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断烈-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285章 断烈

    轰!

    一声巨响,闻人炎倒地,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卷起尘土漫天。

    他做梦都没想到,楚逸能在所有人的合力绝杀中,毫发无损。

    所以,当恐怖的明王印轰杀而来时——

    他根本来不及防备,直接被一击重伤,全身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连站起来都不能,近乎彻底残废。

    “呃啊!”

    与此同时,拓跋阳怒吼,长啸连连。

    他的肩头被楚逸一枪刺穿,那里鲜血淋淋,一只手差不多快要被斩落。

    而化身血色苍狼的独眼血狼,下场更是凄惨。

    它的前肢被楚逸一刀斩断,妖身瞬间破灭,血狼恢复真身,但两只手臂,已经是离体而去。

    全场,一片安静,如同世界末日来临般的那种死寂。

    所有人都惊呆了,瞪大眼睛,张开了嘴巴,痴痴地看着场中那尊如同血修罗一般,正在大开杀戒的身影——

    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冲击,身子不停地开始颤抖起来,连灵魂都是阵阵颤栗。

    此情此景,实在是让他们不敢相信。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情势突然大变。

    血狼、拓跋阳、闻人炎、梦紫、云家小箭神,五大九劫巅峰天武者一齐出手,发动绝招,围杀楚逸——

    原本以为,楚逸哪怕再强,也会黯然收场。

    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是眼前这样的一个结果——

    楚逸不仅毫发无损,而且如同一尊魔神般,瞬间便重伤闻人炎、拓跋阳、砍下血狼的双臂!

    苍天可鉴,那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啊!

    尤其是在天武者领域,闻人炎等人,那都是号称绝巅的战力,血月古城十大最强天武者之一,非天武者之上不可敌。

    结果,在楚逸面前,所谓的同阶无敌,完全不堪一击!

    这是一个妖孽!

    “跑!”

    梦家梦紫此刻脸色苍白,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发出一声轻叱后,转身就走。

    她实在是怕了,无法想象楚逸究竟是何等恶魔,如此越级多杀的战力,让她完全没了胆子再去一战。

    “这不可能!”

    “怎么可能会这样!”

    “我不信啊!”

    远方,云家小箭神怒吼,面目狰狞,眼神之中燃烧着不甘、羞愧、震惊、畏惧、与愤怒等多种情绪。

    他状若癫狂,不愿意接受这种结果——

    唰地一下,云箭一下子拿出了三只银色的箭羽,搭在弦上,拉满银龙弓,对着楚逸爆射而出。

    “你还不服?”

    楚逸冷笑,眸子一片冰寒。

    他本想去追梦紫的,但见到云家小箭神还敢对他出手,立即就不能忍,转身舍弃梦紫,向着云家小箭神而去。

    他施展驭兵诀,将手中的兵器换成了囚龙之戟。

    紧接着,体内九色玄力汹涌而出,全部注入囚龙之戟中。

    “吼!”

    随着九色玄力的注入,囚龙之戟宛如彻底活了过来一般——

    戟身之上的纹路道道亮起,竟然化作了一条真龙虚影,腾空而起,在那里咆哮虚空。

    轰!

    三条蛟龙,萦绕着闪电,向着楚逸轰杀而来,这是银龙箭所化——

    但在真龙虚影面前,完全不够看,直接被轰成了粉碎。

    囚龙之戟,凶威滔天,展现出可怕的气势,让楚逸都是阵阵心惊。

    银老曾说,劫天之刃、弑日之枪、囚龙之戟、殒星之剑,都是天地间赫赫有名的大杀器,每一件都来头很大,曾杀到诸天万界胆寒——

    而他手里的,不是那些兵器的真形,只是子兵,但也拥有点点相似的威势。

    此刻,楚逸甚至怀疑,真正的囚龙之戟,是不是真的将一条真龙困在了戟身里?

    当然,眼下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楚逸击毁三支银龙箭,瞬间便杀至云家小箭神的身前。

    对于一个箭手来说,在远方,他才能发挥出最大实力。

    此刻,云箭被楚逸近身,完全没了半点反抗之力,连银龙弓都来不及拉开——

    就被楚逸一戟刺在右胸,洞穿了他的身子。

    这一击,虽然没能要了他的命,却也让他彻底没了一战之力。

    至此,围杀楚逸的五大高手,除了梦紫跑了之外,其他人全部重伤,成为砧板上的肉。

    楚逸转身,将目光投向正和小钻风大战的断烈,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弧度。

    断烈不愧在潜龙榜上排第十一,号称血月古城最强天武者,他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正在那里压着小钻风打。

    小钻风虽然没有受伤,但应付得很吃力,时间一长肯定会败下阵来。

    “小钻风,别打了,帮我把地上那四个家伙扔到一起,收拾好。”

    楚逸淡淡开口,一脸的云淡风轻。

    他要小钻风拦住断烈,是不知道自己突破后实力怎样,不敢冒险。

    但现在不同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战力,在天武者领域近乎无敌,自然也就不怕什么断烈了。

    正好,他还想和断烈过几招,看看这血月古城第一天武者,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好呢,小主。”

    小钻风被断烈压着打,早就想开溜了,此刻听到楚逸的话,自然大喜,直接就舍弃断烈。

    断烈站在那里,脸色很难看,死死地盯着楚逸,眸子中闪烁着震惊,与强烈的杀意。

    他做梦也没想到,楚逸的战力居然如此恐怖,那五人联手,都没能奈何他分毫。

    “炼尸一脉,当真如此逆天吗?”

    “我要不要和他一战?”

    “他击败五大高手,战力非凡。如果我能赢了他,我的名声将更加响亮!”

    “而且,他是炼尸一脉的余孽,我若是杀了他,意义巨大,将享受无上的荣光,甚至连城主大人都会给我奖赏!”

    “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的打不过他,难道还跑不掉吗?总不会丢了性命!”

    “我可不是拓跋阳那种辣鸡!”

    “我是断烈,血月古城最强天武者,无惧任何魑魅魍魉!”

    想到这里,断烈心中杀意大起,眸子中战意昂扬,熊熊烈火开始燃烧。

    “今日,我断烈将替天行道!”

    “炼尸余孽,你纳命来!”

    断烈怒吼一声,手中出现一杆方天画戟,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气息,如同蛟龙出海,猛虎下山——

    向着楚逸急速冲来。

    “既然不走,那就留下和他们做个伴吧……”

    见到断烈的举动,楚逸在心间冷笑一声,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弧度。

    下一刻,他收起手中的囚龙之戟,一动不动地静静站在那里,任凭断烈手持方天画戟向他轰来——似乎,不打算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