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满载而归-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618章 满载而归

    “卑微的蝼蚁,你竟然敢威胁本帅!?”

    听到楚逸的话语,金蝎和暗黑蜘蛛怒吼,更加爆炸了。

    “哼!”

    另外的火云部妖帅也是冷哼出声,可怕的杀意弥漫而出——

    它们何等身份?

    堂堂妖帅,大荒中的霸主,此刻居然被一个人族少年给威胁了!

    而偏偏让他们抓狂的是,它们的子嗣被楚逸捏在手里,他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你以为你能跑的掉吗?”

    “躲得过今日又如何?这个世间将再无你容身之所!”

    一尊妖帅寒声开口——

    它们现在的确是投鼠忌器,不敢对楚逸下杀手,但并不意味着它们不杀楚逸。

    只要九凰炉中的生灵得救,它们会追杀楚逸到天涯海角!

    “是吗?”

    “如果本尊要保他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

    这是一道女声,不知道来自哪里,非常温和圆润,让人听了如沐春风,又好似阳光照在身子上,整个人都能暖起来。

    但落到火云部妖帅的耳朵里,却是让得他们身子一震,浑身都是开始轻微颤抖起来。

    他们非常清楚,来的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婴宁妖尊!

    当年无上妖国的恐怖大能,六大妖尊之一!

    那场惊世大战,妖国被打崩,无上妖皇还有四位妖尊都被打没了,但她依旧无事,百劫不死——

    她的存在,就是这一主部的靠山。

    哪怕主部如今再怎么落魄,只要有妖尊在,就永远不会被灭掉。

    所以,火云部以及其他妖部,就算再怎么蔑视主部,也绝对不敢在婴宁妖尊面前放肆——

    这可是这片大荒中,最顶尖的妖族巨擘之一!

    只是,火云部的妖帅做梦也没有想到,无上的婴宁妖尊,居然会为了一个人族少年出头!

    而随着婴宁妖尊出面,它们也知道——

    再想杀楚逸,是绝对不可能了。

    别说他们区区几尊妖帅了,便是来了几尊妖王,也不敢忤逆婴宁妖尊。

    “见过婴宁妖尊,我等不敢再冒犯,只希望人族小友能够放过我部天才。”

    当即,火云部的妖帅服软,表示不再追究。

    “当然没问题。”

    楚逸也是见好就收,直接催动九凰炉,将其他的火云部天才都给放了回去。

    “六尾族的年轻人,你怎么不回来?”

    火云部妖帅看向站在楚逸身后的六尾魔蜥,一脸的不解之色。

    要知道,这可是一尊妖王的子嗣,也是这群家伙中最重要的生灵——

    若是出了什么状况,他们回去可不好面对六尾妖王。

    “我……不回去了!”

    “想外出历练一番!”

    六尾魔蜥的脸色非常难看,面色涨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就在刚才,他暗中传音问楚逸,能不能解开他头上的金箍。

    楚逸传音回答——

    戴上了就无法解开,而且一旦离开他身边太远,金箍就会自动锁紧,只有过十年之后,才可能有解决办法。

    对于楚逸这种前后矛盾的强行解释,六尾魔蜥是连半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的。

    但他没有办法——

    他是在对决中被楚逸降服的,沦为了楚逸的战仆,他技不如人,找谁说理去?

    而且,楚逸现在的态度,摆明了是看上他的战斗力,甩无赖不肯放他走了。

    所以,他不得不留下!

    只能先委屈一段日子,以后再慢慢想办法,看能不能有机会解开金箍。

    “你……”

    火云部的妖帅全部发呆,它们还想多问些什么的时候,其他火云部天才在他们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顿时让几尊火云部妖帅的脸色都变了。

    六尾魔蜥战败,沦为了那个人族少年的战仆!?

    几尊妖帅感到头皮有些发麻,没有再多停留,要赶紧将这个消息传回去,告知那尊妖王,由他再做定夺。

    “走,回去!”

    黄金狮子和巨虎妖帅挥手,带领楚逸、凤仙儿他们一路回归。

    至始至终,婴宁妖尊都没有现身,不知道在何处显化神威。

    回归之后,没有任何耽搁,直接就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聚会——

    一方面,是庆祝。

    另一方面,则是分配资源。

    凤仙儿她们非常大方,给了所有人族很优厚的资源,还坚持要将绝大部分收获都给楚逸——

    但楚逸没有接受,只要了一份平均资源。

    虽然平均,但也非常优厚了,因为收获真的太丰盛。

    楚逸足足获得了十数株八品宝药,十几颗八品宝丹,还有一些很特殊的物品——

    比如说,妖帅的心脏、内丹等,都是非常珍贵奇缺的资源。

    这一趟的收获,比之前的十城联赛,还要丰盛许多。

    楚逸估摸着,借助这些资源,他能够一举修出七道先天真气。

    “楚逸兄弟,我要为之前的事,自罚十杯!”

    这个时候,魔甲兽、月华象、巨虎、莽牛等妖族俊杰,非常郑重地端着脸盆大的酒碗过来,红着眼说道:

    “我们之前有眼不识真人,冒犯了楚逸兄弟,真是该死!”

    “幸亏楚逸兄弟大人不记小人过,心胸宽广,在当日的切磋中手下留情!”

    “不然的话,仅凭我们这点渣渣实力,都不够楚逸兄弟一巴掌抽的!”

    魔甲兽、莽牛他们悻悻然。

    至今,他们回想起楚逸刚来的时候,都觉得阵阵心惊肉跳——

    能够降服六尾魔蜥的少年人魔,他们当时居然还瞧不起,还跑上去要掂量楚逸的实力!

    现在看来,若不是楚逸手下留情,他们的尸体恐怕都僵硬了。

    “还有我,楚逸兄弟——”

    “我要自罚一百杯!”

    暗夜苍狼也走过来了,本来很冷漠的脸,现在羞得通红——

    他当时也差点和楚逸打上一场,现在看来,真的是傻得可笑。

    “哈哈哈,没事,不打不相识嘛!”

    楚逸大笑,端起酒杯一一回应,大荒中妖族生灵的真性情,让他非常喜欢。

    “我擦#@!amp;*……”

    “老子要画个圈圈诅咒你!”

    只有六尾魔蜥独自坐在角落里,一脸幽怨,与这热闹喜庆的氛围格格不入。

    而就在大荒中一片喜庆的同时——远方的血月古城,却先后迎来了两股非常可怕的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