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天璇-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19章 天璇

    到了天璇峰后,方才还对楚逸有些恼怒的尉重央,却又扔下楚逸不管,先带着裴长老三人离开了。

    楚逸倒也不放在心上,很是惬意地欣赏起了天璇峰的景致。

    天璇峰比玉衡峰还要高,不过灵气似乎不像玉衡峰那么充盈。

    而且,与遍地林木、绿意盎然的玉衡峰不同,这座星峰上到处都是冰晶雪峰,和呼啸不止的凛冽寒风。

    卫凌笑目送着尉重央他们离开之后,这才发现楚逸正像个没事人一样四下乱看。

    “楚公子,我先带你去尉老家主的藏生洞吧。”

    他一边指了指远处的雪峰,一边失笑着说道。

    楚逸听了,略带惊奇地应了一声,心里暗道:

    “尉重央这个老家伙,不会是住在山洞里吧?”

    然而,等他跟着卫凌笑来到雪峰下的洞口时,才发现藏生洞的“洞”,是别有洞天的“洞”

    洞里广阔无垠,煊亮无比。

    既有溪水潺潺,伴着清风徐来,又有花草树木,好似暖意如春。

    见此情形,楚逸急忙抬头一看,却见高达数十丈的石壁上方无遮无拦,依稀还能看见有雪花飘落。

    只是那片片雪花不及落地,便像敌不过洞中的暖意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真是鬼斧神工啊!”

    楚逸一边赞叹不已,一边跟着卫凌笑缓缓向里走去。

    不多时,远处赫然出现一幢幢临水而建的亭台楼阁。

    这些高大的建筑飞檐斗拱,古朴中透露着恢宏,浑然天成而又气势磅礴,就像这座巨大无比的洞府一样。

    “怎么样?老夫的天枢峰可还凑合?”

    不知为何,尉重央竟然已经也回来了,只是身边已经不见裴长老等人了。

    楚逸一边啧啧作声,一边回道:

    “相当凑合!”

    尉重央听了,哈哈一乐,带着楚逸和卫凌笑飞上了一座高高在上的阁楼里。

    一进门,这老家伙便老实不客气地冲楚逸说了一句:

    “说说吧”

    “你小子刚才,为何能在那头黑豹引爆的劫火之灵下逃出生天?”

    楚逸闻言,眼含深意看着尉重央,轻笑一声反问道:

    “既然那个黑豹男子,之前已经被尉老家主施了禁锢之术,又为何能突然纵起身形,还引爆了劫火之灵?”

    却见尉重央轻轻晃着白花花的脑袋,用无奈的语气叹道:

    “老夫只能制住他的修为,却制不住他体内的劫火之灵”

    “既然你将他逼得只有死路一条,那他心存死意,引爆劫火之灵又有何奇怪?”

    说到这里,他神色一正,很认真地说道:

    “当时,老夫虽然能瞧出那头黑豹身上的烈焰来自于劫火之灵,却委实没有料到”

    “他竟然只是吞服了劫火之灵,却没将劫火之灵完全炼化。”

    他的话一说完,卫凌笑便若有所思地插口道:

    “或许是因为”

    “他也是刚刚才得到劫火之灵的缘故?”

    楚逸听了,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尉重央见状,又语带深意地对楚逸说道:

    “卫凌笑说得没错。”

    “不瞒你说,刚才老夫安排裴长老他们到了休息的地方后,也问过他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楚逸便嗤笑一声,玩味地笑道:

    “尉老家主,这里又没别人,不必再给卢长老打马虎眼了吧?”

    只见尉得央虎目一瞪,吹着胡子哼道: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是卢长老了,老夫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关系?”

    楚逸听了,只是淡然一笑,没有回话。

    “卢长老,劫火之灵的确是他交给那只黑豹的”

    “不过,他说他并没有教给那只黑豹,如何引爆元灵之力的法子。”

    尉重央拧着眉头,一边思索一边继续说道。

    楚逸听到这里,忍不住又插嘴道:

    “尉老家主,该不会相信他的这个说法吧?”

    尉重央听了,见楚逸一脸不屑的样子,不由得反问道:

    “难道你觉得卢长老在骗老夫?”

    “事已至此,他应该知道老夫已经看穿整件事了,又何必再遮遮掩掩呢?”

    却见楚逸撇撇嘴,轻笑着回道:

    “那尉老家主猜猜,当时卢长老为何不在晚辈出手之前,便先将那只黑豹灭口?”

    “难道他就不怕那头黑豹病急乱投医,将他供出来吗?”

    尉重央和卫凌笑听了,同时轻咦一声,然后又像恍然大悟一般,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

    “原来如此!”

    楚逸见他们已经明白了,便又笑着说道:

    “恐怕卢长老早就料到,那头黑豹走投无路时,便会对晚辈来这么一手了。”

    话音一落,便听卫凌笑也接着楚逸的话推断道:

    “没错。”

    “当时那头黑豹一定也知道,无论如何他都已经活不成了”

    “索性就按着卢长老教他的法子,引爆了劫火之灵。”

    “这样一来,他既能与楚公子同归于尽,又能让对他见死不救的卢长老损失一枚劫火之灵”

    “正是一举两得!”

    话一说完,只见尉重央也缓缓点着头,补充道:

    “何况那时候他应该也知道,你小子已经识破事情的真相。”

    楚逸听了,轻轻一拍手掌,总结道:

    “正是如此。”

    这时,卫凌笑却又一脸疑惑地问道:

    “楚公子,你是如何知道,卢长老和那头黑豹有关系的?”

    却听楚逸乐不可支地笑道:

    “不瞒两位家主”

    “其实,若非卢长老和程家主自己跳出来,帮玄朔方说话,我也不猜不到他们的身上。”

    尉重央听了他的话,先是一愣,继而瞪大眼睛惊道:

    “你是说,当时你知道了玄钦方是那头黑豹的主人后,便一直在引蛇出洞?”

    “而之后发生的那些,你也只是在和卢长老他们赌心态?”

    楚逸看着一脸惊讶的尉重央,继续乐道:

    “晚辈也是没办法。”

    “当时我既想杀了那头黑豹解恨,又想给某些人一个警告,也就只能兵行险招了。”

    “其实,只要那头黑豹不招出程家主和卢长老,我也拿他们没办法。”

    “虽然,我从一开始就怀疑程家主了,可我根本没有真凭实据。”

    “说到底,还是只能怪他们自己作贼心虚。”

    听了楚逸的话,尉重央和卫凌笑也不由得摇头轻笑了起来。

    然而,楚逸却突然不笑了。

    他眼带疑惑地看着尉重央,很认真地说道:“说到这里,晚辈倒是还有一事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