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黑袍老者-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17章 黑袍老者

    当下,楚逸和姚芷蓉一起,在左熙、徐霆峰他们的带领下

    抬手撕裂虚空,再次来到了火皇朝的皇城。

    烈焰巨城,火宫殿外,早有皇城禁军在此等候,左熙、徐霆峰他们只得止步于此。

    而楚逸和姚芷蓉,则是跟着一名皇城禁军头领前往皇宫内,一处露天巨大广场

    火离魅、火傲宇、罗浩、南宫清武、夏一鸣、端木尘这六人,已经到了。

    火皇很看重这次的南域天才大会

    火宫殿外辽阔的广场上,整整齐齐排着两列衣甲鲜亮的禁军将士,一个个气息可怕。

    高高的赤焰台两侧,也布置着铜钟、大鼓等礼乐之器。

    一股强大的威势,让等候在广场上的罗浩这些人,既感到庄重肃然,内心里又兴奋不已。

    虽然他们全都站在一起,却没人敢随便开口说话。

    楚逸看着火皇有意布置的这些排场,心里也不由得激起了些许豪气。

    经过一些了解,在左熙、空老他们的讲述之下,楚逸也懂得为什么,火皇会如此隆重地为他们送行,想要振奋人心

    因为,南域十大势力中:

    三座太古神山,超然在上。

    虽然他们一心追求至强武道,鲜少过问世俗之事,很少行走世间,但却是南域实力最强大的势力

    随便哪座神山,都凌驾于两圣地、三古教之上,甚至两圣地联手,都未必会是任何一座太古神山的对手!

    而拥有五大宗门和四大古世家的火皇朝,却是南域当前实力最末端的势力。

    至于已经覆灭多年的妖皇朝,早已烟消云散,无从谈起

    也正是因为有了妖皇朝的前车之鉴,火皇才会如此看重,和其他八大势力交流的机会。

    天才大会,说是讲论武道,最后说不得恐怕还是彼此间得打上一场

    否则如何能知晓别家的实力和底细?

    所以,火皇不得不看重这次南域天才大会,层层选拔奇才,就是为了在外界不给火皇朝落面子。

    当然,火皇朝落不落面子,楚逸其实是并不多么在乎的

    他一想到这次南域之行,很可能会见到自己的大老婆,和那个实力底蕴都深不可测的柳家

    他就忍不住开始内心激动起来。

    眼下,大家都像乖宝宝一样,候在场上

    楚逸也没心思找别人攀谈打探,脑子里全是柳如烟那娇滴滴的身影,和宜喜宜嗔的绝色容颜,内心颇为期待。

    很快,太子煌和荧荧公主也出现。

    兄妹两个今天都是一身赤纹武服,不同的是

    太子煌穿着的,是一件火纹乌衣,黑底赤纹,银丝绣边。

    配上他的剑眉星目和修长身形,自有一种英武之气

    而荧荧公主身上的火纹白裳,却是白底赤纹,金丝绣边。

    映衬得这个喜欢穿男装撩妹的男人婆,越发显得俊逸非凡!

    这兄妹俩,倒是正应了“男要俏,一身皂女要俏,一身孝”这句话。

    至此,参加南域天才大会的十位火皇朝的英杰之士,已经全部到齐。

    嗡!

    轰!

    伴随着器乐声响起,赤焰台上凭空出现了火皇的身影。

    火皇身影伟岸,本来气息就如神山横亘,今天更是特意穿上了一身盔甲,还系了一条赤红泛黑的烈焰披风

    雄姿英发,如同天神临尘,有一股莫大的威严,让得楚逸他们直视的时候,都是觉得有些刺眼。

    “参见火皇!”

    太子煌带头,众人高声向火皇行礼。

    火皇大手一挥,雄浑威武的声音如同惊雷炸响,传遍四方:

    “上酒!”

    “为我火皇朝的天才勇士们壮行!”

    十位火皇亲卫,面罩恶兽样式的铜甲,攸忽出现在楚逸、太子煌面前。

    他们两手各端了一面玉盘,上面放着一樽特供烈焰酒。

    “来!”

    “满饮此杯!”

    火皇一声令下,大家纷纷仰起脖颈,将烈焰酒倒入口中。

    “老八何在?”

    火皇的声音一出,很快,战车声响起,四头战兽,踏着风雷出现在楚逸等人面前

    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火皇朝的八王爷。

    “今日由八王率你等前往七星圣地”

    “来日,我还在此处,为你等贺功!”

    火皇大手一挥,眸子如同两颗熊熊燃烧的金太阳,眼神宛如神光照射,扫过所有人,豪情万丈。

    八王站在烈焰战车上,大声应了一句

    然后,他支手撕开虚空,打开虚空通道,带着楚逸和太子煌这些年轻人离开了皇城。

    烈焰巨城外,跟着楚逸而来的空老

    太过看重楚逸和姚芷蓉的安危,也悄然动身,撕裂虚空,朝着七星圣地而去。

    南域的面积,在玄武大陆的七大板块中位列第三。

    虽然有修为深不可测的八王爷带着,烈焰战车横渡虚空,速度快到绝巅

    但楚逸他们一行人,还是耗了两个多时辰,方才踏出虚空,来到一座硕大的山谷外。

    与其说是山谷外,倒不如说一片大荒原上,看起来广阔无边

    东西相隔数千丈的两座巨峰,中间是一大片焦土、硬石混杂的空旷之地。

    这片辽阔的荒原,寸草不生,也没有什么河流小溪。

    若不是因为脚下的土地硬如铁石,楚逸甚至都怀疑八王爷是不是带他们来到没有沙子的荒漠了。

    尤为怪异的是,他们这一行人,身处风口处,却连一丝风都没感觉到。

    楚逸左顾右盼,抬眼观望谷口两侧的两座巨峰

    参差不齐的两座巨峰,旁边都有着浩大的群山,各自耸立着一大片宏大雄伟的建筑,影影绰绰,星罗棋布。

    和山下谷口处不同

    这两座巨峰上,都是巨木参天,花草繁盛。

    但让楚逸不解的是,那两座山上,看着明明是生机勃勃,灵气旺盛,他却察觉不到一丝灵气!

    更让他觉得心惊的是

    自己识海中,竟然隐隐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

    就好像话在嘴边,却开口忘言一样。

    这种蠢蠢欲动的感知,让楚逸不由得闭起双眼,仔细捉摸起来。

    站在烈焰战车上的八王爷却是面色凝重。

    他带着众人穿过虚空,本来是要直接进入七星圣地的

    没想到却在此处,被一股宏大磅礴的神秘力量,强行挡了下来!

    夏一鸣上前两步,站到太子煌身侧,疑惑地问道:

    “不是说,七星圣地有七座星峰的吗?”

    “难道就是这区区两座不成?”

    南宫清武听了他的话,先是嗤笑一声,也凑上前来,接道:

    “看来这七星圣地也不过尔尔。”

    “名字听起来霸气,但似乎没有我火皇朝那般繁荣昌盛,显得落后。”

    端木尘更是哈哈一笑:

    “这也能算是圣地?”

    “我怎么一点灵气都感应不到?”

    然鹅,就在此时,谷口处人影一闪,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尊黑袍人,那是一个老者。

    老者浑身上下,都裹着黑袍中,脸上也蒙着一块黑色方巾。

    只露出两个很是阴鸷的眼睛,和一头青白相间的头发。

    这老者背着双手,傲然站在谷口的虚空前,声音晦涩,戾声喝道:

    “这是哪家的小子?”“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