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机缘已到?-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69章 机缘已到?

    楚逸听了卫凌笑的话,先是一愣,继而想到了之前卫凌笑说过的那些话

    闲云大师的那一句,机缘未到,不可妄动。

    这下,他心里可就彻底放松了。

    因为他能看得出来,闲云大师在卫凌笑甚至尉重央的心里,地位都是很高的。

    有了闲云大师这句“阴差阳错”的注解,楚逸就再也不用担心,别人把此事和元灵玄珠的事联系到一起了。

    事实上,到底是不是因为七枚元灵玄珠,楚逸才能看透那座湖,楚逸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可能仅仅是因为他视力好?

    当然,楚逸心中也没有就这件事多想。

    而是,面对卫凌笑认为他就是闲云大师口中的机缘,他脸上做出一副迟疑的模样,口中还略带欣喜地说道:

    “不可能吧?”

    “卫家主是不是哪里想错了?”

    “晚辈可并非七星圣地的弟子……”

    然而,他这番“欲盖弥彰”的表演还未完成,就被卫凌笑给打断了。

    只见卫凌笑神情渐渐变得坚定,眼神既喜且妒地盯着楚逸,口中很是笃定地说道:

    “一定是这样!”

    “若非如此,这千百年来,为何只有你能察探到那座大湖中的道纹?”

    “而且,以往的南域天才大会,火皇朝大多只派火家子弟和几大古武世家的少年参加”

    “此番却是因缘际会,多了你这么一个左门弟子!”

    “这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的啊!”

    楚逸听到这里,有心想提醒卫凌笑,此次还有左门的姚芷蓉也参加了南域天才大会

    但他见卫凌笑神色越来越不容质疑,越来越相信他自己心中所想,索性闭口不提,免得弄巧成拙。

    再说了,卫凌笑如此推断,也算正中楚逸的下怀

    他巴不得卫凌笑和七星圣地看重他呢!

    所以,过犹不及的事,楚逸是不会干滴,就让卫凌笑把他当机缘好了。

    此时,卫凌笑还在列出一个个说服自己说服楚逸的理由,像是越想越觉得窥破天机一样,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坚定:

    “再有就是”

    “此番南域天才大会,偏偏与我两大圣地的百年比试撞上,让你大放异彩”

    “又偏偏,是我与宽仁待人的牧鹤大师来主持此次大会,才能将你从五曜圣地和程希弦他们的手里救下!”

    “如此诸般巧合,不是天意,还能作何解释?”

    说完,他一脸亢奋地看了看楚逸和尉重央,似乎想从这二人口中得到附和的答案,又或者是想听到一些别的说法。

    虽然楚逸表面装作一副惊疑的样子,但实际上,在他心里,已经忍不住给卫凌笑点了一百二十个“赞”了。

    卫凌笑这番缜密的推理,简直堪称完美啊!

    完美地符合楚逸的心意。

    事实上,楚逸知道,这些应该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当一个人想要说服自己的时候,任何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都能被他强行曲解关联,用来作为说服自己,说服他人的证据

    卫凌笑的这一番缜密推理,就是这样的自欺欺人心理学现象。

    不过,虽然卫凌笑的缜密推理,极有可能是错的,但是效果还是有的

    一旁的尉重央,在听完卫凌笑的这番话,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激动了,觉得的确有几分可信的味道。

    只是,这老家伙看着楚逸的眼神,略带了几分挑剔,似乎想从楚逸身上看出些什么似的。

    这个时候,楚逸知道,自己也要争取争取,配合一下卫凌笑的演出了

    他脸上也作出恍然的表情,替卫凌笑,更是替自己把事情敲砖定角:

    “难怪!难怪!原来如此!”

    “此番晚辈临行前,曾用知命秘术替自己推演命数,预兆是见龙在野,或跃于渊。”

    “原来,这龙便是两位家主和牧鹤大师”

    “而这渊,应该就是指它了!”

