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喊冤-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741章 喊冤

    “少君乃神王之姿,天纵神勇,三百年来天赋第一,未来注定崛起,君临天下——”

    “区区火皇朝的上使而已,岂能被他放在眼里?”

    “少君游历天下,玩腻了自然便会回来,什么火皇朝的上使,老实地等吧!”

    王城当中,一时间流言蜚语,各种阴阳怪气的声音四起——

    显然,背后有几只大手在推动,故意找人散布流言蜚语,要营造出楚逸不将火皇朝上使放在眼里的大势。

    “呵呵,这招可以。”

    楚逸没有高调地踏进王城,改换容貌低调回归,听到了很多关于他如何轻视火皇朝上使的消息。

    不得不说,上官老国师他们这一招让楚逸佩服——

    一方面派出老辈强者前来暗杀楚逸;

    一方面又大肆挑拨火皇朝上使对楚逸的印象,这双管齐下玩得漂亮。

    “本来嘛,没想到火皇朝上使会到,这是我的失算——”

    “不过,你们千不该,万不该,落下把柄被我抓住。”

    “嘿嘿,既然要玩,那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楚逸冷笑道,他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绝对可以反将那些老家伙一军!

    接着,楚逸化作一个青衣小厮的模样,走入逍遥侯府邸。

    “你可算回来了,火皇朝上使都等你大半个月了!”

    楚逸出现,逍遥侯惊喜。

    “孤云师兄,我给你看几样东西。”

    楚逸神秘一笑,将那五个袭杀者的脑袋掏了出来。

    “这是!?”

    逍遥侯面容一沉,眸子中爆发出冷冽的杀意,道:

    “好大的胆子,居然有老家伙敢来暗杀你!?”

    楚逸点了点头,随即问道:

    “孤云师兄知道这些人都是哪些族群的吗?”

    “这个……我也没见过他们。”

    “不过,以这些人的实力,肯定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会是某些大族的太上长老一级。”

    逍遥侯皱眉,他也就三十多岁,在真正的老辈人物面前,他也就是个小子而已,所以并不认识这五个老者的身份——

    不过,结合现在的局势,倒是根本不难猜测出这几人来自哪些势力,无非便是三大古族、再加上于、南二家。

    “唔……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楚逸摸了摸下巴,向逍遥侯讲述出一个计划,可以完美地避过来自火皇朝上使的危机,并且反将那几个老家伙一军。

    “妙!”

    逍遥侯震惊,楚逸不仅天赋妖孽,战力无双,而且心智成熟,懂得一些权谋之术,称得上文韬武略,文武双全。

    “少君外出游历之时,遭受暴徒横击,身受重伤,狼狈回归——”

    “伤势初愈,这就前往神风殿,拜见火皇朝上使!”

    下一刻,逍遥侯的声音响彻王城。

    紧接着,楚逸故意让得发丝凌乱,身穿一件破碎的战甲,准备粉墨登场。

    “上使大人,你要为我做主啊!”

    楚逸的哭声震天,凄厉无比,非常委屈,像一个被歹徒轮流施暴的少女,要来哭诉一个公道一样。

    神风殿,神风王主事的宫殿,此时聚集了一群大人物——

    神风王、来自火皇朝的上使、老国师、森罗殿殿主、林老元帅、于侯、南侯、神风候、镇北女侯等有头有脸的强者都在。

    楚逸一路哭喊,像一个**的少女一般,踉踉跄跄一路走进神风殿。

    “劫天侯,你乃少君之身,又是天侯,这样像个孩子似的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顿时,不少冷哼声响起,上官老国师、于侯等人完全不知道楚逸在耍什么把戏,但都是暗暗皱起了眉头。

    就连神风候、镇北女侯等人也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楚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毕竟,楚逸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都是铁血冷漠、杀伐果断,有着大魔王之称,从来没有见他像今天这样哭哭啼啼过。

    “我心冤屈啊!”

    楚逸大叫道,正想大飙演技,哭他个昏天抢地——

    然而,当他无意中的一瞥,见到坐在神风王旁边的那个人之后,楚逸面色一滞,有些怔在了原地。

    那是一个男子,身穿黑金铠甲,眉目间尽是煞气与威严,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刀疤,给人一种很强的气势压迫感。

    楚逸一惊,他认识这个男子!

    当初星云阁阁主给了楚逸摩诃霸刀、青铜古钺、楚逸不敢吞下,便拿着东西去摩可沙销赃——

    最后,摩诃霸刀、青铜古钺都被一个中年男子买走,楚逸赚了五十颗九品宝丹。

    那个买走摩诃霸刀、青铜古钺的男子,就是眼前端坐在神风王身边的男子!

    他居然是火皇朝的上使!

    而且,后来摩诃霸刀,又见鬼一般地回到了于侯的手里——

    当时楚逸就在怀疑,中年刀疤男子可能与于侯他们有交情。

    那么现在看来,情况就是,来自火皇朝的上使,可能与于侯、老国师他们是一伙的!

    楚逸的脸色一下子就苦了下来——

    而他这个样子,落在所有人眼里,就好像真的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此刻心里很不平一样。

    “你有何冤屈?”

    “说来听听。”

    刀疤铠甲男子眉头一皱,淡淡开口道,语气当中已经是充斥着几分不耐——

    显然,楚逸让他在这等了大半月,他的心里已经颇有怨气。

    当初在摩可沙,楚逸改换了容貌,刀疤男子现在根本不知道楚逸就是当天的卖刀人——

    但是,因为摩诃霸刀神秘回到于侯手上的关系,楚逸已经给这火皇朝的上使打上了危险的敌人标签,在心里暗暗开始提防。

    “我作为少君,未来王国的主人,却遭到老辈强者的暗杀,差点让我命丧黄泉——”

    “这份冤屈,难道不算大吗?”

    收起哭喊的嘴脸,楚逸冷冷地开口,眸子中爆射出冰寒的杀意。

    此话一出,神风殿当中的空气瞬间都是安静了下来。

    刺杀少君,这可是大事,这是在忤逆火皇朝定下来的规矩!

    “是谁这么大胆,敢刺杀少君?”

    “亦或者,这只是少君半月不见踪影,耽误了见上使的时间之后——”

    “怕上使怪罪,而随便找出来的子虚乌有的理由,想要开脱怠慢上使的罪责?”大殿当中沉寂片刻,上官老国师第一个开口,语气不咸不淡,面色平静如同古井般波澜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