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大湖-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55章 大湖

    牧鹤大师站在卫凌笑旁边,一脸正色,也不说话,像是什么都没听懂似的

    只不过,在他心里却是忍不住暗暗嘀咕起来:

    “还是你最不厚道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夹枪带棒地嘲讽韦老头。”

    “不过,那个韦老头确实做得有些过分。”

    “楚逸帮了他五曜圣地这么大的忙,不去好生致谢也就算了,居然还在疑心于那个小子?”

    想到这里,他摸着白花花的胡须,轻轻摇了摇头,一副大为感慨的样子。

    眼下这种情形,饶是卢长老这种心生七窍的人,也有些应付不来了。

    不过,好在人家裴长老的脸皮够厚。

    这老头一闪身,挡在了有些无措的韦长老身前。

    他轻笑几声,顺着卫凌笑的话头说道:

    “卫家主说得是,我等现在不该急着感谢楚逸。”

    “不过,还请楚公子再稍待片刻”

    “若是我等一会再遇上什么难事,说不得还得请楚公子再施援手。”

    他的话一说完,神山、古教还有七星圣地和火皇朝的少年们的脸上,全都变成一副“大开眼界”的样子。

    然而卫凌笑听了,却是一脸正色。

    他暗自思忖片刻,然后笑道:

    “裴长老不必多虑。”

    “最后两处阵眼,一处是承光宗晖堂堂主蓝照河坐镇”

    “另一处是司玄道道主玄朔方镇守。”

    “以三位长老的修为,拿下这两处阵眼不算什么难事,不会再有别的问题。”

    卢长老听了,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不过,这就是他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七星圣地之所以安排蓝照河和玄朔方,充当最后两处阵眼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这两人,各自炼化过强大的光元灵之力和暗元灵之力。

    毕竟,天璇峰的尉家家主尉重央虽然精于阵法之术,但七星圣地只能凝化七枚元灵玄珠

    所以,七星圣地的人才会想出这等权宜之策,用那两位高手的修为,配合七枚元灵玄珠,增强九灵玄阵的威力。

    说白了,蓝照河和玄朔方的存在,只是为了加强前七处阵眼的威势而已。

    而现在,卫凌笑眼见五曜圣地的人,一再当着众位少年的面丢人现眼,索性就把这些玄机都告诉了裴长老等人。

    这也算是为彼此留些余地,以免日后不好相见。

    好在,裴长老虽然不像卢长老那么心机重,处事之道却远胜于他。

    当下,他将一只手背在身后,悄悄向卢长老和韦长老示意了一下,嘴里还同时说道:

    “既然如此,老夫三人便先谢过卫家主和楚公子了。”

    说完,他便和满腹疑惑的另外两位长老,一起飞身而去。

    而冷眼观瞧了半天的牧鹤大师,见卫凌笑最后这么处置,心里也是暗自感叹。

    不过,那些少年们一看五曜圣地的人已经全走了,便又都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牧鹤大师听他们话里话外,都是在嘲笑五曜圣地的行事手段,便知道该自己站出来打圆场了。

    他轻咳一声,对卫凌笑使了个眼色,笑着说道:

    “现在也没什么稀奇秘术可看了”

    “依老头子的意见,今晚也就到此为止吧。”

    卫凌笑会意,回过身对众位少年高声说道:

    “你等随我和牧鹤大师先回玉衡峰,然后就各归居所。”

    “明日一早,大家还在沐月宫会合。”

    说完,他也不等众少年表态,便直接撕裂虚空,带着一群人又回了玉衡峰。

    各大势力的少年们,先向卫凌笑和牧鹤大师行礼道别,然后便三五成群地结伴而行。

    今晚他们看过不少热闹,也见证过不少离奇的事。

    因此,他们心里现在都是兴奋难平,怕是还有不少想要讨论的话题。

    只是,牧鹤大师看着楚逸的背影,眼神悠长,忍不住轻声叹了一句:

    “没想到,今天晚上这次宴会”

    “终究还是成了那小子的个人秀。”

    旁边的卫凌笑听了,也是脸色显得凝重,轻声回了一句:

    “我七星圣地的九灵玄阵,也成了那小子的踏脚石了。”

    这话却让牧鹤大师有些费解了。

    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卫凌笑,等着听他解释。

    卫凌笑淡淡一笑,反问道:

    “难道大师没看出来吗?”

    “那小子并非长期专门浸淫此道,应该只是刚刚开始涉猎阵法术和道纹术。”

    “而他天赋极高,领悟力也极强”

    “所以到了后来,他不但能借九灵玄阵之力,布下阵中之阵”

    “而且解除道纹秘法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甚至,他都没有引发九灵玄阵的威势,便能接近阵眼!”

    “这一番破阵,他在阵术、道纹之上的造诣,只怕又是更上一层楼了。”

    牧鹤大师听了卫凌笑的话,顿时一脸惊色,双眉紧皱,默然不语。

    此时,楚逸正和火皇朝的人,还有“林大叔”、离公子几人,一起踏入虚空。

    而静静地盯着楚逸的身影看了一会,牧鹤大师突然又轻声问道:

    “老头子老眼昏花,方才的确没有看清那些元灵玄珠的去向”

    “你卫凌笑既知晓九灵玄阵的玄机,也精通道纹秘术,不会也不知道元灵玄珠的下落吧?”

    说完,他的眼神从楚逸身上移开,转向卫凌笑,目光灼灼。

    却见,卫凌笑只是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作答,让牧鹤大师难以捉摸。

    见状,牧鹤大师也只好轻叹一声,再次看向楚逸消失的地方,低声笑道:

    “你还是想想,怎么和尉重央还有程希弦他们解释吧”

    “不过,你以后可以多关注一下那个楚逸。”

    “对你来说,在那件事情上,也许他比老头子我更加合适。”

    卫凌笑听了,不由得面色一惊,奇道:

    “大师,您都知道了?”

    牧鹤大师轻笑两声,回道:

    “呵呵,老头子虽然不敢像闲云大师那般,说自己知天一半知地一半”

    “但毕竟也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

    “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秘事,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

    “我南域说是有两大圣地,但其实只有你七星圣地,才算得上是修行圣地。”

    “那五曜圣地,不过是靠着那五家先祖传下来的诸多秘法天宝,才成就了现在的名声。”

    卫凌笑听完牧鹤大师的话,一言不发地望向玉衡峰外,沉默了起来。

    良久之后,他脸上多了几分难得的肃穆神色,嘴里突然低声呢喃道:

    “那座大湖,实在太过诡谲奇特”“不解开它的玄机,晚辈死都不能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