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一语惊人-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29章 一语惊人

    听了楚逸的狂妄轻蔑之语,原本被卢长老安抚住的裴长锋等人,面容顿时变得狰狞而凶戾,纷纷朝楚逸怒喝叫嚣:

    “小子,你竟敢出言侮辱我五曜圣地?”

    “卢长老别拦我,这小子实在不知死活”

    “今天我定要拿这小子的血,维护我五曜圣地的名声!”

    不止他们这些年轻人怒了,就连原本还有些克制的三个长老,现在也都变了脸色,目露凶光。

    尤其是裴长老,目光更是阴沉可怕,死死地盯着楚逸,用力地从牙齿缝间蹦出来几个字:

    “老夫倒想听听,什么叫见面远不如闻名!?”

    话音一落,他伟岸魁梧的身躯上,蓦地爆发出一阵凶悍无比的气势。

    与此同时,他肩头上的那只凶兽金雕,像是感应到了主人的心意一样

    它身形伏低,一双翅膀也微微撑开,萦绕起风雷之力,将周边的虚空撕裂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缝

    口中还发出阵阵啸唳之声,随时准备扑杀向楚逸。

    眼见刚缓和一点的局势,再次变得箭弩拔张,更加棘手,八王爷不禁又是一阵头大:

    这小子,是纯心不想好好过吧?

    亏得自己之前还特意叮嘱了他一句!

    他一边头疼,一边暗暗扯了一把楚逸,示意楚逸别再乱说话。

    楚逸知道八王爷的意思,不过并不打算照办,只是朝八王爷很从容地笑了一下,示意他自有主张。

    下一刻,楚逸像是针锋相对一样,也向前踏了一步

    他的目光毫不畏惧地迎向裴长老,神情依旧很是淡然,不卑不亢地回道:

    “之前是韦千泷出手偷袭我在先”

    “只是技逊一筹,没能得逞”

    “眼下这位韦家老者,又将整个韦家抬了出来。”

    “还说什么,是与我的私人恩怨?”

    “韦家还真是瞧得起我!”

    楚逸虽然口气平常,脸色也很平淡,说出来的话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众人听到楚逸的话里话外,都在“暗示”韦家想以多欺少,恃强凌弱,脸上的神情不由得都有些愣了。

    而见到自己的一番话有了初始的震撼效果,楚逸不依不饶,继续发动攻势。

    他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嘲讽般地扫了五曜圣地所有人一眼,继续用淡漠的语气随意地问道:

    “再瞧各位前辈和那几位少年英豪的架势”

    “是不是也打算,和我搞出点私人恩怨来啊?”

    话音一落,原本神情激动的裴长锋那四个少年,有些怔在了原地,开始变得面面相觑,心里泛起些莫名其妙地感觉:

    原本事情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怎么让那小子一说,就搞得他们好像真是在恃强凌弱一样?

    他们到底还是年轻,先是被楚逸扔出来的高帽子砸了几下,接着又被一番看似大义凛然的话洗了脑,登时就不明觉厉了。

    而五曜圣地的三位长老,虽然处事经验丰富,看穿了楚逸的意图

    但此时他们还真没辙,也被楚逸的那些话惊住,胸口堵得很是难受,三张老脸感觉有些火辣辣。

    这小子拿五曜圣地的风度和名声大作文章,还真是打得他们没脾气!

    毕竟,五曜圣地的名声,那是绝对不能败坏的

    因为,南域不止一个圣地,五曜圣地真要是被楚逸抓住把柄,落下坏名声,肯定会被其他圣地、古教等势力看轻。

    所以,他们必须否认,绝不能让楚逸往五曜圣地头上泼脏水!

    那位韦长老向来不善言辞,现在他脸上虽然是一副凶相,心中却有些慌了,口中呐呐地说道:

    “这……”

    “老夫何曾说过,我韦家要合力对付你的话?”

    另一边,八王爷一直在察言观色,此时见那三个长老,都被楚逸说得有些意动了。

    他急忙板起脸来,对着楚逸,假意训斥道:

    “楚逸不得妄言!”

    “五曜圣地的人,一向胸襟宽广”

    “又怎会拿这些小事,与你一个小辈为难?”

    楚逸听了八王爷这番试图敲砖定角的话,心里不由也暗赞了一声:

    难怪这次火皇会委派八王爷,率领自己这些人,出行此次南域天才大会

    能够准确地把握时机,更是连一些违心的话,也能说得出口

    啧啧,的确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官。

    楚逸有了八王爷的神配合,自然也要接着八王爷的话头继续下去,于是故作恍然状,道:

    “原来是小子误会了啊”

    “那小子向诸位前辈,和五曜圣地的五大世家致歉。”

    “小子出身山野之地,阅历又浅”

    “言行举止,待人接物,都比不得诸位前辈和那几位世家公子。”

    “小子一向莽撞惯了”

    “还请诸位前辈,不要和小子一般计较。”

    他神情诚恳,言语真挚,又放低自己的姿态,表现得很惶恐。

    裴长锋那几个涉世未深的少年,未曾看穿楚逸的以退为进,以为他是真的服软了,所以一个个顿时心里舒坦了不少。

    而楚逸见他们神情缓和,好像有些气消了的模样,心里不禁暗自偷乐。

    韦长老一直是性如烈火,脑子不大会拐弯,听了楚逸的这些话,虽然脸色难看得像是被强行喂下一口屎

    但他的确是被咽得说不出话来。

    他指着楚逸的那只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收了回来,心里只觉得一阵不得劲:

    当着许多小辈的面,边上还有七星圣地的人

    若是自己再追究此事,好像真和那小子说得一样了。

    可是这口恶气不出,他又实在是不甘心啊!

    不甘,又不能发作

    一时间,韦长老的脸上浮现些许茫然之色,心里很不是滋味。

    而另一边,那位一直在静观其变的红罗姑娘

    此刻见到楚逸精彩的表现,成功将来自韦长老的压力化解,也是眉毛挑了几挑,不由得在心里对楚逸暗暗称奇:

    “这小子,先是故意一番胡搅蛮缠,再把五曜圣地用大义的名头,高高架起”

    “接着又是偷换概念,含糊其辞,把所有事情,说成只是一个误会。”

    “这小子,倒是很有些难得的机变之策,不简单呐!”

    不过,韦长老虽然被楚逸难住了,不好再发作

    但五曜圣地可不止一个韦长老在这里,卢长老是个人精,脑子里的弯转得够快。

    一瞬间,他就想到了继续对付楚逸的办法:

    当下,卢长老冷笑一声,避开之前的话头不提,只是眯缝着眼,看向楚逸,冷冷地道:

    “狱狼寒尺被你毁掉,的确是韦千泷本事不够”

    “就算他咎由自取,这件事我们不再追究。”

    “那么现在,你把雷灵玄珠,和风灵玄珠交出来吧!”

    裴长老和裴长锋这些人听了卢长老,眼神一凛,都恍然回过神来:

    的确,就算韦千泷的事情揭过,也还有那两枚元灵玄珠的事可以向楚逸追究!

    见状,八王爷在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看样子,五曜圣地的人,暂时不会追究韦千泷的事了。

    至于两枚玄珠,这个简单:

    只要楚逸把那两枚玄珠,交给五曜圣地的人,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然而,下一刻,让八王爷再次神情凝重的是看楚逸的反应,那两枚玄珠,好像也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