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观战-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31章 观战

    楚如衣听完楚逸的话,心里略微安宁了一些。

    对于柳如烟的事,她了解不多

    柳如烟被柳家强者带走之后,几乎是同一时间,她也离开了楚逸,独自踏上了修行之路。

    而前两天,在玉衡峰见到楚逸时,她和楚逸只顾着说青玄隼雀和三大神山的事,也没提到柳如烟。

    “柳如烟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操心完楚逸和火家的事情后,楚如衣又关心起了柳如烟的事。

    “她是我的大老婆”

    “无论如何,我都会将她从柳家接回来!”

    楚逸淡淡回道,脸上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

    便在这时,离公子突然也来到楚逸身边,轻笑着问道:

    “楚公子,你身上的伤势如何?”

    “我这里还有些疗伤药,若是楚公子不嫌弃的话,便收下吧。”

    说着,离公子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玉**。

    对于送上门的好东西,楚逸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他一边老实不客气地接过那只玉**,一边冲离公子淡淡笑道:

    “离公子”

    “我还没感谢你之前的仗义相助呢,你就又送我东西,实在让我很难为情啊。”

    旁边的楚如衣见楚逸一边拿人家的东西,还一边说着不要钱的便宜话,心里不禁暗笑了一声。

    之前她曾问过离公子,为何要故意接近自己

    离公子倒也很坦诚,直接就将事情的缘由全都告诉了她。

    因此,她对离公子的观感还算不错。

    却听矮子离笑着回道:

    “这些东西在楚公子面前,怕是不值一提。”

    “我也只是聊表心意而已。”

    楚逸听了,定定地看了一会,突然意味深长地问道:

    “今天离公子那般替我说话,便不怕得罪火家吗?”

    听他这么一问,离公子脸上隐隐露出一些傲然之色,轻声回道:

    “多谢楚公子关心。”

    “我只是火皇朝的客卿,并非火皇的臣子。”

    “而且,我知命秘府的人,素来只敬重像楚公子这样的人物,却不屑与心胸狭隘之辈交往”

    “若是太子煌和八王爷,只因为我替楚公子仗义直言,便见罪于我的话”

    “那火皇朝的客卿之尊,我也不稀得去做了。”

    听完离公子的这番话,楚逸只是淡然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无论离公子的话是真是假,也不管这家伙帮他说话是不是因为有求于楚逸,他心里都很承离公子的人情。

    毕竟,白天时许多与楚逸交情泛泛的人都只作壁上观,惟独离公子能有勇气第一个站出来替楚逸说话助势。

    就在这时,秘境内突然玄光四起,巨响隆隆。

    楚逸抬眼一看,却是五曜圣地的裴长锋几人,和班玉曣、宋临安这两人遇上了。

    有元尊级别的灵兽晶元,这么大的诱惑放着,这些人当然不会谦让,一碰面便开始对战。

    一时间,法则肆虐,符纹横行。

    离公子见楚逸好像很关心秘境中的战局,便也不再多话,认真观瞧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双方都抱着试探对方实力的心思,一开始他们都没有施展出诸如法相之类的神通

    几番交手下来,战况才开始变得激烈起来。

    裴长锋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只见六尊金身法相凌驾虚空围,用硕大的金掌,挟着雄浑气势袭向班玉曣。

    而鱼秋声则口念法诀,召唤出一尊高大无比的石形巨人,迫向宋临安。

    而韦千泷、柳华和卢石,也已经绕向班玉曣和宋临安的身后。

    班玉曣和宋临安,像是已经意识到自己势不如人一样,并不急于直接接战,而是开始且战且退。

    只是,横亘在虚空中的六尊金身法相,和那尊石形巨怪如影随形一样,紧紧追着他们。

    看着秘境中略显狼狈的班玉曣和宋临安,楚逸不禁轻轻摇了摇头。

    其实,在众少年进入秘境之前,楚逸曾想过劝姚芷蓉放弃。

    因为,他已经料到各家少年会抱团应战了。

    这些人里,五曜圣地、七星圣地以及火皇朝这三家人多势众

    而两大神山、三大古教,与那三家相比,可谓是势单力孤。

    若是他们不能互相联手的话,根本没有与那三家相争的实力。

    尤其是姚芷蓉。

    因为比起洛青简、莫如晦等人,她的修为境界最弱。

    而且,以她的性格来看,就算太子煌“不计前嫌”愿意接纳她,恐怕她也不愿意再和火家的人联手。

    “楚公子”

    “姚姑娘在那边。”

    矮子离见楚逸一直不说话,以为他是在寻找姚芷蓉,便指着巨碑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秘境中又生剧变:

    只见班玉曣的身上,突然暴起一阵玄光

    玄光中还裹挟着数道法印虚形,将已经袭自她身前的六尊金身法相一一击散。

    宋临安也不知使了什么神通,那尊巨大的石怪被他击为齑粉。

    趁此良机,他们二人疾速与裴长锋等人脱离开来。

    见此情形,楚逸心里默默想道:

    “看来卫家主说得没错,班玉曣果然要比宋临安的修为要高。”

    虽然他不能身临其境,但也能感受到裴长锋的法相,要比鱼秋声的巨形石怪厉害许多。

    既然裴长锋在试探之后,选择对战班玉曣

    那正说明,比起宋临安,他更忌惮班玉曣。

    这时,不远处的卫凌笑却轻叹一声,与牧鹤大师说道:

    “班玉曣一身修为颇是不俗,只可惜她的临战经验尚显不足。”

    牧鹤大师听了,揪着颔下白须应道:

    “嗯,是这样”

    “若是换作宋临安这等久经杀伐的人,想必他会借机攻击实力最弱的韦千泷。”

    宋临安?

    久经杀伐?

    楚逸听得一愣。

    那宋临安尚还不到二十岁,而且看起来也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怎么就成了久经杀伐之人了?

    那边的裴长老三人,显然也没料到牧鹤大师会如此评价宋临安,正好替楚逸问出了他想知道的问题:

    “牧鹤大师”

    “此子如何久经杀伐了?”

    却听牧鹤大师轻笑着回道:

    “星河教,位于我南域与东洲之交界地”

    “宋临安,又是星河教首座座下的关门弟子”“老朽听闻,他自幼便以佣军的身份,出没于战乱频繁的东洲境内,是个刀口舔血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