘术-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13章 交流秘术

    听了离公子的话,“林大叔”似懂非懂,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示意离公子把话再说清楚点。

    离公子见状,只好继续小声说道:

    “以韦长老的粗豪性子”

    “若是他之前便知道此事,一定不会像尉老家主和牧鹤大师那样,和楚公子询问起驭兽秘术的事。”

    林大叔听了,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之前,韦长老向楚逸问起驭兽秘术之事的时候,不但一脸兴奋,惊叹的语气中,隐隐还带着几分急切之意

    所以,从韦长老毫不作伪的神情语气中可断定,韦长老应该只是单纯想与楚逸探讨一番驭兽秘术。

    矮子离见“林大叔”点头附和,便又继续小声说道:

    “而裴长老,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此事与他五曜圣地有关的话”

    “之前就不会只是卢长老一人,帮着玄朔方和程希弦说话了。”

    “他之所以现在站出来,阻止楚公子继续追究那头黑豹的来历,应该只是因为”

    “他不愿意见到,楚公子再与五曜圣地多生芥蒂而已。”

    “因为,昨天是裴长老来请楚公子,帮他五曜圣地破九灵玄阵的。”

    “虽然说,卢长老和裴长锋这些少年似乎并不领情”

    “但在我看来,裴长老应该不会不念着楚公子的情谊,毕竟楚公子给了他一个那么大的面子。”

    他正说到这里,便在这个时候,听前面的楚逸正用疑惑的语气大声说道:

    “说来也是奇怪”

    “在诸位赶来此地之前,我已经与这个家伙打得不可开交”

    “当时此地可谓是玄光四起,声威惊天。”

    “可是不知为何,直到我受了伤之后,诸位才像刚得了消息一样,赶到此地?”

    楚逸的话一说完,之前和程希弦一起嘲讽过楚逸的林家主,先不乐意了:

    “你可是在怪我七星圣地巡弋不严?”

    “呵,若非……”

    他的话还没说完,尉重央便直接打断他道:

    “好了”

    “此事的确是我七星圣地之过,不必再作推诿!”

    说完,尉老头神色平静地看了一眼楚逸,然后才又冲裴长老说道:

    “裴长老以为如何?”

    裴长老听了,只是一脸无奈地苦笑了一声,并未说什么。

    其实,裴长老很明白尉重央话里的意思,甚至他还感激尉重央。

    因为,他也不敢让林家主将后面的话说完。

    至于原因么,当然是在离公子和“林大叔”刚才讨论的“卢长老”身上了。

    事已至此,卢长老也瞧出来,楚逸对他是胸有成竹了。

    实际上,在五曜圣地的三个长老中,若论沉稳,当属裴长老为最

    若论修为境界,当以韦长老为最

    若是论权谋机变,当然是以智计百变的卢长老为最。

    因此,卢长老早就已经在等着楚逸向他发难。

    甚至于,刚才裴长老急着阻拦楚逸追究那头黑豹的来历时,卢长老却还是稳如泰山。

    因为,有了程希弦和熊罴战兽的前车之鉴,他很清楚楚逸的心思

    只是,他还不知道,楚逸究竟想从他这里拿些什么?

    所以,他一直在等着楚逸“开价”。

    而楚逸见裴长老无话可说了,便又无声一笑,故作遗憾地叹道:

    “之前,程家主有意想将这头熊罴转送给我”

    “可我的驭兽秘术传承有缺,学艺不精,无法施展驭兽契约。”

    “虽然尉老家主有意想帮我,但是”

    说到这里,他轻轻看了一眼卢长老,语带深意地说道:

    “授人以鱼,终究不如授之以渔。”

    然而,他的话音一落,卢长老都还没说话呢,韦长老倒先笑了起来:

    “哈哈”

    “这有何难?”

    “老夫正想和你,一同探讨探讨驭兽秘术的事呢!”

    “不如,老夫将我韦家的部分驭兽秘术传授于你,你觉得如何?”

    说到这里,他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马上又一脸正色地警告楚逸:

    “不过,你小子也不能藏着掖着”

    “老夫也很想了解一下,你那独特神奇的驭兽秘术。”

    此时,很多围观的少年们虽然看得不太明白,但听到韦长老要传楚逸驭兽秘术,不由得让他们又开始羡慕楚逸了。

    虽然说,韦长老肯定不会把真正关键、厉害的传承教给楚逸,但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也是极为稀缺珍贵的传承。

    “楚逸真是好运气,居然能因祸得福”

    “若是他真学会了韦家的驭兽秘术,那他不仅多了一大手段,还能将那头黑豹、和那头熊罴都收做战兽啊!”

    这时,在一片殷羡声中,韦千泷突然站了出来,一脸不满地高声叫道:

    “长老,我韦家的驭兽秘术何等珍贵,如何能传于一个外人?”

    “尤其是”

    不过,还不等他把话说完,裴长老冷哼一声,语气冷然地反问道:

    “尤其什么?”

    “莫非,你等都将老夫的话,当作耳旁风了吗?”

    说到这里,裴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看了一眼卢长老,又重重哼了一声。

    韦长老见状,心里不由得一惊,这才有些明白了场上的形势。

    一时间,他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三分惊愕,三分羞愧,还有几分其名的怒气!

    见此情形,离公子又低声对“林大叔”说道:

    “瞧见了吧?”

    “裴长老虽然事先不知情,但刚才就明白了”

    “而韦长老,却是直到现在,才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大叔听了矮子离的话,脸上也是一副了然的样子。

    不过,另一点让“林大叔”疑惑的是,矮子离这番举动,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牧鹤大师帮楚逸的原因,我能猜到一二”

    “先前你帮楚逸说话的原因,我也心中有数”

    “不过,你刚才为什么要主动和我说起这些?”

    林大叔心中一紧,有些怀疑,难道矮子离看出了他和楚逸之间的猫腻?

    然而,还不等离公子回话,那一边的牧鹤大师,又一脸笑意地出来打圆场了:

    “韦公子何必敝帚自珍呢?”

    “楚小友的驭兽秘术,可是能解开别人施下的驭兽契约”

    “你韦家的驭兽秘术,不见得能强过楚公子的神通。”

    “真要交流的话,你们韦家可是稳赚的。”

    韦千泷听了这番话,脸上虽然做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却很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楚逸怎么可能那么无私,愿意将他的驭兽秘术教给别人?

    虽然认识楚逸的时间不长,但韦千泷知道,楚逸从来没吃过亏,也不像是会愿意吃亏的主。

    果不其然,只见楚逸一脸淡然之色,慢条斯理地说道:

    “多谢韦长老的一片好意,交流就免了吧”

    “韦公子,也不必担心自家的驭兽秘术外传”

    “我觉得,在场的诸位前辈中”“应该会有大公无私的人,愿意无偿教我驭兽契约,不求任何回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