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青玄隼雀-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42章 青玄隼雀

    听闻至尊元灵的消息,楚逸一脸的喜出望外

    而楚如衣,却像是没有看到他眼神里的期待和火热一样

    她眉头轻蹙,自顾自地沉声说着:

    “这位牧鹤大师,的确是一位深谙道纹秘术之人。”

    “他仅凭那只青玄隼雀飞掠过时,所留下的一丝道纹秘术的气息”

    “就能觉察到那只青玄隼雀的踪迹。”

    “以此来看,他的道纹术修为,似乎还要在我之上!”

    楚逸听她这么一说,不禁觉得意外,脸上也浮现出几分惊讶的表情。

    原来那位牧鹤大师,不但是登临皇者领域的高人,还是一位大道纹师!

    楚如衣在道纹一脉上的造诣有多高,楚逸非常清楚

    这牧鹤大师,可能是他第一次见到的,在道纹之上的造诣要高过楚如衣的人。

    那他是不是和姑姑假扮的林松一样,也是道纹师公会的人,还是很关键的重量级人物?

    想到这里,楚逸忍不住有些替楚如衣担心起来:

    如果牧鹤那老头认识林松的话,那姑姑有可能已经被他看出破绽了?

    楚如衣不知道楚逸在担忧她身份暴露,只是瞧见他一脸惊色,略一思忖,便知道

    应该还没人,给楚逸讲过南域三大神山的底细:

    一想到此,她脸上的表情不由变得凝重起来,眼神里似乎又多了些莫名的寒意

    只是她的语气,却一如先前那般,很是平静:

    “知虚神山、不劫神山的真正主人,来头非常可怕,据说是上古神兽的后裔。”

    “而那位牧鹤大师,并非真正的神山族人,只是知虚神山上的一位客卿。”

    楚如衣道出这样一番话,信息非常惊人,听得楚逸更加震撼了。

    他瞪大双眼,心中有些不平静,忍不住惊呼出声:

    “神兽后裔?”

    这个时候,楚逸心里第一时间想到了青年凤,以及还在闭关的凤仙儿

    据青年凤所说,他的本体,就是真正神兽的后裔,纯血火凤

    而他的小妹凤仙儿,当初的血脉并不纯正,但现在经过涅槃,一旦成功出关,也会进化成为真正的纯血火凤。

    青年凤,凤仙儿有多可怕,楚逸是有认知的

    难道说,神山上面的生灵,都是青年凤、凤仙儿这等惊艳如仙的人物吗?

    那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而这个时候,楚如衣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了轻松平常的样子。

    她对楚逸笑了笑,点点头说道:

    “三大神山的详细情况,我也并不是全都知道”

    “我只知道,知虚神山的主人非常可怕”

    “该族的本体,名为毕方,号称神鸟!”

    毕方?

    这名字很熟悉啊?

    楚逸拧着眉头,一手摸着下巴,细细回想了一番,感觉毕方这名字在地球上应该听过

    不过,他一时间却没想起来,这毕方究竟是个什么鸟东西。

    先不管它

    回头找装逼大会里的那些家伙问一下,应该能问到这鸟东西的来龙去脉。

    想到这里,楚逸眉头一展,脸上又重新泛起笑意,两眼定定地看着楚如衣,等她继续讲下去。

    楚如衣所知道的,其实比他多不了多少

    她也只是从牧鹤大师那里,简单听了几句罢了。

    “牧鹤大师,之所以能被知虚神山召为客卿”

    “正是因为他精通道纹秘术。”

    “他不属于道纹师公会,但在道纹秘术上的造诣,绝对非同一般”

    “他发现那只青玄隼雀的同时,也发现了早已隐匿身形的我。”

    “不但如此,当时他还一眼就看出来,我也通晓道纹秘术!”

