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被兽尊养大的洛青简-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38章 被兽尊养大的洛青简

    宋临安见火皇朝、五曜圣地的人,好像都很好奇洛青简的事

    再加上,他也想在班玉曣面前好好地表现表现一番,突显自己见多识广,于是继续小声讲下去:

    “后来嘛,当然是牧鹤大师击败了那头雷猇兽。”

    “不过”

    “当时牧鹤大师,感念那头雷猇兽对洛青简的照顾之情,原本有心饶它一命”

    “但那头雷猇兽,却用自己的利爪,一把将自己的胸口撕裂了!”

    听宋临安说到那头雷猇兽无故自残,南宫清武和裴长锋这些人都是脸色一变,双眼圆睁,大为不解。

    而正在眺眼看向楚逸的班玉曣,更是轻呼出声,显然也是对这个故事吃惊不小,回过头来又看向宋临安。

    她俏脸上带着几分怜悯之意,眼中像是已经泛起泪花似的,盈波流转,煞是惹人怜爱。

    而裴长锋看到班玉曣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由得偷偷吞咽几下口水,心里更是怜意大起。

    不过,这时,宋临安却撇开之前的话头,换上一脸正色看着班玉曣,语含警示地轻声说道:

    “玉曣师妹”

    “你难道忘了你师尊”

    “派你参加此次南域天才大会的用意了吗?”

    班玉曣听了,急忙合上小嘴,将俏脸上的表情也一并收起。

    天启教的尊长们,之所以选派她来参加南域天才大会,不仅是因为她天赋极高,有资格接受牧鹤大师的指点

    更因为,班玉曣从小一直跟在师尊和师兄们的身边,从未独自历练过。

    这次她与另外两教的宋临安和无来,一道前来七星圣地,正是增长阅历的好机会。

    临行前,宋临安得了天启教前辈的叮嘱,要他好生提点一下班玉曣

    因此,这一路上,宋临安也不记得提醒过班玉曣多少次,要她注意自己的神情,不要总是一副未经世事的模样。

    可她却总是记不住,经常就会流露出之前养成的那种随意心性。

    现在,班玉曣见宋临安还在用说教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得嘟起了她粉嫩的小嘴。

    她像是在嗔怨宋临安一样,瞥他一眼,有些凶巴巴,却又暗含委屈地问道:

    “那头雷猇兽,为什么要那么做?”

    见到班玉曣做出这种可爱的模样,更惹得裴长锋心里一阵心驰神荡,连魂都快丢了。

    宋临安却是一脸无奈,瞪了班玉曣一眼,继续低声说道:

    “那头雷猇兽先是连连长啸,然后”

    “从自己胸腔里,掏出了一枚血色晶体。”

    “它拖着自己血流不止的身躯,将那枚血色晶体,叼给了牧鹤大师。”

    火离魅听到这里,脸上带着诧异的神情,眉头一挑,插嘴问道:

    “难道那枚血色晶体”

    “是它用自己的修为,凝化出的灵兽玄晶?”

    宋临安一脸神往地点点头,轻声一叹:

    “正是。”

    “那头雷猇兽,能修到紫府元尊的级别”

    “也不知已经活了多少年了,竟舍得就这么自绝。”

    班玉曣的俏脸微微显出几分凝重,眼中泛起异彩,很肯定地呢喃道:

    “那头雷猇兽,一定是把洛青简当成它的孩子了!”

    而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无来,脸上带着几分凝重,也开口说了一句:

    “那枚雷猇玄晶,最后一定是让洛青简得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这么些年,洛青简有没有将雷猇玄晶炼化?”

    他说话的声音,也像他的长相一样粗砺,透着一种饱经风霜的味道。

    班玉曣和宋临安他们,见无来脸上隐隐带着几分又似羡慕,又似嫉妒的神色,不由得都是移开了眼神。

    无来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急忙将双眼微微盍上,又变回面无表情的模样。

    不过,他这一番说辞,却惹得众少年却已经对他心生厌恶

    原本众少年攀谈的勃勃兴致,也被这么一句全给搅没了。

    因此,大家只好又一起看向牧鹤大师那边。

    此时,牧鹤大师脸上带着随和的笑容,正用手指着娜琳和离公子二人,看着卫凌笑说道:

    “老头子听说,你已经从道纹师公会邀请了林小友”

    “就想着,可不能让你专美于前。”

    “因此,老头子派人去寻来了,异灵阁的娜琳小姐”

    “还有,知命师秘府的离公子。”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太子煌和八王爷,颇有些自得地继续笑道:

    “原本,娜琳小姐和离公子,已经被火皇请了去”

    “他们也打算和火皇朝的人一起出发。”

    “还好老头子我还算有几分薄面,火皇和这两位小友,都没驳了老头子的面子。”

    程希弦和裴长老那些人听了,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一男一女,竟都是身怀异术的奇才

    而那位颇得卫凌笑看重的林姓中年人,竟然是一位大道纹师!

    一时间,这些见多识广的家主、长老们,又纷纷开口,和林姓中年人、娜琳、离公子他们攀谈起来。

    知命术、异灵术、道纹术和阵法术这些异术,都是鲜少能有人得到传承的特殊秘法

    这些神秘莫测,却又通天彻地的神通,比起各种武道,更倚重修习者的天赋。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秘术,虽然也都要借助修习者的自身修为,才能施展出来

    但往往武道上天赋极高者,偏偏又没有修行这些特殊秘术的天赋。

    因此,一个能在这些特殊秘术上有所成就的人,必然在武道上的修为也非同一般。

    这也是之前卫凌笑,不惜抬出牧鹤大师的名头,也要劝阻程希弦,不让他对楚逸痛下杀手的原因之一。

    离公子和娜琳小姐脸上带了些淡淡笑意,仿佛已经很习惯这种场面一样,和他们寒喧应酬着。

    而太子煌身后的姚芷蓉,现在也才明白,为什么之前听火皇开“动员大会”时,没有看到离公子和娜琳小姐

    原本,这两人半路被这牧鹤大师从火皇朝请走了。

    不过,楚逸却没有多少兴趣观察娜琳和矮子离。

    现在,他的一门子心思,都放在了那个林姓中年人身上。

    太子煌听牧鹤大师提到了自己的父皇,便再次拱拱手,上前一步笑着应话:

    “娜琳小姐和离公子,能得到大师邀请,自然比与我们同行要更来得荣耀。”

    “我火皇朝的人,也是素来景仰三大神山。”

    “家父和晚辈提起牧鹤大师您的时候,更是颇多赞誉之词。”

    太子煌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瞟了一眼边上的卫凌笑,心里有些疑惑:

    牧鹤大师和卫凌笑这一老一少,倒像是一对忘年交

    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渊源?

    而道貌岸然的离公子,听完太子煌的话,也只是随意应酬了几句

    然后,他看向隐在人群里的楚逸。

    其实离公子早就发现楚逸了,只是这么多大人物在前,他也得先客套几番,不能一上来就找楚逸。

    此外,虽然身为一尊知命师,但离公子在察言观色,感知气氛上的功夫也不弱

    趁着这个功夫,他仔细观察了一会,已经察觉到,楚逸刚才好像惹上了什么麻烦事。而这个发现,让他不由得心中一动,浮现了些许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