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事毕-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18章 事毕

    落回地上后,楚逸曾一度试图继续赖在佳人怀里。

    只可惜,姚芷蓉在半空中,便已经察觉到自己胸前的异状。

    等她脚一沾地,便立马借着察看楚逸额头的机会,将楚逸推离了自己身体,顺便还暗暗赏了楚逸两记“夺命追魂掐”。

    楚逸见他的蓉宝宝俏脸上娇羞共薄怒一色,眼眸里春情与嗔怨齐飞,只好冲她怪笑了一下,然后抬眼观瞧场上众人。

    只见五曜圣地的少年们,除了裴长锋一脸铁青之外,韦千泷、柳华等人都是一脸呆滞,眼中隐隐带着些惊惧之色。

    而裴长老那三个老头的反应,则与七星圣地的程希弦那几位家主一样,脸上虽然满是惊疑神色,眼神里却不自觉得带着几分欣赏之意。

    再看火皇朝那边,八王爷面色平静,眼含异彩,似乎正在思忖着什么

    太子煌则是一脸阴沉,嘴角紧紧抿着,眼中隐隐露出一丝莫名的惊骇之色

    而火离魅、南宫清武这些少年,却还是一副既尴尬,又为难的样子。

    看起来,他们这些人,并不是全都看明白了楚逸的意图。

    不过,此时的楚逸对火离魅这些家伙,已经没那么在意了。

    刚才,他之所以刻意当着神山、古教、圣地以及火皇朝众人的面,不惜犯险追杀那个黑豹男子

    所为,只是“杀人立威”这四个字。

    而他这种“杀人立威”的手段,也只是冲着五曜圣地的少年而已。

    如今看来,效果还算不错。

    至少,从韦、柳、卢、鱼这四个少年眼神里的畏惧神色来看,他们领悟到了楚逸的意思。

    对楚逸而言,他“杀人立威”的目的已经算是达到了。

    至于火皇朝的那些人,楚逸现在心里只有“呵呵”两个字

    或者说,眼下的楚逸,最多只能在心里送人家一句“麻买皮”而已,不能做出强硬的针对。

    毕竟,在火族一家独大的火皇朝里,左门充其量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而且,眼下楚逸和八王爷的关系,虽然谈不上“人在屋檐下”,但两者的实力终究还是称得上“天壤之别”。

    所以,楚逸暂时还不能强硬对待火皇朝,不好撕破脸。

    只是,楚逸却还不知道,他的这些手段和心思,在某些老狐狸看来,未免还是过于粗糙了些。

    比如,在楚逸观察别人时,也正观察着楚逸的牧鹤大师:

    “这小子虽然机变百出,但终究还是阅历尚浅,施展手的手段也太过明显。”

    想到这里,牧鹤大师又瞥了一眼五曜圣地的少年们,然后在心里继续品评:

    “不过,虽然他不一定能震慑住那些老的”

    “但对那些小的来说,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倒是正合用。”

    “唔,又或者说,这小子的内心深处,也想向火家的人表达一下愤懑?”

    这时,楚逸像是感觉到了牧鹤大师的目光一样,突然将自己的眼神转向了他,同时还轻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牧鹤大师见状,也很默契地冲楚逸微微颔首。

    姚芷蓉本来还在担忧楚逸额上的印痕,此时一看这两人像有小秘密一样挤眉弄眼,心里不由地一阵奇怪。

    只是,没等她开口和楚逸说话,曲珑儿和尉、卫两位家主已经也靠过来了。

    只见尉重央嘴角含笑,语带深意地说了一句:

    “楚公子,你头上的伤没事了?”

    楚逸听了,知道这老家伙是在调侃自己,不由得嘿嘿乐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何况,晚辈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话一出口,他便觉得肋下又传来一阵拧痛感。

    尉重央身后的曲珑儿见状,不由地冲楚逸轻哼一声。

    然后,她一边走向姚芷蓉,一边轻笑道:

    “姚姐姐,别理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了。”

    “走”

    “先和我到旁边说几句话。”

    话音一落,她便不由分说地拉起姚芷蓉的手,朝蓝照河、红罗那边走去。

    这时,尉重央很随意地踱了几步,与楚逸并肩而立,然后轻声问了一句:

    “小子,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楚逸听了并未答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对聪明人而言,有些心照不宣的话,没必要说得那么明白。

    尉重央见状,看着卫凌笑点了点头。

    卫凌笑会意,走了几步站到众少年面前,高声说道:

    “今日事出意外,搅乱了南域天才大会的安排。”

    “现在,请大家先回玉衡峰休息,晚上我还在沐月宫为大家备些美酒佳肴,替众位贵客压惊。”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牧鹤大师,递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牧鹤大师会意,也站出来看着众少年笑道:

    “老头子和卫家主,原本想在下午做些安排,让你们见识见识离公子他们的异术”

    “没想到阴着阳错之下,让你们用这种方式,先见识了驭兽秘术的神奇之处。”

    “如此惊艳的手段,即便是我等以往都不曾见过,你们这次也算不虚此行了。”

    说完,他抬手撕裂虚空,冲着众少年示意了一下。

    见此情形,众少年只得揣着一肚子疑惑,跟着牧鹤大师先回玉衡峰。

    原本姚芷蓉也准备跟着大家一同回玉衡峰,只是曲珑儿却不让她离开:

    “姚姐姐,眼下这种形势,你最好还是先随我回承光宗吧。”

    听了此话,姚芷蓉先是一愣,然后略一思忖,便明白了曲珑儿话里的意思。

    如今她与楚逸一样,已经不方便再和火皇朝的其他人结伴而行了。

    因此,姚芷蓉便没跟着牧鹤大师他们回玉衡峰。

    卫凌笑见状不由得眉头一紧,但想想姚芷蓉眼下的尴尬境遇,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那边的程希弦等人,见牧鹤大师已经带着少年们先行离开了,便也纷纷动身回了自己的星峰。

    动身前,程希弦还貌似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那头熊罴。

    不知为何,裴长老三人既没有跟牧鹤大师他们一起走,也没有随程希弦他们再回天枢峰,而是都静静地看着尉重央。

    却听尉重央轻叹一声,有些索然无味地说道:

    “若是三位长老不嫌弃的话,便先随老夫和卫家主回我天璇峰吧。”

    说完,他又看向神情淡然的楚逸,带着些无名火气哼道:

    “你小子,也跟我走!”话音一落,尉重央大手一挥,那头流着哈喇子的熊罴灵兽,便也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