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曲家-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21章 曲家

    楚逸觉得很是为难。

    尉重央和卫凌笑两人,一次又一次地对他深信不疑,甚至刚才还毫不避忌地提醒他,活着才是硬道理。

    他们如此坦诚,其实楚逸心里也不愿一再欺瞒他们。

    然而,有些事情实在太过惊世骇俗,楚逸哪敢轻易宣之于口?

    其实,先前那个黑豹男子引爆劫火之灵时,楚逸根本没来得及反应。

    真正让他逃出生天的,便是他额上又多出来的那道月痕印记。

    或者是因为,劫火之灵的烈焰太过霸道夺目,当时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没能看到楚逸那时候的异样。

    就在劫火之灵的烈焰袭向楚逸时,他额上的灵台处,突然便生出一阵异动,继而也发出一道赤色的光芒

    然后,劫火之灵爆发出的赤火真焰,便全都被楚逸的灵台给吸了进去。

    只可惜,当时楚逸还没来及得细细体会那种异状,尉重央和曲珑儿他们便都冲到了楚逸身边。

    一想到曲珑儿,楚逸便不由得心思一动,继而轻笑着说道: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

    “就像我额上,莫名其妙出现地这两道印记一样。”

    说着,他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灵台处的浅浅月痕,一脸无辜地继续说道:

    “自从我领悟了道纹秘术之后,我这里就一直隐隐有些异样感。”

    “只是之前都还正常,并没有出现这两道印记。”

    “直到今天,见识了曲宗主的道纹秘术后,我的额头上才突然变成这样。”

    卫凌笑听了,不由得脸色一变:

    “你说什么?”

    “曲珑儿居然也懂道纹秘术?”

    楚逸见他一脸惊疑之色,也忍不住神色一惊,暗自在心里嘀咕道:

    “难道是我说太多了?”

    “卫凌笑怎么会不知道曲珑儿也懂道纹秘术呢?”

    一时间,这两人居然就这么一脸惊色地面面相觑起来了。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此时身在承光宗的曲珑儿和姚芷蓉,也正在谈论着同样的话题。

    “你放心吧,姚姐姐”

    “楚逸之前已经和我说过了,他额上的那些印痕,是因为他修练道纹秘术的原因,并非是受了伤。”

    曲珑儿一脸轻笑,对略显坐立不安的姚芷蓉安尉道。

    姚芷蓉听了,紧张的心情一松,然后突然又开始有些泛酸了:

    “他怎么会和你说这些?”

    曲珑儿聪慧过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出姚芷蓉话里的酸意呢?

    只见她先是一手拉住姚芷蓉的手,然后另一只手学着某人的样子,轻轻挑起姚芷蓉的下巴,故作轻薄道:

    “他当然会和我说了。”

    “我可不像你这种内媚天成的娇娘子,有什么话都只放在心里,不敢在人前显露。”

    “这男人就像孩子,他愿意和你袒露多少心声,其实也是取决于你愿意对他倾诉多少心意。”

    说到这里,古灵精怪的曲珑儿居然又学着某人的样子,将手滑向了姚芷蓉的俏脸。

    可怜的姚芷蓉,顿时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像是火烧一样,忍不住开始发烫了。

    她活了二十多年,哪曾有过被女子“调戏”的经历?

    就连偷走她芳心的楚逸,也是这两天才与她开始**的。

    一时间,她紧张得甚至忘了反抗曲珑儿了。

    而曲珑儿见姚芷蓉一副羞怯难当的样子,不由得更加得寸近尺了。

    她一边用魔掌轻轻蹭着娇滴滴的姚美人,一边附身在姚美人的耳边,用一种近似媚惑的语调呢喃道:

    “姚姐姐,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哄楚逸开心啊?”

    姚芷蓉听了这句对她而言近乎露骨的话,顿时回过神来,急急与曲珑儿拉开些距离。

    只见她眼里含羞带怯,脸上似嗔似疑,语带警惕地娇斥道:

    “你”

    “难道你承光宗里,也有合欢谷那样的传承?”

    曲珑儿听了,不由得咯咯娇笑数声,然后才又回道:

    “姚姐姐,你真是太有趣了。”

    “这些不过是艾慕少年寻常的手段罢了,跟合欢谷那些下流伎俩没有关点关系。”

    “唔,你究竟要不要我教你?”

    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姚芷蓉被她说得先是一愣,继而也有些动心了。

    她眼眸朝屋门一瞧,像只惊慌的小鹿一样,羞红着脸低声喃喃了一句:

    “这也是可以学来的么?”

    ……

    此时,楚逸的心情,可没这两个旖旎佳人这么“逦迤”。

    在卫凌笑的追问之下,他不得不含糊其辞地,将曲珑儿会道纹秘术的事简单说了一下。

    卫凌笑听他语焉不详,略一思忖,自然也明白楚逸在顾忌什么了。

    只见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尉重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想请示什么似的。

    却听尉重央先是不置可否地轻叹一声,然后才又在卫凌笑的坚持之下,一脸萧索地点了点头。

    楚逸见状,心知卫凌笑是要与自己说曲珑儿的事了,不禁也来了兴致。

    “其实,曲家先祖,才是这七星圣地的原来主人”

    “而我们这些人,不过是后来居上者而已。”

    卫凌笑语出惊人,脸上却是一副平静模样。

    “一千多年前,曲家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突然离开了七星圣地,变得杳无音讯。”

    “其后,又过了百余年,我们这七家的列位先祖才来到此处。”

    “当时,这座修行宝地,已经被几个蛮荒巨兽给占据了。”

    “那些巨兽都是些道行高深的洪荒灵兽,而且性情十分凶残。”

    “于是,我们七家先祖在迫不得已之下,只能联手和它们拼死一战。”

    “结果,自然是愿意降服的便收为己用,不愿意臣服的就通通斩杀!”

    听到这里,楚逸看了一眼像是陷入沉思的尉重央,插嘴问道:

    “尉家主的座骑,应该便是那些巨兽中某一只的后裔吧?”

    只见卫凌笑依旧面无表情,点着头回道:

    “没错。”

    “但是,那头熊罴灵兽,却是程希弦从别处得来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想告诉你的是”

    说完,他神情突然又变得凝重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楚逸说道:

    “后来曲家不知为何,突然又回到了这里”“而且,我怀疑曲家与那座大湖,也有莫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