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求楚逸破阵-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50章 求楚逸破阵

    楚逸心里拿不定主意,裴长老脸上却隐隐多了几分狡黠神色。

    他眼中精光一闪,想趁热打铁,于是又对楚逸说道:

    “事已至此,老夫也就不再瞒你”

    “五曜圣地的程希弦,之所以会对此番比试如此上心,就是为了柳家的源天玄露。”

    “对于修行武道的人来说,源天玄露比元灵玄珠更为难得,也更有益处”

    “若是往常,我五曜圣地败了也就败了,无非是百年之后,再想办法赢回来就是了”

    “但是,这一次,柳家早已经决定,今年的源天玄露,全部要留给柳如烟来炼化,助她修行突破!”

    说到这里,裴长老深深地看了一眼楚逸,语含深意地又说了一句:

    “因为,柳如烟必须抢在被人察觉出身份和血脉之前,成长到足够强大”

    “否则,谁也难以预料,会不会有人对她心生忌惮,而暗下毒手。”

    楚逸听了,脸色顿时也是一变。

    裴长老最后那几句话里所说的事情,其实他自己早就已经经历过了,对比很是明白。

    有一次,若非楚如衣恰好出现,以道纹秘法拦下了秦家古祖的那缕杀机,恐怕他就凶多吉少了

    而且就算是现在,也可能有人想暗中将他除掉,以免他日后变成一个真正的威胁。

    这也正是空老一直在暗中保护他的原因。

    意识到这些后,楚逸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铁青,嘴角抿出一道坚定决然的弧线,眼神里也透着几分寒意。

    裴长老见状,心里一动,知道楚逸已经有些意动了。

    当下,他的脸色反而有些平静了,用安慰的语气笑道:

    “不过,你也不必太过忧心”

    “柳如烟现在对柳家和……和我五曜圣地来说,也是无比重要”

    “有柳元那些老家伙,和柳家家主亲自护法,柳如烟应该无虞。”

    “只是,那源天玄露已经交给了柳如烟。”

    “如果这次比试,我五曜圣地真的输给七星圣地,怕是就有些麻烦了。”

    此时的楚逸,心里已经没了方才的犹豫。

    有什么事能比柳如烟更加重要?

    何况,自己老婆的东西,凭什么要给别人?

    他眼神里带着几分倔强,心中已经下定决心,脸上浮出淡淡的笑意,对裴长老说道:

    “既然如此,我便帮你们一次。”

    裴长老听了,脸上不禁露出情难自抑的喜色。

    他大笑几声,颇有些失态地说道:

    “你安心助我们破阵,至于七星圣地”

    “卫凌笑好像对你的道纹秘术很感兴趣,之前我已经得了他的应许,他并不反对你来插手此事。”

    楚逸听完,却还是一笑了之。

    现在的他,已经不太把七星圣地的态度放在心上了。

    既然他敢为了左门和火皇朝的颜面,不惜得罪程希弦

    那么,为了柳如烟,他更会不惜任何代价。

    事情一定下来,裴长老便又带着楚逸落回沐月宫外。

    姚芷蓉和“林大叔”两人见了,不顾其他人在场,急忙跑到楚逸身边,上下打量着他。

    她二人之前一直在担心楚逸的安危,此时见他一脸淡然之色,心里也都松了一口气。

    这两个女子还算沉得住气,虽然她们眼神中都带着些庆幸和疑惑,但也只是安静地站在楚逸身旁,并没多问什么。

    而裴长老的老脸上,则全是掩盖不住的喜色。

    这种反差,让太子煌和裴长锋这些少年们的眼睛里,又多了几分探询的眼神。

    裴长老先冲卫凌笑和牧鹤大师点了点头,然后用不容质疑的命令语气,对裴长锋大声说道:

    “过来,向楚公子道歉”

    “记住,要认真诚恳,不得敷衍了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眼带疑惑地盯着裴长老和楚逸。

    尤其是裴长锋本人,更是两眼骇然,嘴巴大张,一脸活见了鬼的表情,傻乎乎地站在原地,没有半点反应。

    还是牧鹤大师善解人意

    他看看正盯着楚逸观察的卫凌笑,踏前一步,大声笑道:

    “如此,那便请裴长老和楚逸先行一步”

    “等老夫和卫家主把这里的事按排好之后,也会过去瞧瞧热闹。”

    不等牧鹤大师的话音落下,卫凌笑也已经回过神来。

    他伸手拉了一下牧鹤大师,也高声笑道:

    “不必再做其他安排了”

    “九灵玄阵深奥复杂,正好让这些少年也开开眼界,都一起去吧。”

    说罢,他又看向楚逸,意味深长地笑道:

    “想必,楚公子也不会介意,他帮裴长老破阵时多一些观众吧?”

    众少年听了他们的对话,这才都明白过来:

    原来刚才五曜圣地的裴长老,是在向楚逸求助,要楚逸帮他们破九灵玄阵!?

    五曜圣地三大长老破不开的阵,居然要请楚逸这个毛头小子来帮忙!?

    而楚逸,居然也答应帮忙!?

    一时间,这些小伙伴们不由得都惊呆了。

    楚逸和五曜圣地的恩怨,他们都已经听说过。

    且不说裴长老为何会腆着脸求助于楚逸,单说楚逸能够不计前嫌,愿意出手帮助五曜圣地

    就足以让他们吃惊不小!

    当着那位五曜圣地的裴长老的面,大家虽然不好说太过分的话,但还是忍不住轻声议论起来:

    “看来传言不可尽信啊,楚逸能如有此心胸,怎么可能是个行事霸道的人?”

    “我倒是对九灵玄阵更感兴趣!”

    “五曜圣地的三位长老都破不了,难道楚逸会比他们还厉害?”

    “你又不懂阵法之术,感兴趣个屁!”

    “哎呀,同样是来参加南域天才大会的少年,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众少年在感叹楚逸心胸宽广的同时,看向裴长锋的眼神里,不禁也是更多了些鄙夷

    甚至于,他们中的班玉曣和红罗这两个女子,在看向楚逸时,眼神里还都带了一些莫名的异彩。

    宋临安不经意瞥到班玉曣时

    发现这小妮子脸上浮着淡淡的红晕,而眼神又是迷茫中带着些惊悸,不由得心中一懔:

    这丫头,该不会是对楚逸有了什么想法吧?

    要真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他一边胡乱担忧,一边想着该怎么旁敲侧击地问一下班玉曣。

    这时,沐月宫外的连番动静,也将洛青简和莫如晦给惊动出来了。

    这两个冷峻少年,听着旁边人的话,也渐渐听出了事情的原委。

    他们虽然依旧一脸漠然之色,但眸子中却不时泛起一阵波澜,频频看向楚逸,显然他们的内心完全不像表面这么平静。

    不过,这个时候,楚逸却是面色平静地看着卫凌笑,也不说话,也不动身,像是对卫凌笑的提议无动于衷似的。

    卫凌笑等了半晌,也不见楚逸答话,当下也是眉头一皱,不由得又朗声问道:“楚小友,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