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绝世秘药-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043章 绝世秘药

    见离公子终于醒转过来,众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一半。

    毕竟,一团烂泥一样的离公子,还算活着,没有命殒当场。

    “我,我怎么动不了!?”

    这是离公子苏醒后的第二句话。

    此时,离公子身在虚空,脖子以下的身体却是一件破衣服一样飘来荡去。

    这副模样,倒像是脑袋下面挂了一副身体,而不是两个肩膀上扛了个脑袋,看上去既滑稽又诡异。

    却听楚逸颇为不满地驳斥道:

    “怎么不能动了?”

    “这不”

    “你的嘴不是还能动吗?”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噗嗤一乐,很不厚道地补充道:

    “哦,对了”

    “还有你的眼睛和鼻子,也能动……”

    话一说完,楚逸便觉得自己手上一疼,却是姚芷蓉在暗示他不要乱说话。

    而离公子则是满头黑线地回了一句:

    “多谢楚公子提醒!”

    说完,离公子喘息着呻吟了一声。

    看来,他已经又感受到了,之前的那种断骨之痛。

    离公子的这第三句话,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似乎是在回应楚逸的调侃之言

    这种语气,虽然少了几分尊崇敬意,却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成交?”

    楚逸一边在心里很恶劣地乐道,一边继续出言调侃:

    “以你现在这副模样,只要一死,立马就是标准的碎尸万段”

    “所以,你还是乖乖闭嘴,等我把你拼起来再说。”

    说完,他再次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围观的众人,却见这些人的脸上大多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神色。

    “哎”

    “这不是逼着劳资,用别的手段忽悠你们吗?”

    想到这里,楚逸眼珠一转,倏忽一下来到卫凌笑身前。

    “卫家主”

    “我想借你的酒一用,不知你舍不舍得?”

    楚逸一边轻笑着说道,一边冲卫凌笑伸出右手。

    在好酒这方面,卫凌笑丝毫不亚于逍遥侯那个酒痴。

    却见卫凌语眉头一皱,带疑惑地说道:

    “楚逸小友,眼下可不是喝酒的时候”

    “等你医完离公子,我再陪你喝个痛快。”

    说完,他用眼神暗暗冲楚逸示意一下,提醒他不要再乱来。

    然而,楚逸听了,却又淡然笑道:

    “卫家主误会了”

    “我向你借酒,也是为了离公子。”

    说到这里,他略一停顿,环视众人一眼,这才继续说道:

    “你也看见了,那家伙现在就像是一摊烂泥一样”

    “以前,我曾听过一则趣闻,说人是被远古大神用泥巴捏出来的”

    “所以,我想借你的酒来和离公子这摊泥,和好了以后,再把他捏出人样。”

    众人听了他这种匪夷所思的说法,不禁都面面相觑。

    见此情形,楚逸嘿然一笑,又说了一句:

    “当然”

    “在那之前,我还得先在酒里加上,我亲手调制出来的绝世秘药。”

    楚逸越说越认真,可听在众人耳中,却是越来越觉得不靠谱。

    卫凌笑略一思忖,还是拿出一壶酒,交给了楚逸。

    楚逸接过玉壶,先轻轻摇了摇,像是在估摸壶中的酒够不够一样。

    然后,他便又回到呻吟不断的离公子身旁,随手摘去玉壶上的盖子。

    众人见状,急忙都仔细盯着楚逸的手。

    虽然他们不怎么相信楚逸的说法,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关心”楚逸所说的绝世秘药。

    只见,楚逸先是抬手摸向怀中,继而像是捏出某种透明的东西一样,小心翼翼地向玉壶里一丢。

    然后,便见楚逸一边摇晃玉壶,一边对离公子笑道:

    “离公子,你可要想好了”

    “一旦喝下我的秘药,你以后再做衣服,可就费料子咯。”

    话音一落,便听离公子再次咬牙切齿道:

    “多次楚公子又提醒我!”

    离公子话里的“我”字刚一说完,尚还来不及闭口时,便觉得自己嘴里多了一样东西。

    紧接着,他又感到一道火热的急流冲向了自己的咽喉。

    “全喝下去”

    “若是洒了一滴,只怕你以后会成为,一边高一边低的怪人。”

    在楚逸的危言恫吓之下,离公子再也顾不上呻吟。

    只见他屏气凝神,拼命将灌到嘴里的酒咽进腹中,生怕自己以后变成楚逸所说的那般怪样。

    “喂,你方才可有看清楚,楚兄弟丢进酒里的东西?”

    “呃,好像是个圆形药丸?”

    “睁着眼睛说瞎话,那分明是一棵药草!”

    围观的少年们一边看着楚逸和离公子,一边小声嘀咕,争论着楚逸所说的秘药。

    不等他们辩出胜负,便见楚逸已经丢掉了玉壶。

    看样子,离公子应该已经把药喝完了。

    这时,楚逸又环看四周,最后对牧鹤大师笑道:

    “接下来”

    “还要请牧鹤大师施以援手,用法力帮助离公子恢复身上的断骨”

    “毕竟,大师比我多活了好多年,想必捏泥人的手艺远胜于我。”

    听了楚逸的话,牧鹤大师略一愣怔,便吹胡子瞪眼地笑骂道:

    “你小子是说,老头子这一把年纪,都活到捏泥人上了?”

    话音刚落,便听离公子咳了两声,然后用无奈地语气小声说道:

    “我是骨肉凡胎,不是什么泥人……”

    可怜的离公子,声音里隐隐还带着些委屈之意。

    牧鹤大师闻言,又冲楚逸瞪了一眼,便飞到离公子身旁。

    其实,他也想察探一番离公子体内的异状。

    活了这么些年,他还是头一回见识到,此等匪夷所思的医道。

    只见他两目微盍,虚抬双手,指尖蓦得泛起一道柔和的光芒,将离公子的身体笼罩起来。

    楚逸见状,便又退回到姚芷蓉的身旁,嘴角噙起淡淡的笑意。

    “该偷懒的时候,就要偷懒”

    “再说了,也该让牧鹤大师出点力”

    “谁让他是这次南域天才大会的主持人呢?”

    他一边想着,一边悄悄捉住姚芷蓉的小手。

    姚芷蓉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只好轻轻反握住楚逸的手,低声问道:

    “你刚才究竟给离公子服了什么秘药?”

    “我好像什么都没看到。”

    楚逸听了,冲姚芷蓉神秘一笑,附在她耳边低语道:

    “此药名曰虚无,乃是天上仙宫里的灵药,也是我楚家秘传的至宝。”

    “我楚家有规矩,此等秘药一向只传楚家之人”“若是你想见识,须得先成为我楚家的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