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自然之阵?-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62章 自然之阵?

    这个时候,“林大叔”只顾着替楚逸操心,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离公子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她。

    看着“林大叔”脸上的复杂神色,离公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心里更加肯定这位林大叔与楚逸的关系非比寻常。

    他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和“林松”搞好关系。

    虽然知命师一向受人尊敬,但与道纹师、阵法师等修行异术的人相比,知命师其实算是最没战斗力的异术师。

    知命师,最倚重人脉关系。

    因为,命数也好,天数也好,气运也好,都是盘根错节,玄之又玄,难以孤存的定变之数

    这也是离公子明明一脸清高孤傲之相,却又愿意四处奔走的原因。

    另一边,卫凌笑飞出沐月宫后,并未走远。

    他与楚逸出现在一座古朴无华的木亭下,一脸认真地说道:

    “这里便是我的修行之处,楚小友觉得如何?”

    楚逸看了看,这木亭连张木椅都没有,非常简单,也很认真地回道:

    “虽然简单了些,但这里非常不凡”

    “如果晚辈没看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整座玉衡峰的灵气汇聚之地,无形中似有千万道灵气洪流汇聚而来。”

    “若论修炼效果的话,那么大一座沐月宫,比起此处来,都要差上许多。”

    听到楚逸的回话,卫凌笑眸光一亮,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很认真地继续说道:

    “楚小友果然非凡,眼力过人”

    “只这片刻时间,便能看出这些门道。”

    “不过,我好奇的是,楚小友能一眼就看出这些来,只是全凭感应灵气呢?”

    “还是……有别的原因?”

    这就是真正要探楚逸的底了。

    不过,楚逸可没那么简单就把什么都说出来,他却只是答非所问,道:

    “卫家主除了懂得道纹术之外,可还知晓阵法之术?”

    卫凌笑眼神一闪,似乎是没想过楚逸会这样问似的,沉吟片刻,这才若有所思地说道:

    “闲云大师学究天人,我却没他老人家那般天赋”

    “我能研习道纹,已是万幸了。”

    楚逸听完,依旧没有去回答卫凌笑刚才的问题,而是再次追问卫凌笑,道:

    “那卫家主以为,为何这么大的玉衡峰,灵气却偏偏在此处交汇,而非其他地方?”

    卫凌笑闻言,像是突然触电似的一惊,变了脸色,瞪大眼睛道:

    “你是说这整座玉衡峰,也是一座大阵!?”

    楚逸却只是淡淡地轻笑一声,不置可否地说道:

    “晚辈不敢下如此断言。”

    “但晚辈近来觉得,天下各处灵山圣地,之所以能聚集灵气,必然是有玄机暗藏其中的。”

    “说起来,我左门的几座山峰,虽然比不得玉衡峰上的灵气浓郁,却也称得上修行宝地”

    “晚辈之前就一直奇怪”

    “为何有些大山地势,会比其他地方更适合武者修炼?”

    “而有些地方虽然生机昂然,却没一点灵气?”

    “直到昨天,晚辈受到九灵玄阵的启发,才突然生出一种想法”

    “或许,这天地间,有山川湖海,皆是大阵”

    “大阵当中有阵眼,有中心,也有边缘,有废弃无用的部分。”

    “至于,这种想法是对是错,晚辈也无从知晓,只是完全突兀生出来的一种猜测罢了。”

    却见卫凌笑听了楚逸这番话之后,神色陡然变得更加凝重,眼神既惊且喜

    他有些失态了,一把拉住楚逸的胳膊,声间略带颤抖地大声叫道:

    “很可能真是这样!”

    “如果你的想法没错的话,那灵山圣地的大阵,就是参天地造化而成,而非人为!”

    “这都是自然之阵!”

    “而我们的先祖高人,发现了这些自然之阵,便在这上面开宗立派,设立传承,进而成为灵山圣地!”

    卫凌笑本就是个洒脱之人,此时心情激荡之下,像是要窥见某种真义一样,更是顾不得其他了。

    楚逸被卫凌笑的这激动举动吓了一跳,不明白这位皇者领域的高人,为何会这么失态

    就算知道灵山圣地,是天地自然大阵,好像也就是多了些见识而已,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啊。

    楚逸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轻轻一转身子,不着痕迹地挣开卫凌笑的手,失笑一声,说道:

    “卫家主不是要与晚辈探讨道纹之术吗?”

    “不知卫家主想如何探讨?”

    然而,此时的卫凌笑,却像是解开了某种困惑已久的谜题一般,已经有些欣喜若狂了。

    他一抬手,向亭外连连打出数则威势惊人的道纹秘法。

    只见那数则道纹所过之处,虚空无声无息地崩塌破碎,继而又迅速恢复原状,看着很是寻常。

    但楚逸知道,这绝对不寻常。

    “这便是蕴藏了我武道修为的道纹秘术,论若威力,不及我的武道神通。”

    “楚公子觉得如何?”

    楚逸现在已经被他搞得有些糊涂了,当下只是不明所以地回道:

    “卫家主的修为比晚辈高出不知多少,晚辈甘拜下风。”

    其实他已经存了开溜的心思了。

    因为他能感觉到,卫凌笑带他来此处,好像并非是为了探讨什么道纹秘术?

    好在,卫凌笑也非愚笨之人,一听楚逸这么回话,马上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失态了。

    他强自按捺住自己的心神,对楚逸笑道:

    “是我冒失了,你我探讨道纹术,不该参杂武道修为。”

    楚逸看着卫凌笑眼里的精光,不由得一头黑线,心里暗道:

    “这家伙,究竟想搞什么鬼?”

    说实话,他之所以没有拒绝卫凌笑的要求

    一是想回报卫凌笑的几次维护之情,二来也是想与卫凌笑交好。

    虽然楚逸与卫凌笑接触并不多,但他能看出来,卫凌笑是个值得结交的人。

    然而,刚才卫凌笑的诸多反应,却实在太过失常,让他不得不怀疑卫凌笑的真正用意。

    于是,楚逸不动声色地回道:

    “卫家主若是别有它意,还请直说”

    “晚辈几次承蒙前辈关照,正想有所回报。”

    听了楚逸如此直白地问话,卫凌笑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尴尬神色。

    其实他也看出来了,楚逸对他的感觉不错。

    一时间,卫凌笑甚至想将深藏心底的秘密,全都告诉楚逸,与他探讨。

    只是,那个秘密关乎甚大,涉及整个七星圣地

    除了各家的那些太上长老和老祖等老怪物之外,就连程希弦那些家主,也没几人知道。因此,卫凌笑最后还是强忍住心里的冲动,决定再对楚逸试探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