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不然的话……-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249章 不然的话……

    “嗯?!”

    天空中,金袍老者傲立虚空,见到场中,区区三劫天武者的楚逸居然没有下跪——

    他不由得也是瞳孔猛地一缩,微微眯起了眼睛,双眸绽放璀璨神光,如同两盏金灯在燃烧,在心里暗暗高看了楚逸一眼。

    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有多恐怖,寻常三劫天武者,在他面前屁都算不上一个,会被死死压制。

    而现在的情形很诡异,楚逸对于他的威压直接无视,似乎丝毫不受影响。

    “年轻人,有点意思。”

    好一会儿,金袍老者才收回目光,淡淡地点了点头,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惊诧与凌厉。

    接着,他目光流转,看着脚下四方望去,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是何人召唤老夫?”

    随着他话语一落,那个疑似拓跋烈的不像人生物,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含糊不清地说道:

    “长老……是我……”

    见到拓跋烈的惨样,金袍老者那波澜不惊的脸上,也是闪过一丝震惊。

    随即,金袍老者大手一挥,打出一道璀璨流光,蕴含着极为恐怖的生命能量,向着拓跋烈的身子汇聚而去。

    可以看到,拓跋烈那几乎没了人样的身体,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恐怖速度迅速复原着——

    血液凝固,伤口愈合,废掉的眼睛、鼻子全部重新长了出来,恍若新生。

    “是你,拓跋烈?”

    金袍老者惊异,他没想到,这个不像人的家伙,居然是拓跋烈。

    在他心中,拓跋烈作为星云阁天才之一,号称三星之下的第一人,断然不会沦落成如此惨状才对。

    是谁将他打成这样?

    “长老,请您出手,镇杀楚逸!”

    伤势复原之后,拓跋烈说话瞬间就利索了,看向楚逸,爆发出惊天的恐怖杀意,恨不得将楚逸生吞活剥似的。

    “楚逸?”

    金袍老者目光一凝,面色顿时就沉了下来,目光如剑,凌厉而摄人,死死地看向楚逸,冷漠地从鼻间哼出几个字:

    “你就是那个,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楚逸?”

    与此同时,金袍老者那恐怖的威压倾泻而出,排山倒海般全数向着楚逸压迫而去。

    “没错,正是你爷爷。”

    楚逸轻笑一声,目光格外的冷,不带任何表情。

    哪怕眼前这老者深不可测,疑似是一尊天武者之上的恐怖存在,他也没有丝毫畏惧,一路强势到底。

    因为,老者用威压逼迫柳如烟她们下跪,彻底惹怒了楚逸,让他心里此刻憋着一团熊熊怒火。

    听到楚逸的话语,金袍老者身子一震,眸子瞬间变得冰冷无比,显然是动了真怒。

    而随着他这一动怒,周围空气的温度再次骤然下降,一股恐怖的肃杀之力席卷,笼罩在所有人身上,让他们无比感到压抑,呼吸都快要窒息。

    “放肆,敢对长老无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拓跋烈怒喝,汹涌杀意爆发而出。

    他现在狗仗人势,见到大靠山降临,腰杆瞬间就硬了起来,巴不得将楚逸踩在脚下,将之前的屈辱尽数加倍奉还给他。

    谁曾想,那金袍老者刚才还一副动怒的模样,下一刻,他就忽然收敛气势,变了一副模样,裂开嘴轻笑了起来:

    “小家伙,有点意思,怪不得敢把雷老头的书童打入屎坑,果然名不虚传。”

    听到这些话语,楚逸一呆,随即很快明了——

    金袍老者口中的雷老头,估计就是之前星云阁天才口中尊敬的雷长老。

    同时,也是那个曾经降下法旨,想要收楚逸为徒的高人。

    只不过,他的收徒并未成功,收徒使者被楚逸施展好运天降诀,淋了一身米田共,变成了屎者。

    看样子,那个使者跑回血月古城的时候,身上的米田共都不曾清理干净,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你想怎样?”

    楚逸冷笑道,这个时候,他有些看不透眼前金袍老者的态度了。

    这个老家伙,对他的杀意似乎并不是很强烈。

    “我想怎样?哈哈,老夫不想怎样。”

    金袍老者轻笑一声,虽然依旧浮空而立,但身上气息收敛,取消了对底下众人的压制。

    柳如烟她们得以解脱,全部都站起身来。

    刚才那股可怕威压笼罩着她们,让她们像是背负一座太古神山,完全抬不起头来。

    “长老……楚逸这家伙重伤了我们星云阁无数弟子,让我们星云阁颜面大失,必须镇杀啊!”

    下方,拓跋烈、梦文等人全部开口,对着高空之上的金袍老者劝说,希望金袍老者能出手,终结楚逸。

    “住口。”

    谁曾想,回应他们的,却是金袍老者一声淡淡的冷哼。

    他目光冷漠,看向拓跋烈、闻人破等人的时候,眸子中闪过一丝恨铁不成钢,淡淡开口道:

    “星云榜五大高手,再加上一百多位天武者联手出征,结果不仅没能奈何人家分毫,反而是被血虐,打成了一条条死狗!”

    “你们,是废物吗?”

    “枉费你们自称天才,有何脸面还敢在我面前开口说话!”

    “丢我星云阁脸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们这群废物!”

    金袍老者的这些话语一出,顿时如同惊雷炸响,好似一柄重锤般狠狠敲在拓跋烈、闻人破等所有星云阁天才的心间——

    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只感觉脸上火辣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金袍老者说的话一点没错,这么多人却奈何不了一个楚逸,真的是枉费他们自称天才,给星云阁丢脸!

    “有点意思。”

    见到这一幕,楚逸目光一凝,嘴角扬起一抹莫名的弧度。

    眼前的金袍老者,不仅修为深不可测,思想境界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他没有护短,也没有以大欺小,强势镇杀楚逸,而是在那里很和气的讲道理。

    由此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真正的大佬!

    “弟子没用,但求长老责罚!”

    拓跋烈、闻人破等人被这一通训斥训红了脸,扑通一声对着金袍老者跪下。

    “责罚肯定会有的,但这是家务,等我们回去再说。”

    金袍老者淡淡开口,目光从拓跋烈他们身上移开,转而看向楚逸,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现在,我要和这位小兄弟好好谈一谈,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解决。”

    听到这话语,楚逸面色平静,灿若星辰的眸子也是波澜不惊,看向金袍老者,淡淡开口道:

    “很简单,向本帅赔礼,道歉。”

    “只有那样,对于此事,本帅才可以大人有大量,放他们一马。”

    “不然的话,嘿嘿……”说到这里,楚逸嘿嘿一笑,目露精光,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颇有几分阴狠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