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是他故意打翻的!-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82章 是他故意打翻的!

    “我的天,噢,我的天啊!”

    许多人捂住双眼,灵魂都被吓到颤栗。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乌利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有人瞪大了双眼,喃喃自语,内心翻江倒海,无比震惊。

    “他的实力,又有精进!”

    重伤的柳三刀,此时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被楚逸的可怕实力,而折服。

    “楚逸!”

    就在这时,人群中发出一声突破天际的恐怖咆哮。

    乌家人马中,另一位白衣青年站了出来,怒发冲冠。

    他正是乌元,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八。

    见到自己的族弟落得如此下场,乌元瞬间就红了眼。

    他也不顾后果,咆哮着就像楚逸冲来:

    “我要杀了你!”

    “一条土狗而已,你心急什么?来,还给你!”

    楚逸冷笑。

    随后,他一脚踢出,乌利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

    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杀来的乌元身上。

    轰!

    乌元想要抱住乌利,却被那可怕的冲击力震飞,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飞了出去。

    这还未交手——

    乌元,这位十大高手中排名第八的天才,便已经败了。

    楚逸的实力,与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被楚逸一脚丢过来的乌利击伤,乌元吐出一口鲜血,冷静了不少。

    他知道,自己如果再冲上前去,只怕会落得和乌利一般下场!

    “楚逸,你这个心狠手辣的狂魔!”

    “你等着!我乌家的高手,很快便到!”

    乌元撂下一句狠话,抱着重伤不成人样的乌利来到一边,开始施救疗伤。

    “要我等?我可没那个时间。”

    “你最好让他们快点来,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

    楚逸轻笑一声,毫不在意。

    对于敌人,就得如冬日般残酷——

    哪管落得什么,心狠手辣狂魔的不好名声?

    至于乌家的什么高手来报复,他就更不在意了。

    二劫地武者一星的可怕修为,就摆在那里!

    无惧任何人!

    “哼!你倒是厉害!”

    柳如烟冷哼。

    她死死地盯着楚逸,一副要将他抽筋剥皮的凶狠样子。

    尽管被楚逸的可怕实力,再次深深震惊,但——

    她还是没有忘记,楚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拍打她那里!

    还叫她别动了胎气!

    这厚脸皮,简直不可忍!

    要不是想到楚逸的实力,自己打不过——

    柳如烟都想冲上去,狠狠削楚逸一顿了。

    “那必须强,其实,我在床上更强,我觉得你很有必要见识一下。”

    楚逸大咧咧开口。

    他吊儿郎当的样子,仿佛已经忘记了——

    刚才拍打柳如烟屁股,要她别动了胎气的事情。

    “你!”

    柳如烟实在是气到无语,狠狠地踩了楚逸一脚,便再不搭理。

    然而,整个清灵园,却是因为这件事而变得热闹起来了。

    “好可怕的楚逸,比传闻中,还要强出一大截啊!”

    “我怀疑他击败乌利、乌元,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实力!”

    “他的真正实力,也许能杀进十大高手中的前五!”

    “麻蛋,我的心好痛!我的女神被他上了,而我又打不过他!艹!”

    一时间,众人对楚逸议论纷纷。

    之前极度不看好楚逸的人,此时沉默无比,没有再开口。

    楚逸那可怕的实力,让他们心惊肉跳。

    “放心,他蹦跶不了多久!”

    “真以为我乌家没人吗?”

    “乌恒师兄很快会赶到,那时候,便是他的死期!”

    乌家之中,有人站出来说出这番话,又引发一阵不小的轰动:

    “乌恒?乌家四雄之一的乌恒吗?”

    “一直被雪藏的种子级天才,传说早已突破到了地武者!”

    “天啊!连那种天才也要来参加聚会吗?”

    “我真是太荣幸了!能够一睹盖世人杰的惊艳风采!”

    “地武者啊!同样是人,年龄一般大,为什么实力差距就那么大呢,老子才五劫玄武者!”

    “不可比,那些人从小被雪藏,有强者亲自教导,享受最顶尖资源——”

    “虽然年龄不大,但无论身份,还是实力,都早已比肩老辈强者!”

    最终,所有人都想到一个问题:

    乌恒来了,会对楚逸出手吗?

    会不会直接将楚逸轰杀!?

    “喂,你惹祸了,我们先走吧,离开这里!”

    柳如烟听到乌恒要来,顿时就急了。

    她也顾不得再生楚逸的气,拉住他就想离开。

    “急什么?我还没吃饱呢?美女也没看够!”

    楚逸不依。

    “你傻啊!乌恒会来,肯定会找你报仇的!”

    “你觉得自己能打过他?”

    “他可丝毫不比柳罡、柳渊、柳毅弱!”

    柳如烟着急无比,巴不得往楚逸后脑来两下,弄晕了驾着走。

    “嗯。”

    楚逸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依旧喝着美酒吃着肉。

    “你!真是狂妄!”

    柳如烟气极,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恨恨说道:

    “待会,柳渊族兄也会来,你尽量,躲在他身后。”

    “出什么事,有高个的顶着,你千万别再强出头!“

    楚逸无语,难道柳如烟就真认为,他那么不堪一击?

    不过,很快楚逸便释然,有一句话说得好——

    关心则乱。

    柳如烟越着急,说明越是关心他。

    聚会进行着,楚逸吃得很开心。

    直到他无意中的一瞥,看见了一幕,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另一边,小音手忙脚乱——

    正在低头认错,努力向一个青年解释着什么,急得都快哭了。

    “你将酒肉洒在我身上,如果不跪下来磕头认错,顺便把我的衣服擦干净,你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这是紫衣青年的话语,声音很冷。

    他接着对小音说道:

    “当然,如果你今天晚上愿意陪我,那这件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

    “对不起!公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音双眼红了,着急地解释,低着头,卑躬屈膝,很是无力。

    “别废话了!两个选择,你自己选!”

    “要么跪下磕头,并擦干净,要么今晚陪我!”

    “否则,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紫衣青年冷冷开口,语气强硬。

    石桌上,还有几个青年,则是一脸淫邪——

    望着小音身体的某些部位,不时发出几声怪笑。

    “好!我跪下!”

    小音擦了一把眼泪,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失掉尊严,总比失去清白或者性命好。

    她哭得梨花带雨,膝盖一弯,就准备对着紫衣青年下跪。

    然而,在她就要跪下的上一秒——

    一只有力的手出现,牢牢地拉住了她。

    “楚逸哥哥!”

    小音身子一颤,见到是楚逸,心里的委屈刹那决堤——

    顿时钻入楚逸的怀里,嚎啕大哭:

    “楚逸哥哥……我……我没有弄洒!”“是……是他……是他……故意打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