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 讲道-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59章 讲道

    裴长锋眉目传恨,显然,这段恩怨以后还有得玩。

    但楚逸也只是心头一凝,并没有再过多在意

    老话说得好,人不遭嫉是庸才。

    毕竟,他确实几次都结结实实地打了人家的脸。

    当然,就算裴长锋怀恨在心,以后可能要施展报复

    楚逸也不在意,作为开挂者,有的是办法治理这家伙。

    所以,他也只是淡淡地扫了裴长锋几人一眼,便和其他少年们一齐向卫凌笑和牧鹤大师行礼问安。

    经过昨天的相处,众位少年已经知道,这两个皇者领域的高人云淡风轻,并不看重世俗虚礼

    因此,大伙只是简单地行礼过后,便各自去寻座位坐下了。

    那位洒脱不羁的卫凌笑家主,见众位少年已经到齐,便站起身来,朗声宣布:

    “这一次的南域天才大会,正式开始。”

    说完,这位卫家主一抬手,提起一只玉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用眼神向牧鹤大师示意。

    牧鹤大师却是摆了摆手,笑道:

    “老头子向来朝不饮酒,晚不饮茶”

    “卫家主自便吧。”

    卫凌笑“滋溜”一声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然后颇为自得地回道:

    “晚辈却没这么多讲究。”

    “如此,便先请大师为诸位年少俊杰开讲高深武道。”

    和昨天一样,楚逸依旧是和姚芷蓉坐在一起。

    而他们旁边,则是“林大叔”和离公子,还有被楚逸无意中调戏了一句的娜琳小姐。

    本来班玉曣也想凑过来坐的,但宋临安好像生怕楚逸再“勾引”她一样,硬拉着她远远坐到了另外一边。

    牧鹤大师虽然在平时随和又不拘礼

    但此时,却是端坐在蒲团上,一脸肃穆,讲话的声音也如钟吕和奏一样庄重,宏大:

    “武道艰辛,惟勤惟苦。”

    “此外,修炼武道,也最讲机缘造化,天赋禀性……”

    众位少年听着牧鹤大师的娓娓讲述,脸上都是肃穆神情,眼睛里还夹杂着些“往事不堪回首”的复杂眼神。

    虽然,他们每个人都被自家长辈冠以“天才”“奇才”这等美称

    但并不代表,他们这些人修炼武道时,能比别人少吃苦头。

    相反,这些少年能有资格来参加南域天才大会,正是因为他们比别人付出了更多的辛劳和血汗!

    而随着一番开宗明义过后,牧鹤大师的话,也渐渐深入修炼武道的精要之处:

    “虚极境分三大境界,明堂武尊、洞房世尊、紫府元尊”

    “想要跨入更高的境界,除了要渡过九死一生的重重天劫之外”

    “更需要讲究虚无缥缈的修炼契机!”

    “你们在修炼之时,须不急不躁,细细体会……”

    众少年听得极为入神,楚逸却与他们不太一样,只觉得无趣得很,昏昏欲睡。

    因为,牧鹤大师所讲的许多修武大道,虽然也称得上鞭辟入里

    但是,比起上古活化石教科书银老所讲的武道深意,终究还是差了太多精义。

    就更别说,比起之前在幽冥地府的时候,崔判官和楚逸对决时谈论起的纵横武道

    牧鹤大师讲得这些东西,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所以,牧鹤大师这等级别的人皇讲道,对于楚逸来说,实在是意义不大。

