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莫名其妙-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48章 莫名其妙

    裴长锋听了楚逸的问话,倒也没急着回话。

    直到鱼秋声和卢石离开沐月宫后,他才回过头来,眼神冰冷地扫了一眼楚逸,缓缓从牙缝里硬挤出一句话来:

    “既然你说我五曜圣地欺凌于你,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

    “什么才是真正的以强凌弱!”

    他的这句话,既是回应楚逸之前对他五曜圣地的评价,也是在向楚逸和众位少年暗示

    自己和楚逸相比,就是“真正的以强凌弱”!

    楚逸听了,不由得也两眼一眯,嘴角噙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淡淡回了一句:

    “这里山高风大,你可别闪了舌头。”

    听着他二人的话,感受着这一点就要炸的火药味,七星圣地的少年们都不禁面色一变,眉头轻蹙:

    楚逸和裴长锋两人,分明是不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啊!

    难道说,真要在这沐月宫动手不成?

    要知道,这可是卫家的宫殿,明令禁武的地方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楚逸突然动手的时候,柳华一点也没防备,直接就被击伤的原因

    在这沐月宫,别说动手了,哪怕只是调动一丝法力,爆发出杀意,都是对卫家极大的冒犯。

    楚逸刚才那样对柳华动手,就算是占了理,其实也是冒犯了卫家

    卫凌笑若是想要追究楚逸的话,这个罪名绝对能让楚逸非常难受。

    而眼下,楚逸若是再和裴长锋爆发大战的话,这事绝对能捅破天!

    一边的太子煌,此时神情非常凝重,就准备上前劝和,说什么也要拉住楚逸

    不能让他再像在山谷处大战韦千泷那样,和裴长锋再搞一波了。

    之前,太子煌已经和八王爷一起,私下里拜访过五曜圣地的三位长老

    两家本来已经说定,此事要放到南域天才大会之后,再从长计议

    现在如果任由楚逸和裴长锋闹将下去,岂不是前功尽弃?

    不过,还没等太子煌动身,荧荧公主却悄悄伸手拉了一下他。

    双眉紧锁的太子煌回头一看,只见荧荧公主眼带深意地指了指那位红罗姑娘,示意他先静观其变。

    红罗虽然一直安安静静地独坐一处,也没有理会那些少年们的搭讪,但她其实一直在暗暗观察着楚逸。

    此时事态已经有些失控,她脸上的表情,也终于不再是那种古井不波的模样。

    白天的时候,红罗已经将楚逸的事,全都禀告于承光宗的宗主了

    因为楚逸的关键特殊性,按照那位宗主的意思,在南域天才大会结束之前,楚逸必须安然无恙!

    因此,她不等那七大世家的少年出面,便身形一动,挡在楚逸和裴长锋二人中间,语气坚决地说道:

    “沐月宫,是卫家主用来招待贵客的地方,不是让你们闹事的地方。”

    “你们如果有心一战,之后的南域天才大会上,有的是机会。”

    这时,姚芷蓉也赶紧低声劝解楚逸,不愿让他再和裴长锋争执。

    而站在楚逸身边的“林大叔”,也在不停地用眼神向楚逸示意,提醒楚逸不要冒然行事。

    就在这时,楚逸和裴长锋还没来得及表态,沐月宫外却又传来了虚空破裂的声音。

    下一刻,牧鹤大师和卫凌笑,以及五曜圣地的裴长老,结伴从殿外飘然而至。

    “裴长锋,退下。”

    不等停下身形,裴长老居然直接喝止裴长锋。

    一时间,裴长锋和楚逸都是有些愣怔在地,心里直以为这个裴长老,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

    按理来说,不应该直接爆发,要强烈追究楚逸的责任才对吗?

    卫凌笑果然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对沐月宫里的乱象视而不见,反而正一脸期待地盯着楚逸

    而主人家都不去理会的事,牧鹤大师就更不放在眼里了。

    他脸上的表情和卫凌笑如出一辙,也是笑意中带着些好奇和期许,双目灼灼地看向楚逸。

    比起一脸复杂神色的裴长老,这二位怪异的眼神,更让楚逸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众目睽睽之下,这三人谁也不先说话,就这么眼都不眨地盯着楚逸

    楚逸一脸警惕和疑惑,来回地看着他们三个,心中觉得一阵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这些老家伙在这搞什么飞机?

    最后,还是裴长老扭捏着,先开口了:

    “楚逸,你随我来一下,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姚芷蓉和裴长锋等人,见裴长老和楚逸说话时,连“老夫”也不称了,心里更觉得诡异非常。

    就连“林大叔”也是一脸凝重,搞不懂这老家伙的目的,对着楚逸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易答应裴长老的话。

    楚逸心里非常疑惑,也有些提心吊胆:

    在领教过程希弦那只战兽的威势之后,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对付得了裴长老

    如果这个活了不知几百岁的老妖怪,对他动了杀心的话,那他恐怕是在劫难逃。

    而横亘在楚逸和裴长锋中间的红罗,寒眸中的眼神也是闪烁连连,心里暗自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阻拦。

    这时,卫凌笑好像看出了众人的担心,也知道楚逸心有顾忌。

    他走上前去,轻微拍了拍楚逸的肩头,洒脱一笑,说道:

    “裴长老只是有些秘事想要问你,并无恶意”

    “你放心跟他去吧。”

    有了卫凌笑的话,红罗的神情顿时轻松下来。

    虽然这位卫家主,看似玩世不恭,不拘小节,实则最是言出如山

    他说“并无恶意”,那就是一定没有恶意。

    而不明就里的楚逸,此时看着卫凌笑脸上的笑意,突然也明白过来,一脸乖巧懂事地轻笑道:

    “大人说笑了。”

    “裴长老身为前辈,又怎会对我一个晚辈有什么恶意?”

    “就算没有卫家主和牧鹤大师在场”

    “小子也不会疑心裴长老的用意。”

    听了他的话,卫凌笑和牧鹤大师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大笑数声,口中还不忘继续调侃:

    “牧鹤大师,你看到了吧?”

    “我就说这小子狡猾的很,随便一句话,也是处处打着埋伏。”

    牧鹤大师也笑着接过卫凌笑的话头,看着楚逸大声笑道:

    “不用你小子,来将我二人的军”

    “放心去,老头子我保你安危便是。”

    一听此话,在场众少年的脸上,不由得再次多了几分惊讶神色。

    却见楚逸先“嘿嘿”干笑了几声,然后拱手一拜,口中说道:

    “嘿嘿,那晚辈就先谢过大师了。”

    当然,其他人都不知道,楚逸心里的真正想法却是:

    牧鹤老头,你才是真正的老狐狸啊!

    拿着别人的话卖人情,还能落下个“维护小辈”的好名声,这如意算盘打得,太特么的六六六了。

    旁边的裴长老见楚逸已经答允自己的要求了,当下便抓住楚逸的一只手臂,高高飞临沐月宫外。

    此时,除了神山的两个少年,依旧是一脸冷漠外

    姚芷蓉和“林大叔”,以及裴长锋、太子煌等人,也都是急忙追了出去,想要一看究竟。

    只见,楚逸和裴长老两人虚浮在半空中,身体周遭被一股灵力遮罩着,掩去了他们谈话的声音。

    不过,众人凝目看去,依稀能瞧见裴长老的脸上,带着几分既像祈求又像期盼的复杂神色而楚逸,却是面露笑意,一脸喜出望外的表情,像是听闻了什么好消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