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法相之威-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436章 法相之威

    “从来没有同代人,能够逼得我施展这一招——”

    “楚逸,你真的值得自傲了。”

    半空中,孟浪悬浮在巨大的妖花曼陀罗之下,宛如一尊妖神之子,冷漠而妖邪。

    那巨大的妖花曼陀罗迅速生长,挤满了这片空间,妖艳无比,却带着嗜血的气息。

    “结束吧!”

    孟浪轻斥一声,如同那高高在上的主宰,在音断乾坤,冷冷宣判楚逸的结局。

    随着他的话语一落,巨大的妖花曼陀罗,张开无数条藤蔓,如同恶魔的触手一般——

    刺破虚空,铺天盖地,向着楚逸绞杀而来。

    “结束?”

    楚逸冷笑一声,满头黑发狂舞,眸子中绽放出可怕神光,凌厉而摄人。

    “正好拿你开刀,试试血月法相的威力。”

    心意一动,楚逸浑身绽放诡异红光,施展血月传给他的血月法相——

    刹那间,异象降临!

    一片夜幕倾泻下来,将整个擂台都笼罩在内,孟浪连同那巨大的妖花曼陀罗,也被强行拉扯进夜幕当中。

    紧接着,一座莽荒大山如同画一般出现,宛如实体,却又好似隔着另一个世界投影——

    楚逸跃起,稳稳地站在莽荒大山之巅,立身在夜幕当中——

    一轮血色的月亮,在他身后幽幽地升起,血色月光洒落,倾泻下来,照亮了整个夜幕——

    只是这光是血红色的,有些诡异。

    而随着血色月亮升起,血色月光倾泻下来,被笼罩在夜幕当中妖花曼陀罗、孟浪顿时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压制——

    那向着楚逸绞杀而去的无数道藤蔓触手,更是如同陷进了泥潭当中一般,速度变得无比缓慢。

    “斩!”

    屹立在山峰之巅的楚逸冷漠开口,他在法相中,是唯一的绝对主宰,言出即法!

    随着楚逸的话语如法旨般落下,他身后的血色月亮动了,如同一柄带血的弯刀,又好似一个浸满血的大磨盘——

    缓缓地,向着妖花曼陀罗、孟浪落斩而去。

    扑哧!

    扑哧!

    顿时,那无数道藤蔓触手,在血月斩落的时候,如同野草一样被无情收割,断成数截。

    血色月亮继续斩落,向着被禁锢在那里的妖花曼陀罗、孟浪斩去。

    “呃啊!给我破!”

    刚才还胜券在握的孟浪,此刻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楚逸居然能够掌握如此恐怖奇异手段,如同一片奇异的场域降临,将他给直接禁锢了——

    不仅禁锢他的肉身,让他的行动受阻,就连他体内的灵力运转,都是被死死压制,运转的速度变得无比缓慢。

    在这片夜幕当中,他被死死压制,完全发挥不出自身的巅峰实力,被一下子从云端削落凡尘。

    “断月空鸣破!”

    孟浪怒吼,浑身发光,竭尽全力在对抗夜幕的压制,想要施展他所掌握的另一道恐怖六品神通。

    但是,没有作用。

    夜幕太可怕,如同一片特殊的场域般,从肉身、灵力等方面全方位地压制他——

    让他空有一身实力,却被彻底束缚压制住,施展不出来。

    最终,只能眼睁睁地望着血月缓缓落下,向着他斩落而来。

    扑哧!

    那狰狞恐怖的妖花曼陀罗,原本妖气滔天,可怕无比,但此刻被夜幕笼罩,被血色月光倾洒——

    彻底地焉了。

    随着血月缓缓斩落,妖花曼陀罗被直接切开,彻底破灭。

    “呃啊!给我破!”

    孟浪怒吼,咆哮连连,整个人状若癫狂,浑身血液彻底沸腾,竭尽全力想要破局——

    却被死死压制,硬是破不开。

    “啊!”

    最终,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血色月亮落下,切开了孟浪的身子,大片鲜红的血液洒落,使他喋血当场。

    关键时刻,楚逸收起法相,没有对孟浪下杀手。

    轰!

    孟浪身子被切开,身受重伤,直接从半空中跌落,重重地落在擂台之上。

    而随着楚逸收起了法相,夜幕消失,莽荒大山消失,血色月亮等异象全部消失——

    他也从半空中下来,稳稳地落到了擂台之上。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这一幕仿佛成为永恒画面,在所有人心中定格。

    良久,才响起一阵阵轻微哆嗦着,倒吸冷气的声音。

    “孟浪师兄……败了!”

    有人目光无比惊恐,颤抖着发声,牙齿都在打颤,嘴巴合不上。

    擂台之上,这一场对决的结果,已见分晓——

    孟浪重伤,楚逸大胜!

    “天啊,刚才楚逸施展的那是什么手段,未免也太可怕了,一轮血色月亮斩落,无物不破!”

    有人惊悚,后背直冒寒气,头皮阵阵发麻。

    “这和城主府的六品神通——血月劫,很像啊!”

    当初在百鼎封王祭上,亲眼见证了楚逸和秦枫一战的人,此刻一脸狐疑。

    刚才楚逸施展的手段——

    夜幕笼罩,血月如刀斩落,和秦枫当天施展的六品神通血月劫,相差无几。

    “难道,真的是血月劫?”

    别说一般的弟子了,此刻就连金银二老都是非常怀疑。

    “不对啊,就算是血月劫,那也不过六品神通,威力顶多与‘嗜血曼陀罗’相差不多才对——”

    “怎么可能如此恐怖,直接让孟浪毫无还手之力,连另外的六品神通都施展不出,就被直接压制重伤呢?”

    想到这里,金银二老都是疑惑不已。

    嗜血曼陀罗,是星云阁非常强大的一道六品神通,威力极为可怕——

    所以见到孟浪施展出来的时候,便是金银二老都觉得心惊不已。

    血月劫也是六品神通,但也不可能这样死死压制嗜血曼陀罗,顶多威力差不多——

    要知道,孟浪的实力,比起楚逸还要强上10鼎啊!

    “果然,小逼崽子就是小逼崽子,不能以正常人度之!”

    所以,即便是看好楚逸的金银二老,见到楚逸如此轻易就大败孟浪——

    都是被震撼了不轻。

    “不管那是什么手段,反正结果就是,孟浪师兄败了,楚逸师兄大胜!”

    “楚逸师兄无敌,楚逸师兄天下第一!”

    人群中,许多人兴奋尖叫,一蹦三尺高。

    “那么强大的孟浪师兄,居然败给了楚逸……果然是魔王啊!”

    “从今天起,楚逸要成为大师兄,星云阁荣耀弟子中战力第一人了!”也有人低吼,脑袋直发懵,觉得实在有点太过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