    另一边,牧鹤大师讲道的同时,卫凌笑虽然一直在轻酌慢饮,但他的眼神却是一直在楚逸身上打转。

    见到楚逸此时脸上的神态,隐隐有些无聊困乏之意,卫家主心里一惊,不由得又起了好奇。

    凭心而论,牧鹤大师所讲的许多东西,也是他近几年方才悟到的修炼心得

    因此,卫凌笑认为牧鹤大师并未对众位少年有所藏私,这是实实在在的高深武道。

    然而,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之后,卫凌笑同样不认为楚逸此时是在故作姿态。

    在他看来,楚逸这个身负诸多神通秘术,手段又神秘莫测的少年

    一定是早已领会到了更为精妙的武道,才会像现在这样由心而发,对牧鹤大师所讲的东西爱听不听。

    卫凌笑虽然和左门的人鲜少接触,但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左门秘传的武道

    以他的见识和判断,可不会觉得左门那些浅显武道,能比牧鹤大师所讲的武道还要高明。

    毕竟,左门最强大的人,可都还没踏入皇道领域

    而牧鹤大师,除了在道纹一脉上造诣非凡外,本身修为也是一尊实打实的人皇强者。

    所以,楚逸又是从哪学到的高深武道?

    其实不光是卫凌笑,牧鹤大师本人,也已经察觉到楚逸脸上的异样神色。

    这老头虽然平易近人,从来不摆架子

    但他对于武道之事,还是很有些自负的。

    “楚逸,你可是觉得老头子哪处讲得不对?”

    “亦或是老头子哪里没讲清楚,有所疏漏?”

    见到楚逸一脸无聊的表情,牧鹤大师终于忍不住了,神情淡然地向楚逸发问,眼神里却隐隐带着几分试探的意味。

    百无聊赖的楚逸,被牧鹤大师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

    他以为这老头是怪自己没认真听讲,赶紧一脸正色地拍马屁:

    “没有没有,大师所言,字字珠玑”

    “晚辈听完,有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马屁拍完,楚逸自己都是忍不住轻笑起来。

    此情此景,倒像是在地球上的学校课堂一样,由不得楚逸会忍俊不禁。

    而牧鹤大师听了他的话,也像学校里的老师那样,一脸含蓄的微笑。

    楚逸见状,心里又偷偷嘀咕起来:

    “嘿嘿,果然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任你再是高人,几顶高帽子扣你头上,你也得乐呵呵,熏陶陶。”

    不过,没等楚逸嘀咕完,牧鹤大师又摸着白胡子,笑眯眯地对他说了一句:

    “那么,就请楚公子把老头子刚才的话,给复述一次吧。”

    楚逸听了,表情顿时呆住了,脸上浮出一片苦色。

    而他身边的姚芷蓉和离公子等人,脸上也都是愕然神色,不明白这一老一少在搞什么名堂。

    再看一脸严肃的牧鹤大师,眼里隐隐又多了几分狡黠和戏谑之意。

    “靠,这老头不厚道啊,想看我笑话!”

    楚逸见牧鹤大师这副模样,不由得撇撇嘴,暗暗皱起了眉头。

    好在,这个时候,有“厚道人”出面,替他解围

    卫凌笑放下手中的酒杯,脸上带着些许酒意,笑着说道:

    “依我之见,不如让楚逸谈谈他的武道心得,如何?”

    牧鹤大师听了,也是一笑,马上拿话赶话:

    “老头子我,也正想领教领教楚小友的武道高见。”

    此话一出,沐月宫里顿时一片哗然。

    倒不是众少年觉得牧鹤大师被楚逸给惹恼了

    牧鹤大师的话,虽然听着像是在挖苦嘲讽,但谁都能从他的一脸笑意中,看出来他只是在调笑楚逸罢了。

    “楚兄弟,快快把你的修炼心得讲出来。”

    “对啊,楚逸哥哥你可是说过要教我秘术的,可不许藏私哟。”

    “楚公子,你就勉为其难一下,让大伙长长见识吧。”

    这群已经与楚逸熟络起来的少年们,开始顺着牧鹤大师的话起哄。

    而五曜圣地那几个家伙,尤其是裴长锋,更是一脸冷笑,就等着看楚逸当众出丑。

    开玩笑,一个尊者领域的小子而已,或许是有几分武道天赋但是,怎么可能有比牧鹤大师还要高深的武道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