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恶人先告状-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32章 恶人先告状

    八王爷见状,先是侧身看了一眼楚逸,又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太子煌

    出于私人心理,虽然也觉得楚逸这回礼怼得好

    但作为掌局带队的人,思虑深远的他,想到了楚逸可能得罪一位圣地家主

    也是不禁无奈地以手扶额,在心里暗自叹道:

    “楚逸啊,我知道你小子有骨气,受不得辱”

    “但眼下,真的不是你搞事情的好时机啊。”

    “不过,你生来率性,勇敢无畏,放荡不羁爱自由,从来没有被管教过”

    “做出这番举动,倒也怪不得你……唉!”

    八王爷的心里很是无奈。

    楚逸,有点过于刚了,不懂得识时务,不懂得藏锋忍气

    这一点,就不如出生皇族,从小就被严加管教,懂得顾全大局的太子煌。

    太子煌与楚逸,年龄相近,也都是有热血少年心性,称得上是禀性相投

    所以,太子煌在见到楚逸的那番举动后,才会面露欣赏之意。

    不过,太子煌比起楚逸,更会顾全大局,懂得委屈求全的道理

    因此,他才没有像楚逸一样,像匹脱缰的野马驹子似的,年少气盛,不懂收敛脾气。

    因为,太子煌,与楚逸的身份地位,所处的位置,都有着很大的差别

    所以,在同样的心理下,实际的做法才不同。

    而此时,那两位七星圣地的家主,心里也都明白楚逸的意思了。

    只不过,他们似乎并不统一战线

    虽然都在看着那个别出心裁、话里有话的少年,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不尽相同。

    那位玄色武服的中年人,眼神冰冷,已经沉下脸来,没了先前的豪爽之气

    而那位一直没说话的紫袍中年,却像是毫不在意一样,依旧没有作色。

    他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看着楚逸的时候,眼神里隐隐带着几分莫名的惊奇,没有丝毫责怪恼怒之意。

    而另一边,五曜圣地裴长锋等人,正恨不得楚逸惹下麻烦,然后看着他吃瘪

    他们见此良机,自然不会放过。

    这几个少年,摆出一副恭顺谦卑的姿态,口中故作怜悯地随意说道:

    “哎,那个楚逸啊,何必要弄得这么难堪呢?”

    “是啊,反正也没人知道什么左门。”

    “年轻人,真是不懂世故”

    “七星圣地的前辈,只不过是一时疏忽罢了。”

    “就是,何必要咄咄逼人,非要跑出来找存在感呢?”

    当然,五曜圣地的三个长老,还算持重己身,没有和他们的小辈一样,出言嘲讽,搬弄是非。

    而面色平静下来的裴长老,还向裴长锋他们伸手示意了一下,不让他们继续说下去

    年轻人不识大体,他们这些老家伙可不能不懂事,免得丢了五曜圣地的脸面。

    这里毕竟是七星圣地,既然主人家已经露面了

    那么,即便他们心里对楚逸再有仇怨,也不能再当着此地主人,和三大古教的面,对楚逸一个小辈落井下石。

    另一边,一直神色淡然的红罗

    此时却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楚逸。

    随即,她身形一闪,来到了两位家主面前。

    她一敛身,先对那位玄色武服的中年人施了一礼,道:

    “承光宗红罗,拜见天枢峰程家主。”

    接着,她又拜向那位紫色袍服的中年人,依旧用清亮的声音呼道:

    “拜见玉衡峰卫家主。”

    红罗的这番举动,看起来既合乎尊卑之礼,又算是为在场的众人,介绍了两位家主的身份。

    但在这种情形下,她这么做,反倒是阴差阳错,打破了场面上的那份尴尬,也替众目睽睽下的楚逸解了围。

    当然,她是有意帮楚逸,还是无意,那就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而那位一脸板正的程家主,见了红罗的行礼,只是略一摆手,示意红罗不必多礼

    接下来,他也并未多理会楚逸,而是看向裴长老、韦长老等人,很客气地笑着说道:

    “此番三位长老联袂而来”

    “想必,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将七枚玄珠全都拿到手?”

