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道纹攻击-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15章 道纹攻击

    轰!

    巨响声过后,远处不断有尘埃腾空而起,看着颇有些遮天蔽日之势。

    这下不用卫凌笑多说,众少年也都能猜到那块巨石现在的下场。

    一时间,少年们不由都在心里惊叹不已。

    其实,以在场任何一人的实力,都能轻易做到一击之下,巨石沦为齑粉。

    但是,他们谁都不能像卫凌笑一样,以虚空碎片作为攻击的手段。

    然鹅,接下来的异象,更是他们远没有料想到的。

    只见,卫凌笑突然又一挥手,那个虚空黑洞蓦得暴发出一股高深莫测的威势

    紧接着,众少年尚未反应过来时,便又看到那个虚空黑洞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恢复如初。

    这次,卫凌笑甚至没有像之前那样,对着虚空黑洞击出道纹。

    见此情形,众少年不由得又齐齐惊呼出声

    想不通,一个已经坍塌殆尽的虚空,为何会突然暴发出令他们心悸的威势。

    然而,更令他们心惊胆颤的,却是卫凌笑接下来的话:

    “你等修为尚浅,可能没有察觉出些端倪。”

    “不过,既然牧鹤大师都不藏私,我也就直言相告了”

    “其实,方才我施展出的道纹秘术,真正的杀招是在那个虚空黑洞上。”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尚沉浸在卢家的驭兽秘术里的楚逸,继续讲道:

    “倘若在我关上虚空黑洞时,有人尚未脱离虚空黑洞的范围,你等可能猜到那人的下场?”

    虽然他在说这句话时,声音很是平淡。

    但听在少年们的耳中,却不亚于一声平地惊雷。

    在沉默片刻之后,众少年纷纷出言叹道:

    “原来,世间竟有如此玄妙的道纹秘术”

    “卫家主居然能以虚空杀人,这是涉及到了玄之又玄的虚空之力啊!”

    “不知道楚逸的道纹秘术,又是以何种方式伤毁敌人的?”

    却听卫凌笑又用平淡的语气,再次问道:

    “你等可知,此般秘术是如何领悟出来的吗?”

    说完,他也不等有人答话,便又自顾自地说道:

    “这是一位武道奇才,在推窗望月时想到的。”

    “这便是牧鹤大师所说的坐卧行止,皆有玄机的道理。”

    “以道纹秘术,驱策虚空碎片,进而借虚空之力,伏杀敌人”

    “此等匪夷所思的手段,若非我亲自修习,也是断然难以相信。”

    他的这番话一说完,众少年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就连尉重央这些个家主,以及五曜圣地的长老们,也都是一脸惊色。

    “此番诡异霸道的秘术,居然真是不经意间参悟出来的?”

    一时间,诸位高人们的心里同时泛起这种惊叹。

    只有曲珑儿淡然一笑,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我曲家先祖所创的道纹秘术,岂止这点道行?”

    她一边在心里不屑地想着,一边深深看了一眼楚逸,却发现楚逸对此似乎毫无反应。

    见此情形,曲珑儿不由得低声喃喃了一句:

    “难道他之前,早就已经见过卫凌笑施展这等手段了?”

    “还是说,他的道纹秘术比卫凌笑还要高深?”

    她不知道的是,楚逸现在根本顾不上理会卫凌笑。

    之前,楚逸能解开尉重央施在黑豹男子身上的驭兽契约,全是靠着大鸿将军传给他的兵法要义

    至于真正的驭兽秘术,楚逸根本是一点也不懂。

    当年,黄帝和大鸿这些上古先圣,之所以能驱策猛兽为兵将,全凭“大德昭昭”四个字。

    而像驭兽契约这种辖制手段,却是落了下乘的御下之道。

    要知道,上古时,对于虫兽木石所化的魑魅魍魉,先圣们往往是一杀了之,根本不屑于收降它们。

    因此,大鸿传给楚逸的兵法要义里,并没有教他如何操控驾驭灵兽,反而是教他“吊民伐罪”的法子。

    所谓吊民伐罪,便是攻无道,赦生灵的大德之术。

    所以,楚逸才能解开别人施在灵兽身上的驭兽契约。

    而最令楚逸无语的是,他几度想要尝试着修习驭兽契约时,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就像是大鸿将军的兵法要义,与卢家的驭兽秘术互相排斥一样。

    因此,他刚刚一心钻研卢家驭兽秘术,并未顾得上理会场上的其他事。

    便在此时,牧鹤大师也注意到,楚逸像是对卫家主的道纹秘术漠不关心一样,不由得开口问道:

    “楚公子,可否让我们也见识见识你的道纹秘术?”

    楚逸听了,顿时回过神来,用略带怏怏不乐的声音回道:

    “大师之前不是早就已经见过,晚辈的道纹秘术吗?”

    却听牧鹤大师先是哈哈一乐,继而语带挑剔地说道:

    “刚才,卫家主向我们展示了道纹秘术的攻击手段。”

    “所以,老头子也想知道,你的道纹秘术又有怎样的攻击手段?”

    楚逸费尽千辛万苦,只从卢长老处得来一件鸡肋般的东西,心里正觉烦闷,便随口回道:

    “还能怎样?”

    “当然是和卫家主的一样了。”

    话一说完,他便发现场上所有人都用惊疑的眼神看着自己。

    “呃”

    “我是说错什么话了吗?”

    楚逸一边试探着问道,一边也用惊疑不定的眼神回看着他们。

    却见卫凌笑和牧鹤大师互视一眼,脸上都是一副不信楚逸的样子。

    然后,卫凌笑不由分说地,又将方才的手段使了一次

    而牧鹤大师也很“贴心”,将刚才卫凌笑和众少年说过的话,向楚逸简单地复述了一下。

    末了,这老家伙还一脸期待地对楚逸说:

    “楚小友,既然你说你和卫家主的道纹秘术在攻击手段上并无不同”

    “那,便让我们再见识一番吧。”

    楚逸听了,不由神情一怔,总算明白了刚刚是怎么回事。

    场上的众少年见楚逸突然愣在当场,也都开始调侃楚逸:

    “嘿嘿,这次怕是楚兄弟要露怯了。”

    “俗话说,时间为神,空间为王”

    “卫家主的手段,玄之又玄,涉及到了空间法则,称得上世所罕见”

    “就算楚公子再有天赋,又怎么能施展出和卫家主一样的手段?”

    “可不是吗?除非楚公子的道纹秘术也是从闲云大师处学来的。”

    五曜圣地的几个少年,因为被楚逸连番打脸,加上又被自家长老们敲打了一番,现在倒有些老实了,没有再去嘲讽楚逸。

    不过,有能见风使舵的人,就有死不开眼的人:

    “楚逸”“你别再大言不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