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云泽-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392章 云泽

    “别哭,这是我答应你的,我的承诺。”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那条血月真虫子的!”

    见到云梦瑶泪眼朦胧——

    楚逸心中也是一痛,伸出双手,轻轻地擦去云梦瑶眼角的泪花,同时开口重重许诺。

    “对!梦瑶小姐别怕,有楚逸在,没有人可以逼迫你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这个时候,柳如烟也开口,安慰云梦瑶。

    同为女人家,对于云梦瑶的委屈,她最能感同身受。

    如果有人逼迫她离开楚逸,嫁给另外一个人,她绝对是宁愿去死,也不愿意接受的。

    “你们……”

    然而,听到楚逸和柳如烟的安慰,云梦瑶再也控制不住内心压抑太久的委屈——

    扑通一声,直接钻入楚逸的怀中,痛哭了起来。

    家族的压力,血月真龙子秦天的压力,如同两座太古神山一般,压得她实在是喘不过气来。

    每每想到,自己不得不嫁给秦天,她就在夜里以泪洗面。

    她甚至不止一次地想过,要一死了之。

    但是,她做不到。

    血月真龙子秦天说了,如果她敢自杀,他一定会用整个云家为她陪葬!

    所以,为了家人,为了家族,云梦瑶不得不苟且偷生,一个人忍受天大的委屈活着。

    当初,她主动离开血月古城,去到荒镇的拍卖行,就是想要远离这个令她伤心欲绝的地方。

    在荒镇的时光,是她觉得最轻松的日子。

    可惜,血月真龙子权势滔天,云梦瑶不管怎样挣扎,都逃不出他的魔爪。

    而且,距离秦天约定的婚期,已经是越来越近,时日无多了。

    “别怕,以后有我了,没人敢再欺负你。”

    楚逸将云梦瑶搂在怀里,感受着她的伤心欲绝,心脏如同刀割一般剧痛。

    作为一个男人,最大的痛苦之一,就是亲眼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痛哭流泪。

    这一刻,楚逸在心里暗暗发誓——

    他要保护怀里这个女人,决不允许她带泪嫁给血月真龙子秦天!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他都将坚守这个承诺!

    而随着云梦瑶钻进楚逸怀里痛哭,这里也是引发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天啊,云梦瑶居然与楚逸关系如此亲密,看来早间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啊!”

    “楚逸真乃牛人也,居然能够同时搞定柳如烟、云梦瑶,获得两位绝世佳人的芳心,简直不可思议!”

    许多人夸张大叫,男人们更是艳羡不已。

    当然,也有许多人眼红无比,在那里咬着牙嫉妒:

    “有了一朵金花还不满足,连血月真龙子看中的女人都敢染指,当心横死!”

    而随着这里的喧哗传开,也终于是传到了云家的人马耳里。

    “这是在干什么!?”

    一声冷喝炸响,如同九天惊雷般,蕴含有恐怖的力量,震得许多人耳膜生疼,头皮阵阵发麻——

    一些实力稍弱的人,更是七窍流血,浑身瘫软倒地。

    一个少年大步走来,剑眉倒竖,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气息,宛如一柄利剑出鞘,锋芒毕露——

    震得许多人血气上涌,心头剧震。

    这正是云家的种子级天才,云泽。

    据传,他觉醒的乃是九品灵脉,更是秒败了云家一位一百六十鼎之力的长老,威名赫赫——

    是这次少年王的强有力争夺者。

    “姐姐!”

    云泽怒喝一声,见到云梦瑶钻在楚逸怀里,不由得勃然大怒。

    对于自己姐姐云梦瑶,与那位血月真龙子的婚事,他可是清楚得很——

    一不小心触怒了那位血月真龙子,以城主府的滔天威势,可能整个云家都得覆灭!

    而见到云泽到来,云梦瑶自知失态,连忙离开楚逸的怀抱,擦去脸上晶莹的泪花。

    “姐姐,你可是有婚约在身的人,怎么可以与别的男子如此亲密呢?”

    “若是让姐夫知道了,这个人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云泽寒声开口道,看向楚逸的眼神当中,充满了狰狞的杀意,无比冷酷。

    他的话语,更是赤果果地在威胁楚逸和云梦瑶。

    这让楚逸很不爽——

    身为云梦瑶的弟弟,却丝毫不为云梦瑶着想,完全沦为了那血月真龙子秦天的帮凶,要亲手葬送自己姐姐的终生幸福!

    当即,楚逸脸色一沉,眸子中闪过一抹寒芒,冷冷开口道:

    “你在说什么呢,小舅子,你的姐夫就站在你面前。”

    听到楚逸的话语,云泽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面目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姓楚的杂种,杀了第四潜龙,你以为自己很强吗?”

    “区区天武者而已,蝼蚁一般的家伙,本少一只手就能捏死!”

    “今日的封王之战,你若是敢上台,我便让你知道什么叫残忍!”

    云泽毫不掩饰自己对楚逸的杀意,自信满满。

    若是楚逸突破至了灵鼎境,他绝对不敢这样和楚逸说话——

    但可惜,楚逸没有突破,依旧只是天武者。

    “是吗?既然如此,那么现在就上去切磋切磋如何?”

    而面对云泽的恐怖杀意,楚逸却是不急不缓,嘴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弧度,淡淡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此话一出,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痴痴地看着楚逸,不明白他为什么敢说出这种话来?

    难道,真以为凭借天武者之身,就能与种子级天才云泽一战吗?

    显然不可能!

    天武者,百鼎之力,已经是比肩当年的血月真龙子,差不多是天武者的极限了。

    而云泽,可是连一百六十鼎之力的长老,都是能够秒败的狠茬子。

    可以这样说,就算血月真龙子秦天在天武者领域,也不可能是云泽的对手!

    所以,没有人看好楚逸,都认为他的脑袋在晚上翻云覆雨的时候,被柳如烟踢了。

    “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打肿脸充胖子啊!”

    还有人这般开口,眼神阴冷,期待着楚逸被云泽打爆。

    “好!”

    “这可是你说的啊,你主动挑战我的,可不是我欺负你啊!”

    “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他主动说要和我切磋的,并不是我云泽恃强凌弱!”

    而见到楚逸说出切磋两个字,云泽短暂的震惊过后,是遏制不住的狂喜。

    在他心里,早就看不惯楚逸,想要把楚逸狠狠踩在脚下了——今天,他注定要得偿所愿,踩着楚逸的脸,拿下封王祭的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