    说到这里,楚如衣像是又想到什么一样,两眼微微一眯,一副在回忆深思的模样。

    楚逸听说牧鹤不是道纹师公会的人,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他正听到了兴头上,心里更是迫不急待,想要知道那只青玄隼雀后来的去向。

    他两眼放光,忍不住追问:

    “后来呢?”

    “那只青玄隼雀有没有被他捉到?”

    楚逸并非不关心,牧鹤大师有没有对楚如衣出手

    只是眼下,楚如衣正安然无恙地站在他面前,看着也不像受伤的样子,他自然也就放心了。

    沉思中的楚如衣,被楚逸这样一问,马上也回过神来。

    她定了定神,缓缓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没有。”

    “他说,那只青玄隼雀,既然被人施下道纹秘术”

    “便不算是无主之物。”

    “之后,那只青玄隼雀便飞走了。”

    “再后来,牧鹤大师和我闲聊了几句,然后又问起了我的来历。”

    “我不知道他的用意,索性便继续冒充林松。”

    “他在得知我也要来七星圣地的事情后,便邀请我与他,还有洛青简和莫如晦,一起同行了。”

    听到这里,楚逸突然又想到一事。

    他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变,有些惊疑地问楚如衣:

    “姑姑,你和那老头闲聊时”

    “有没有被他看出什么破绽来?”

    楚如衣听了,脸上也不由得显出几分迟疑的神色。

    她眉头紧锁,一副很不确定的样子,缓缓回道:

    “应该,没有吧?”

    “否则,他为何要替我隐瞒下这桩秘事呢?”

    “我和他以前素昧平生,那天也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初次见面而已。”

    “而且想要识破金小丑面具的易容秘术,至少要比我高上七个境界”

    “牧鹤大师虽然已经踏入皇者领域,但是尊者领域和皇者领域,都只有三个境界。”

    “所以,就算牧鹤大师已经修至皇道巅峰境界,也不可能看穿我的金小丑。”

    然而,楚逸听完她的话,却有些不这么认为:

    他倒不是怀疑金小丑面具的神通,只是

    牧鹤这老头,看着像个慈祥和蔼的老大爷,其实心里却精明的很。

    他出现后,一番插科打诨,如春风化雨一般,便将当时凝重紧张的气氛,全都化于无形

    而且,从头到尾,这位牧鹤大师都没有问及之前的冲突详情。

    到最后,他既没让谁折了颜面,也没让他自己淌进浑水里

    这等周全的手段,又岂是一个老糊涂能使得出来的?

    楚逸最怕的是,牧鹤大师会从楚如衣的一些言谈之中,看出什么破绽。

    不过,既然牧鹤大师修为远胜于姑姑,而且现在并没有戳穿姑姑的身份,那他应该是没有看出破绽,或者是对姑姑没有恶意。

    退一万步讲,就算事有不测,眼下自己和楚如衣,都在高耸入云的玉衡峰上

    纵然想跑,只怕一时之间,也突破不了外面的九灵大阵。

    于是,楚逸也不再多想牧鹤大师的事,又将话题拉回到那只青玄隼雀的身上:

    “姑姑,你以后还能再找到那只青玄隼雀吗?”

    楚如衣听了,知道楚逸是想打至尊元灵的主意。

    她的脸色很是凝重,先轻轻点了点头,既而又摇了摇头:

    “我也许能再找到那只青玄隼雀”

    “但以我们目前的实力,也根本降服不了它。”

    “而且以我现在的道纹术修为”

    “暂时也解除不了它身上的道纹秘法。”

    楚逸却嘻嘻一笑,脸上扬起几分得意之色,故作神秘地说道:

    “或许我能解开它身上的道纹秘法!”

    楚如衣白他一眼,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

    楚逸的道纹术都是她传授于他的,连她都做不到的事,楚逸又怎么能做到?

    更何况,楚逸才学了道纹多久?

    就算他在道纹秘法上的天赋异于常人,那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超过她。

    尤其是,她可不是什么一般人曾经被道纹师一脉中某个非常古老强大的存在,亲自赞誉过她的惊艳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