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武道之心-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190章 武道之心

    楚逸的目光,猩红而冰冷,如同两柄天道杀剑刺来,让场上的乌元、乌宏等天才吓到胆寒,面如死灰。

    强如西门少主、申屠少主,准天武者的恐怖修为,被誉为荒镇最顶尖的天才强者——

    在楚逸面前,都如同蝼蚁般弱小无力,被无情轰杀,下场无比凄惨。

    可想而知,他们又会是怎样的一个下场?

    轰!

    下一刻,楚逸直接出手,没有过多的话语,无情而冷漠,实施铁血杀伐——

    直接将乌元、乌宏以及几个想要凌辱柳四的铁塔壮汉,全部打爆成血雾,无情轰杀。

    高台之上,没有血肉残骸,只是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

    空气中微微飘洒着的血色小颗粒,是西门少主等人,在这个世界最后的痕迹。

    楚逸目光微凝,面色有些麻木,目光却依旧猩红而冰冷,向着台下那几百人看去。

    这些人,也饶不得!

    不过,倒是可以给他们个痛快。

    台下,密密麻麻跪倒了一片,他们将头深深埋在地上,不敢抬头去看发生了什么——

    只是感受到一股冰寒的杀意,宛如置身地狱,身子止不住地痉挛颤抖起来。

    这就是,天武者的威严!

    楚逸,已经有了一种无敌的大气势!

    而他赐予台下众人的,是一块巨大的天碑。

    天碑降世,虽然由符文凝聚而成,但已经近乎实质化,长宽高各达数十丈——

    如同一座太古神山降临,将台下众人狠狠镇压!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无数道凄厉的哀嚎惨叫,以及一声声噗噗噗的声音——

    台下西门、申屠、乌家共几百弟子,在这一击之下,全部爆碎成血雾,灰飞烟灭!

    这片荒漠被血染红,如同化作了一片地狱修罗场。

    楚逸站在那里,目光猩红而冰冷,面无表情,浑身散发出滔天煞气,像极了一尊地狱血色修罗,沐浴鲜血而狂!

    只不过,这一刻,楚逸的心情却并不是很畅快。

    他看着眼前满地的鲜红,耳边萦绕着一声声惨叫,心绪有些恍然。

    这些人,几百条鲜活的生命,全部都死在他手里,被他终结余生,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这让楚逸心头剧震,心间有一种罪恶愧疚感浮现!

    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穿越过来,来到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楚逸深深地知道——

    生命如同草芥,强者生,弱者死,蝼蚁不会被怜惜。

    但是,此刻亲手杀了这么多人,双手沾满血腥,楚逸内心还是有些恍然。

    他真的不是一个好杀之人,在他内心,喜欢一切真、善、美的东西,他希望世界无殇。

    他有时候会觉得,每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有他既定的意义的。

    而自己强行结束一条生命,结束它在这个世界的旅行,是一种罪孽。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即使重来一次,他也真的不会放过他们!

    他不是一个好杀之人,但这不代表他不敢杀。

    当他的爱人,朋友,被这些敌人狠狠伤害的时候——

    他就必须站出来,将敌人全部杀掉!

    “我不能容忍我心爱的人受到伤害,那就注定只能为他们扫清一切障碍!”

    “我不好杀,也不惧杀。当杀,则杀!”

    “没有什么值得愧疚与罪责的,这一切都是因果循环,弱肉强食的法则道理使然。”

    “所以,为了守护心爱之人,那就必须面对腥风血雨!”

    “如果我这样是有罪,那就让我有罪好了!”

    “诸般因果,尽加吾身!”

    这一刻,楚逸自我明心,恍然明悟——

    理清了刚才的那一丝迷惘,彻底坚定了他的武道之心!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那就适应它的生存规则。

    直到有一天,强大到足够的程度,那就可以去挑战规则,甚至,重新制定规则!

    这些人,杀了就杀了!

    他们该死!

    想到这里,楚逸目光一凝,眸子中那抹猩红与冰冷的煞气消失,心境更坚定了一些。

    高台之上,柳如烟、小音、火兰、梦琪、柳四等人在后面痴痴地望着楚逸的背影,一个个全有些呆了,良久都没人说话。

    西门少主、申屠少主、以及三大家族数百青年子弟,就这样全灭,被楚逸血屠!

    这是何等的壮举?

    一旦消息传回荒镇,估计能把天都给捅破!

    而楚逸之所以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全部是为了她们!

    为了守护她们,为了给她们报仇,为了给她们扫清障碍!

    所以说,能够遇见楚逸,相识,相交,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啊!

    他愿意为了她们,对抗整个世界!

    这一刻,柳如烟、小音、火兰、梦琪、柳四等人心中,对楚逸的好感,再次高涨,达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

    楚逸转身,心境已经清澈如水,看着柳如烟那温柔似水的眼神,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像一个邻家大哥哥,与之前铁血杀伐,如同死神一般的残酷样子,判若两人。

    柳如烟在这一刻,想到了很多。

    她想到了她祖父的惨死,被人活活打爆。

    想到了她父亲被追杀入死亡森林,可能也已经遭劫。

    想到了柳家剧变,这种种一切的生离死别,物是人非。

    她鼻子发酸,心里很委屈,很想哭。

    但最终,她没有表现出来。

    她只是面带笑容,一头钻进了楚逸的怀里,与他紧紧相拥。

    世界已经如此凄惨灰暗,来不及去悲伤,唯有用力地抓住仅有的一丝温暖!

    这个世界还有他,所以,舍不得离去,那么生活就还得继续。

    “走,还有人在等着我。”

    楚逸轻笑,目光中却闪过一抹凌厉。

    他想到了小三,以及姑姑楚如衣,还有大老黑、红老二。

    一边被申屠老祖用杀器围困,要活活炼化。

    另一边则是被西门老祖、乌家老祖联手,围困在了西门家祖地的大阵中,生命堪忧。

    救人如救火,所以,楚逸来不及喘息,只能风驰电掣地赶往下一站。

    此外,该死的人,虽然已经杀了很多。但,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