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血月-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308章 血月

    波若菠萝蜜!

    麻咪麻咪轰!

    虚空中,一道又一道诵经之声炸响,化作一个又一个金色的巨大梵文符号,向着四周的干尸镇压而去。

    刚才还不可一世,坚不可摧的干尸们,瞬间好似遇见了天敌一般,被打得节节败退。

    神秘钥匙自主发威,好似活过来了一般,带着佛道的圣威,悬浮在半空之中,璀璨放光。

    “多心经,六字大明咒!”

    楚逸心惊,惊奇地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神秘钥匙,做梦都没想到——

    它不是开启某个东西的钥匙,而是一件佛家器物,有着如此不凡的威力。

    “柳家老祖给我这个,难道是知道柳家祖境,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形?”

    “怪不得,他直接坐化在了我面前,而不是回归到这里。”

    楚逸心中思绪万千,在不停地猜想。

    “好厉害的东西!”

    柳如烟在一旁也是惊叹连连,暗道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

    无视神通攻击,近乎无敌的干尸们,在这枚神秘钥匙面前,彻底被压制——

    在佛家多心经,六字大明咒的威力之下,干尸们的躯体,竟然开始融化,化作一滩滩血水。

    “这破疙瘩,令本少非常讨厌!”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幽幽的声音响起,无比尖锐,像是用金属摩擦金属所发出的声音,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什么人!?”

    楚逸面色一变,心中暗叹不好。

    看样子,这些干尸们只是小怪,这个柳家祖境,似乎还藏着一个大‘波死’。

    “桀桀,柳家柳青的血脉早就被我所诅咒,而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觉醒血脉之力的柳青后人!”

    那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言语之中,指的是柳如烟。

    “柳家柳青血脉被诅咒?柳青后人?”

    听到这句话,楚逸无比疑惑的同时,心中也掀起惊天骇浪。

    这其中,究竟隐藏着多少隐秘的古老往事?

    柳青,是那位柳家始祖吗?

    然而,不等楚逸多想,下一刻,异变突生!

    “啊!”

    身边的柳如烟尖叫一声,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击中,直接昏迷了过去。

    “妈个鸡的……”

    楚逸暴怒,正想开启暴走模式。

    结果,话还没吼完,他感觉后脑勺一痛,也昏迷了过去。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楚逸幽幽地醒了过来,睁开双眼——

    一个身穿血红色披风,上面画着无数诡异纹路,交织成一轮血月的男子,正背对着他,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是谁?”

    楚逸挣扎着站了起来,还感觉脑袋有些隐隐作痛——

    之前那个下黑手,敲晕他的人,实在是太狠了。

    “你把她怎么样了?”

    楚逸一惊,看到了地上还在昏迷当中的柳如烟,当下就是暴怒,快要发作。

    麻蛋,老子的女人都敢打,不管你是谁,都不可原谅!

    “嘿嘿,小家伙别激动嘛,那个女娃只是睡过去了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

    那个身穿血色披风的男子,并没有开口,另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却是幽幽的响起。

    楚逸一惊,连忙看去——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瞬间映入眼眸。

    这正是银老,九殇之棺的意识体。

    自从楚逸从荒武秘境当中,得到了九殇之棺后,不管用怎样的方法,都无法激活开启九殇之棺。

    这件古老神秘的器物,似乎只能自己激活,不能为楚逸所用。

    上一次银老出现,还是楚逸差点死去,爆发出天龙之体、真凤之魂的时候。

    而现在,他居然又出现了,而且还多出了一个男子。

    “唔,一开始就和你说过——”

    “等你突破成为天武者之上的时候,就能够接触到九殇之棺,第九层的东西。”

    “现在,你虽然还是九劫天武者,但也相差不远了。”

    “而且,你来到了这个镇尸之地,更是提前惊醒了他的残魂。”

    说到这里,银老指了指那个背对着楚逸,身穿血红披风的男子。

    “他是……九殇之棺的第九任主人?”

    银老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楚逸自然多少能够猜出一些情况了。

    “没错,他就是九殇之棺的第九任主人——血月!”

    银老说道,看向身穿血红披风男子的时候,目光中带着一丝惋惜。

    能够被九殇之棺看重,被选上去征战一条什么帝路,足以说明这血月天资非凡,乃是天选之子。

    可惜,他却发生了一点意外,导致自身还未彻底成长起来,便提前夭折。

    “血月?这名字好熟悉,似曾相识……”

    听到这个名字,楚逸心中一惊,隐隐约约觉得在哪里听过,却又想不起来。

    直觉告诉楚逸,这血月,肯定与血月古城有关系!

    “唔,他就是血月古城的开城之主,血月。”

    “血月古城,也正是以他的名字所命名。”

    银老说道,让楚逸恍然大悟。

    的确,之前大战断烈等人的时候,就听他们说过什么开城之主,救世大英雄血月——

    没想到,这血月,就是九殇之棺的第九任主人。

    “不是,你们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把我,还有我媳妇弄晕呢!”

    楚逸皱眉道,莫名其妙被下黑手,换做谁谁心里都不爽。

    “九殇的事情,不能让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知道。”

    “至于敲晕你,是因为刚才的大战,不是你所能够接触到的层次。”

    银老解释道。

    “刚才的大战?那个‘大波死’,已经解决了吗?”

    楚逸问道,内心有些惊讶。

    这也太浮夸了吧,他连‘大波死’的面都没见到,直接睡了一觉,醒来就被告知已经打完了。

    “喏,在那里。”

    银老指了指血月的前方,那里躺着一个老者,看样子已经死去,面容之上带着安详。

    而血月怔怔地看着他的尸体,在缅怀。

    “他是荒镇这一脉柳家的始祖,柳青。”

    “同时,他也是血月当年最好的兄弟。”

    银老开口,让楚逸心中好奇心大作,问道:

    “银老,你能不能把完整的事情经过,给我说一遍?”“包括柳家始祖,血月前辈,他们的生平和死因,以及刚才那些干尸,那个‘大波死’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