    楚逸指着那座大湖,一脸激动地说道。

    他这番话效果不错,听得卫凌笑一个劲地点头

    尉重央虽然根本不懂知命秘术,但七星圣地也曾有人用这种秘术推断过天机气运

    因此,他倒不怀疑这等玄之又玄的说法。

    更何况,尉重央对楚逸本就有好感,也与卫凌笑的关系密切,此番也渐渐地相信楚逸就是机缘。

    只是,就算楚逸是闲云大师口中所说的“机缘”,他还是有些不明

    这所谓的“机缘”,究竟是怎么个说法?

    如果楚逸真是机缘的话,那么下一步又该对大湖怎么办?

    当他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后,楚逸和卫凌笑脸上的笑意都是一凝。

    只见卫凌笑眉头一皱,回忆着说道:

    “当初闲云大师,只是信口说了那么一句,无头无尾的”

    “我也不知道,他的真正意思是什么。”

    楚逸也是暗暗皱眉,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去解开那座大湖的玄机。

    刚刚已经略微领教过湖水中那些道纹的惊人威势了,却根本没有探测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甚至,他连那座大湖究竟有多深,都没探测出

    如果卫凌笑和尉重央现在要他去那座大湖,那他岂不是形同送死?

    想到这里,楚逸一脸认真地开口,对卫凌笑和尉重央郑重说道:

    “以晚辈之见,此事还当从长计议。”

    “一来,晚辈毕竟是随火皇朝的八王爷和太子煌,来贵地参加南域天才大会的”

    “若是再这样不务正业,不说他们,只怕对牧鹤大师而言,也是很不尊重。”

    “二来,晚辈自觉自己现在修为尚浅,恐怕还没有能力能解开那座大湖的秘密。”

    “所以,不如先等卫家主和闲云大师探讨探讨,把话问清楚……”

    然而,卫凌笑却苦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想见闲云大师,哪有那么容易?”

    “他老人家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常常几十年没有任何消息,我当初也是机缘巧合才有幸能遇到他”

    “也没留下联络的门道,根本无处寻找。”

    楚逸听了之后,心里一阵暗笑

    嘿嘿,要的就是不容易见!

    在他想来,真要下水的话,绝对凶多吉少。

    所以,能避就避,越慢越好,最好是永远不去探测

    当然,如果有一天,他的实力足够强大了,自己要来这湖中一探究竟,还是可以的

    不过,可不能为七星圣地徒做嫁衣。

    这个时候,卫凌笑还在继续说着:

    “那时候,闲云大师好像是刚刚大败悬幽寺的强者,心中快意无比,正需美酒解意……”

    说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兴奋地改口道:

    “我倒是想到个主意!”

    “唔,不过,还是须得等些时日才行。”

    尉重央听了,急忙开口询问:

    “别和老夫打机锋!”

    “你有什么主意,就赶紧说出来。”

    而楚逸却是心中一沉,一脸狐疑地瞅着卫凌笑,心里暗道:

    “莫非这家伙真能联系到那闲云大师?”

    只见,卫凌笑很是故弄玄虚地哈哈一笑,对尉重央回道:

    “天机不可泄露!”

    “等南域天才大会之后,您老就知道了。”

    说完,他又看向楚逸,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楚小友,应该不急着回火皇朝吧?”

    楚逸因为心里着实没底,猜不到卫凌笑究竟想搞什么鬼,只好支支吾吾地回道:

    “我应该很急,因为火皇曾应允我们,回去后会赏赐许多修炼的天材地宝……”

    然而,不等他把敷衍的话说完,尉重央先不乐意了。

    只见这老家伙一脸不屑,夸耀似的大声对楚逸说道:

    “什么天材地宝?”

    “左右不过是些玄源之类的东西,最多再加上他火家的烈焰酒罢了。”

    “玄源那些俗物,我七星圣地比你火皇朝也只多不少。”

    “至于烈焰酒”

    “呵呵,它能比得上我七星圣地的七星露吗?”“你若还嫌不够,老夫还可以送你一样独一无二的礼物,绝对比那什么火皇的赏赐来得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