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谁说是偷的?-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40章 谁说是偷的?

    “好。”

    楚逸点头,接过金色贵宾卡收起来。

    他面色平静,直接将冰蓝色长剑、浅紫色长剑和黑色长鞭,递给了小音和火兰。

    “两把剑,小音你选一把,另一把带回去给梦琪。”

    “火兰,我记得你用的是长鞭。”

    楚逸轻笑着开口,让小音和火兰激动不已。

    她们双目晶莹,话都说不出了。

    “楚逸哥哥!我爱你!”

    呆滞了一会,小音反应过来,一把接过长剑,跳起来,在楚逸脸上吧唧就是一口。

    “谢谢你!”

    火兰笑意盈盈,跟着在楚逸另外一边脸上,也来了一口。

    被两大美女一亲,楚逸心花怒放,很不要脸地开口道:

    “快点,把你们留在上面的口水,给我好生舔干净了!”

    “哼!”

    两女娇哼一声,抱着玄器走开,欢喜得不得了。

    这一幕看在三大天才眼里,差点没让他们飚出一口老血来。

    自己三人,为了柳剑赏给的一把玄器,就高兴成那样。

    结果,楚逸随手,就送了三把玄器给别人!

    而且,还因此得到了两大美女的香吻!

    羡慕!

    嫉妒!

    恨!

    “不可能!不可能的!”

    柳剑的脸色,难看得像是吞了一只死耗子。

    他刚才出血买了一件玄器给三大天才,就是为了打压楚逸,出风头。

    没想到,楚逸的木源晶实力,压根不是他所能比的!

    “偷的!对,偷的!一定是偷的!”

    想到这里,柳剑心中把握十足,站出来指着楚逸,大声开口道:

    “他不过是我柳家一个下人,刚刚才通过猎异大会,怎么可能得到金色贵宾卡?”

    “所以,我断定!”

    “那是他偷来的!”

    随着柳剑的话语一落,三大天才立刻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声援:

    “偷来的!”

    “对!就是偷来的!”

    此话一出,除了楚逸、小音和火兰外——

    侍女,以及一些围观吃瓜群众,也都开始怀疑楚逸起来。

    毕竟,一张金色贵宾卡可不是什么凡物。

    那是一种身份、地位和实力的象征!

    一个毛头小子,实力不过九劫武者,怎么可能得到这种东西?

    所以,的确很有可能是偷来的!

    而且,只能说,楚逸是个技术高超的小偷!

    能从一位大人物手上,偷来这张贵宾卡!

    “各位,你们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让拍卖行内部人员去查一下!”

    “看金色贵宾卡,有没有发给一个叫楚逸的人!”

    见到许多人都开始议论纷纷,支持自己,柳剑的底气也更加充足了。

    他大声说道,并让侍女去查。

    “嗯……没有一个叫楚逸的人。”

    侍女翻开一个小本,上面记载了所有拍卖行的金色贵宾卡用户,最终没有发现楚逸的名字。

    “看见了吧!我就说嘛!”

    柳剑顿时大喜,很是得意地大喊道:

    “他的卡就是偷来的!”

    “守卫,守卫呢!还不把他抓起来!这可是死罪!”

    “对,抓起来,弄死他!”

    “吃了狗胆了,连贵宾卡也敢偷!”

    三大天才开心得不得了,连忙大声附和。

    听到这里的动静,大殿里的一位管事人物赶了过来。

    “赵管事,这里有人偷了一张金色贵宾卡,快把他抓起来,处死!”

    柳剑显然认识这位管事,连忙凑上前去说道。

    “好!这次可真是多亏了柳少爷了!”

    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唤作赵管事的中年男子大手一挥,冷冷下令:

    “守卫!来,把这人的金色贵宾卡没收,押去后院,就地处死!”

    顿时,两尊铁塔般的身影向着楚逸逼来。

    “我擦,糟老头子坑我,办事也不靠谱一点!”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楚逸心里想骂娘。

    不过,他却并不着急,他行得正坐得端。

    金色贵宾卡,的确是拍卖行的银丝老者给他的!

    眼看着两位可怕的守卫逼来,楚逸正想杀一两个人,把事情闹大点——

    目光一转,却瞥见一道身影,正向这边走来。

    不是别人,正是那银丝老者——云老。

    “小子,真是给你厉害了,金色贵宾卡也敢偷?”

    两位守卫走过来,就要架住楚逸,拖出去乱棍打死。

    小音和火兰急了,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连忙站出来喊道:

    “各位不要乱来!贵宾卡是云老给楚逸哥哥的!千真万确!”

    “云老?就他一个柳家的小下人,也有资格能见到云老?”

    柳剑和赵管事站在一起,冷笑连连。

    柳剑对楚逸的杀意,是从楚逸击败他手下的那一刻起。

    虽然都是柳家的人,但对方是柳如烟的人,该死。

    更何况,这小子刚才还想和自己争风头,那就更得死了!

    “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银丝老者走了过来。

    “云老!”

    赵管事大惊,连忙躬身行了一礼。

    随即在场所有人都大惊,都躬身行了一礼,恭敬唤了一声:

    “云老!”

    由此可见,云老的地位与威严。

    “回云老,我柳家出了一个败类,偷了一张金色贵宾卡,在这胡乱消费!”

    “并且,他还不知好歹,硬要说贵宾卡是您送给他的,真是可笑!”

    “云老,他这是故意败坏您的名声啊!像他这种蝼蚁,您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吧!”

    柳剑连忙主动笑着说道,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是的,云老,多亏了柳少爷揭穿了那小子!”

    “不然的话,恐怕会造成很坏的损失!”

    赵管事也是点头哈腰,在一旁轻声开口。

    闻言,柳剑心里更得意了。

    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帮拍卖行解决了一道不小的麻烦。

    说不定,云老一高兴,就对他刮目高看了!

    不说随便赏个几千木源晶,就是只留个好印象,那也是一份天大的造化!

    这一刻,柳剑心里爽歪歪,觉得自己真是太英明了。

    “胡闹!”

    谁曾想,银色老者突然面色一沉,冷斥出声。

    接着,他二话不说,随手就是两巴掌,啪啪将柳剑和赵管事,都给轰飞了出去。

    顿时,全场寂静,百脸懵逼!

    银丝老者却没管那么多,接着又是两巴掌,啪啪轰飞前去捉拿楚逸的守卫。

    随即,银丝老者才缓缓开口:

    “楚小友的贵宾卡,的确是我亲自发给他的,谁敢说是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