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矮人之症-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41章 矮人之症

    听了楚逸的话,矮子离脸上显出些疑惑的神色,嘴里回道:

    “楚公子,此言何意?”

    楚逸见离公子眼神中隐隐有些惊慌之意,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这家伙该不会是以为,劳资要敲诈他吧?”

    “虽然他送我东西的次数,的确有些频繁,可那都是他出于自愿,我可从来没暗示他什么。”

    想到这里,楚逸先轻笑了一声,然后一手扶着离公子的肩膀,故作奇怪地说道:

    “离公子”

    “莫非,你不想恢复常人的身形?”

    “若是如此,便算我多事了。”

    说完,他又故意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闻听此言,离公子先是一愣,继而身子一颤,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结结巴巴地叫道:

    “楚,楚公子”

    “你,你的意思是说”

    “你,你现在便要医治我的矮人之症?”

    说完,他的脸上已经是一片狂喜之色,倒让旁边的宋临安和班玉曣也跟着大吃一惊。

    却听楚逸背起双手,淡然回道:

    “若是离公子,对裴长锋他们与灵曾阴魂的对决有兴趣的话,再等等也无妨。”

    离公子听了,急忙又高声叫道:

    “在下没兴趣,愿意现在就听从楚公子的安排!”

    说完这句话,他才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样,稳了稳内心的激动,低声解释道:

    “尉家主他们如此安排,显然不会让参与夺取灵兽元晶的人空手而回”

    “所以,接下来的事,也没什么好看的。”

    说到这里,他不顾众人环伺,恭恭敬敬地冲楚逸拜道:

    “请楚公子出手,现在就对在下施以妙手仁术吧!”

    楚逸见状,微微冲他虚抬右手,轻笑道:

    “离公子不必如此”

    “我既然应允过你,便一定会替你诊断你的矮人之症。”

    离公子听了,激动得都快哭了,语带泣声地说道:

    “多谢楚大师!”

    说完,他便直起身形,长长舒了一口气,看向楚逸的眼神里,满是感激之情。

    这时,听到这边动静的牧鹤大师和卫凌笑他们,也都面带好奇地围看过来。

    “楚逸小友”

    “你小子当真还懂医家方术?”

    对于离公子身上的奇症,尉重央这些老头也略知一二。

    听了尉重央的话,楚逸神色平淡地回道:

    “略懂。”

    牧鹤大师闻言,先是瞥了一眼依旧激动不已的离公子,然后轻声说道:

    “楚逸小友切莫说大话,免得伤了离公子的心绪。”

    “你要知道”

    “知命秘府曾延请过许多名医,为离公子诊治矮人之症”

    “但是,那些名医最后都对此等奇症束手无策。”

    话音一落,场上所有人都又看向楚逸。

    一时间,竟然没什么人,再去关注秘境中的裴长锋等人了。

    却见楚逸微微一笑,淡然说道:

    “多谢大师提醒。”

    说罢,他冲着离公子的身体轻抬右手,掌上赫然便出现,俞跗送于他的那枚定脉珠。

    旁边的人,见楚逸手上托着一枚晦暗不定的宝珠,心知此物必有不凡,纷纷出言相询。

    可是,楚逸怎么可能对他们说起定脉珠的来历?

    当下,他只是一脸神秘地摇了摇头。

    牧鹤大师见状,便抬手向下一压,示意众人安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楚逸心里难免觉得有些压力。

    虽然,他相信装逼系统和俞跗大神不至于坑害自己,但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使用定脉珠。

    “姥姥的”

    “矮子离太没出息了。”

    “劳资不过是想逗一下他,他却又叫又嚷的,把这些好奇宝宝全给招惹过来了。”

    “劳资压力很大啊!”

    楚逸一边不动声色地在心里想道,一边缓缓将手伸向离公子。

    倾刻间,定脉珠像是感应到了楚逸的心思一样,开始光芒大作起来。

    见此情形,围观的众人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都没敢出声打扰楚逸。

    此时,楚逸的识海中,赫然显现出了离公子的果照

    不是一般果照,而是骨肉分明,脉络清晰的那种果照。

    片刻之后,楚逸才默默地收回定脉珠,然后用怜悯的眼神看向离公子。

    众人见楚逸这般神情,都以为楚逸也束手无策,不禁齐齐变了脸色。

    而矮子离,也以为楚逸失败了,惨然苦笑道:

    “不怪楚公子,是我命里该有此劫数。”

    “呵”

    “早知如此,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听楚逸神色怪异地问道:

    “离公子,你”

    “怕疼吗?”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是一愣,不明所以地等着楚逸的下文。

    离公子则是心思一动,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欣喜感,难以置信地说道:

    “楚公子,你的意思是”

    “你已经知道,该怎么医好我的矮人之症了!?”

    然而,楚逸却没有直接回话,反而在围观的老老少少脸上看来看去。

    那样子,就像是一个满心恶趣味的孩童,在思索着要拿哪位倒霉鬼寻乐。

    牧鹤大师见了,心里隐隐生出些不妙的感觉。

    便在此时,韦长老语带不满地叫道:

    “楚逸小友,有话你就直说。”

    “若是要用到我们这些老家伙帮忙,我等自然不会推辞”

    “还是说,你觉得我们这些老家伙者是铁石心肠,会冷眼看着一位晚辈活生生受此折磨?”

    听了他的话,楚逸故作为难地叹了一声,轻笑着说道:

    “既然韦长老都这么说了,那晚辈便将这个人情,送于韦长老吧。”

    韦长老听了,不由得疑惑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人情?”

    却听楚逸一脸奇怪地反问道:

    “难道韦长老觉得,亲手医好知命秘府的离公子,不算一份大人情吗?”

    韦长老听了,满头黑线地尴尬一笑:

    “嘿嘿”

    “老夫哪有此等心思?”

    其实,他刚才之所以开口相询,正是抱了这种想法。

    南域境内的知命师屈指可数,而且他们素来鲜少与人深交

    像眼下这种结好离公子的机会,更是少见。

    因此,韦长老很难得地动起了心思。

    不想,却被不厚道的楚逸一语道破。

    这时,八王爷也神情一动,看着楚逸轻笑道:

    “离公子是我火皇朝的客卿,他的事自然也是我火皇朝的事。”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楚逸听了,先是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继而脸色一正,很认真地说道:

    “既然八王爷有此心意”

    “那便有劳八王爷亲自动手,将离公子的身体,和四肢的骨头,全部打折吧”“切记!要寸寸而断,毁成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