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五行合击战阵-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34章 五行合击战阵

    五行合击战阵?

    听到卫凌笑的惊呼声后,楚逸忍不住抬眼看向秘境投影。

    却见裴长锋五人,已然与火皇朝的诸少年战到一处。

    本来,火皇朝有太子煌为首的火家诸子

    再加上罗浩、无来、南宫清武这些家伙,人数上远远多于五曜圣地诸少年

    可是不知为何,他们此时却隐隐有些落于下风。

    再看裴长锋那五人,则是进退有度,彼此间不时调换身形,交替而进,将火皇朝的人迫得连连后退。

    这时,裴长老一脸谦逊地笑道:

    “微末伎俩,不值得方家一笑。”

    “我五曜圣地早有传闻,说太子煌,是火皇朝中武道天赋最强的少年”

    说到这里,他用迟疑的眼神瞟了一眼不远对面的楚逸,这才继续说道:

    “而且,据说悬幽寺的那位无来机变百出,最擅火中取栗之事”

    “因此,我五曜圣地的少年们自然不敢托大。”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面色平淡的八王爷。

    他这番话说得谦逊得体,丝毫未提火皇朝人多势众的事,反而提了一句关于无来的“闲话”。

    楚逸听完他的话,略一思忖,脸上浮现出几分了然的笑意。

    原本,在姚芷蓉出局之后,他已经对秘境中的战局没了兴致。

    不过此时,楚逸的心里反倒有了看热闹的念头。

    他轻轻牵住姚芷蓉的玉手,又用另一只手拍了拍眼神迷离的班玉曣,然后轻笑着说道:

    “小丫头,别不高兴,一会就有好戏看了。”

    班玉曣被楚逸一拍,顿觉自己的小脸上似有火烧一般,心里也突然生出一股暖流,忽上忽下地肆意激荡着。

    “楚逸哥哥”

    “你说的好戏是什么啊?”

    她说话时略显急促,声音里带着些闷闷地鼻音,两只黑漆漆的眸子,也像惊慌中的小鹿一般飘忽不定。

    可惜,楚逸的心思一半在姚芷蓉的身上,一半在秘境中的战局,没能注意到这小萝莉的异样。

    “天机不可泄露。”

    他脸上作出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回应着班玉曣的问话。

    姚芷蓉毕竟心思细腻,早已经注意到了班玉曣的神态。

    她心里轻轻一叹,想了想抬将那枚玉步摇从发间取了下来,轻声说了一句:

    “这支步摇虽然精美雅致,此时却不便佩戴。”

    不过,楚逸却没注意到姚芷蓉的这句话。

    此时他的心神,已经被秘境中的景象,给完全吸引住了。

    不仅是他,洛青简和莫如晦等少年,也正聚精会神地关注着秘境中混战的双方。

    只见秘境中的太子煌,已经以火神领域这一威势绝伦的手段,施展出了火家的杀招之一

    火龙破!

    一头凶威滔天的烈焰巨龙,毁天灭地一般,横亘在分进合击的裴长锋五人身前。

    一时间,五曜圣地的攻势不由得迟滞下来。

    这一招,楚逸在对战火炎飞时也曾领教过。

    只是火炎飞的修为实力,比之此时的太子煌,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虽然他现在身在秘境之外,但也能看出那头烈焰巨龙,比火炎飞凝化出的火龙要更为凶悍万分。

    当然,五曜圣地那边也不是好相与的。

    裴长锋的身前,再次出现了金身法相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更是直接祭出了九尊巨形金人!

    “轰!”

    “嗡!”

    一阵巨响过后,烈焰巨龙与巨形金人全都消散不见

    而火皇朝与五曜圣地之间的虚空,也湮灭出一个巨大的黑洞,久久难以恢复。

    “这两方阵营里的少年们,若论个人实力,当以太子煌和裴长锋为最。”

    牧鹤大师捋着白须点评道,眼神里满是欣赏之意。

    而尉重央也微一颔首,轻笑着赞同道:

    “看样子,这两个小子都是世尊之境,而且对神通秘技的运用,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平心而论,这两位少年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丝毫不亚于楚逸对战凶豹战兽时的强悍。

    程希弦闻言,嘴角突然噙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轻叹了一句:

    “裴家的战阵与火家的法术高深莫测,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八王爷和裴长老听了,脸上同时闪现过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冷峻,继而又异口同声地大笑道:

    “哈哈”

    “程家主谬赞了!”

    话音一落,两人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眼神里似乎另有深意。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卢长老见状,轻笑两声说道:

    “呵呵”

    “若非七星圣地的少年们谋划不当,此时想必也轮不到他们出风头。”

    说着,他像是不经意一样,看了一眼尉重央。

    却听尉重央轻哼一声,似乎是警告程希弦,不要破坏众人齐心营造出的和谐气氛。

    楚逸一边听这些家伙说话,一边仔细观察着秘境中的战局。

    在太子煌和裴长锋正面对了一招之后,火皇朝的少年们终于稳住了阵型。

    只是不知为何,荧荧公主一直像在打酱油一样,躲在火离魅与火傲宇的身后。

    而且,南宫清武他们奋力攻击时,她也只是时不时地捏着法印,向五曜圣地的少年们打出几则符纹。

    “楚公子”

    “你精通阵法秘术,能否看出,裴长锋他们的五行合击战阵的玄机?”

    楚如衣似乎也对交战的双方很感兴趣,语带试探地向楚逸“请教”道。

    却见楚逸轻轻摇了摇对,用略带遗憾的语气回道:

    “我未能身临其境,只能看出他们如何变换位置而已。”

    说着,他抬手指向秘境投影中的韦千泷,继续说道:

    “你看,现在处在最后方的那个家伙,他的修为在五个人中是最弱的。”

    “因此,每次变换身形时,他只是踏至另外四人的中心位置,便又开始疾速后撤”

    “而且,他从来不出手发动攻击,只是一味替别人察遗补缺,抵御火皇朝攻势。”

    “除此之外,他们五人间究竟是以何种方式聚合彼此修为的,我却完全看不出来。”

    楚逸刚才已经仔细窥探过裴长锋、柳华这些少年之间的配合

    只是仅凭秘境投影,他根本不能感应到五行合击战阵中的奥义。然而,即便如此,楚逸随意说出来的这番话,还是令裴长老三人感到心中大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