    “正好现在三大古教的小辈们,和火皇朝的人也都在这里。”

    “那么,便请三位长老继续破阵吧。”

    “也让大家,见识一下五曜圣地的手段,开开眼界。”

    他能说出这番话来,显然还不知道,先前的两道阵眼,并非是五曜圣地的三个长老所破

    而且,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并非没有想着,要借五曜圣地的手,给火皇朝的人一个下马威?

    卢长老三人听话听音,自然都听出了程家主话里的深意

    这是对楚逸,对火皇朝,心生怨气了,想借机敲打一番。

    只不过,知道了意思也没用

    因为,刚才的阵,可不是他们破的。

    一时间,卢长老他们三人不约而同,脸上都显出几分尴尬表情,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而脱身失败的玄钦方,一直躲在旁边偷眼观瞧

    现在他见此情形,顿时觉得,眼下正是替自己逃脱罪责的好机会。

    因为,程家主虽然自重身份,没有理会楚逸,但他明显对楚逸的观感很差

    所以,可以趁机告告状,让楚逸承担全部责任!

    于是,玄钦方抢在正准备开口的红罗之前,一下子拜倒在程家主面前,大声告起了楚逸的状:

    “禀告两位家主:”

    “老朽实在无能”

    “以致于,让人坏了七位家主和五曜圣地的百年盛事。”

    程家主见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玄钦方,身为七星圣地辖下的司玄道一位首座,身份很高,明面上仅只屈居于道主玄朔方之下

    现在,他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如此不知自重,没有分寸地居然行拜倒大礼!

    这不是让火皇朝和五曜圣地、三大古教的那些人,看轻司玄道吗?

    但他并没有马上发作,只是用眼神示意玄钦方继续说下去。

    倒是那位潇洒不凡的卫家主,听了玄钦方的话之后,不经意地又扫了楚逸一眼。

    然后,他像是已经看透了玄钦方的心思一样,淡淡笑了一下,眼神里多了些准备看热闹的兴致。

    此时,身处众人环视之下的玄钦方,早已收起了之前,他为难楚逸等人时的嚣张嘴脸

    他明明比那两位家主还要年长,现在却跪伏于地,低眉垂首,极尽尊崇恭顺,扯着难听的嗓音,继续说道:

    “属下与承光宗的曦堂堂主红罗,奉命在此看护九灵玄阵”

    “迎候诸位前来参加此次南域天才大会的贵客。”

    “而那些火皇朝的人,先是对我七星圣地出言不逊”

    “接着,那个楚逸,又不顾老朽的极力阻拦”

    “竟然连番破了雷灵玄珠与风灵玄珠两大阵眼!”

    “五曜圣地的韦千泷,原本是出于好意,想要阻止他”

    “结果他却与韦千泷大打出手,甚至不惜痛下毒手,将韦千泷的兵器毁掉,还伤了韦千泷的心智!”

    “若非两位家主及时赶到”

    “恐怕那楚逸还会……”

    说到这里,玄钦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畏惧和委屈,欲言又止地看向楚逸。

    他故意不把话说完,就是为了留个话锋,让程、卫两位家主自行体会楚逸的狂妄霸道

    而且,他故意不说那两枚元灵玄珠消失的事,更是用心险恶!

    他要留给五曜圣地的人一些话头,让韦长老和裴长锋他们去向两位家主告状。

    到时候,程家主必定震怒,楚逸必定遭殃!

    玄钦方的眼神可怜巴巴,隐藏在面具的那老脸上,却带着阴险狰狞的笑意。

    他还在畏惧而委屈地看着楚逸,心里却在阴毒狠辣地想着:

    “山野小子,竟敢侮辱本尊!”“那就别怪本尊借刀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