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正菜要上场-最强狂暴升级-赛车比赛游戏网
最强狂暴升级

第979章 正菜要上场

    这时,楚逸见姚芷蓉被说中少女心事,有些不好意思,应付不了古灵精怪的曲珑儿

    他准备帮她一把,便又故作不满地说道:

    “曲宗主,不是说要向我赔罪吗?”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拿我寻开心呢?”

    曲珑儿听了,嗔笑道:

    “我们四个姿容秀美的少女,让你陪着饮宴,你难道还不满意吗?”

    说罢,她又一指玉案上的美酒,炫耀似地说道:

    “而且我承光宗准备的这些美酒,也是旁人难以得到的修炼至宝。”

    “美酒入喉,佳人悦目,你还嫌不够吗?”

    “这难道还不是赔罪吗?”

    楚逸听完,也是有些无语,又哼道:

    “曲宗主慷他人之慨,还说得这么动听,在下佩服!”

    他们二人这番打趣玩笑,让娜琳小姐等人看了,心里不禁生出一些疑惑

    她们都觉得,楚逸和曲珑儿之间似乎有些熟络得不正常,不像刚刚认识的新朋,倒像是相交已久?

    班玉曣心直口快,眼中转着滴溜溜的眼珠,直接口中疑惑地问曲珑儿:

    “珑儿姐姐,你和楚逸哥哥以前就认识吗?”

    她的话一说完,楚逸和曲珑儿便同时把头摇得跟泼浪鼓似的。

    见些情形,班玉曣脸上的狐疑之色更重了。

    只是,还没等她再次发问,便听曲珑儿笑道:

    “我这二十年来,从未离开过七星圣地的势力范围”

    “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某人。”

    而楚逸也像是针锋相对一样,自顾自地说道:

    “我这二十年来,从未来过七星圣地的势力范围”

    “今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某人。”

    听了楚逸的话,班玉曣咯咯娇笑数声,说道:

    “楚逸哥哥你太坏了,学人家珑儿姐姐说话。”

    她心性单纯,所以只理解到字面意思

    娜琳小姐却听出了些弦外之意,脸上不由得多了些好奇。

    而荧荧公主更是一脸质疑地盯着楚逸,似乎想从楚逸脸上看出些什么一样。

    其实,她倒没有认为曲珑儿在说谎,她只是不信楚逸这个家伙。

    不过,事实上,曲珑儿和楚逸也都的确是没有说谎

    他们两个的确是今天才认识

    只不过,他们的第一次,不是在这里,而是发生在玉衡峰罢了。

    而另一边,楚逸虽然察觉到了荧荧公主的质疑眼神,但他现在却懒得理会她

    尤其是在,太子煌问出那番奇怪的话,对他的态度发生了莫名变化之后

    楚逸更是不想再轻易招惹这一对火家兄妹。

    现在,他也开始思索起,曲珑儿这次设宴招待自己的用意了。

    若说曲珑儿是为了入山前的事,那他刚才拿话试探曲珑儿时,曲珑儿的反应好像并非这个意思

    可若是为了今天在玉衡峰上的事,曲珑儿又为何还要请来娜琳小姐这些人?

    人多口杂,楚逸可不觉得,当着荧荧公主、娜琳小姐她们,是说话的好时机。

    而想到这里,楚逸更是疑惑不解,忍不住又抬眼看向曲珑儿。

    只见,曲珑儿正又端起一杯酒,对着班玉曣四女笑道:

    “被某人一搅合,我差点忘了请诸位饮接风酒了。”

    “此番大家来到七星圣地,我却耽于一些事务,未能迎候众位,实在有些失礼。”

    “诸位都是世上难得的奇女子,我很想与大家认识一番。”

    “这番设宴,便是我为四位姐妹接风洗尘而特意准备的。”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楚逸,又笑道:

    “至于某人,不过是顺便请来的陪客而已”

    “来,请四位姐妹和我一起饮下此酒”

    “日后若是你们得了闲暇,或者外出游历时,一定要记得再来找我。”

    说完,她便又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楚逸听她说到最后那句话时,心里不禁轻叹了一声。

    曲珑儿之前在玉衡峰时,曾提到过她只能活四十岁的怪事。

    在玄武大陆上,寿数多达几百年的修行者大有人在,甚至还有些活了千年之久的老怪物,依然精神矍铄,神采奕奕。

    偏偏这位双十年华的佳人,要数着时间过日子,然后静等死神降临。

    一念至此,怎么能不让楚逸心生叹惜?

    他看着笑起来像没心没肺一样的曲珑儿,情不自禁地又想到了之前卫凌笑和尉重央的复杂神色。

    “莫非那座大湖的玄机,也与曲珑儿有关系?”

    “所以,她才会借着宴请诸位佳人的机会,打着向我致歉的幌子,把我找了过来?”

    楚逸心中快速思考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又看了看守在曲珑儿身边的红罗,心里继续推断: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位红罗堂主必然也知晓一些事情。”

    “否则,她也不会在一开始就暗中替我说话。”

    “那么,照此看来,红罗堂主与曲珑儿的关系,应该也并非是臣属关系……”

    他想得很是入神,便没发觉场上的几位佳人,其实都在时不时地留意着他。

    班玉曣以为楚逸心里有些生气了,便试探着冲他叫说一句:

    “楚逸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楚逸被她一叫,猛然回过神来,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

    他不动声色地饮了杯酒,笑道:

    “你们看我干嘛?”

    “难道我脸上有花?”

    班玉曣见楚逸好像并不是在生气,便又笑道:

    “脸上长花的是妖怪”

    “难道,楚逸哥哥你是妖怪吗?”

    却见楚逸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回道:

    “玉曣妹妹真是冰雪聪明”

    “既然我脸上没有长花,那你们是在觊觎我的绝世美色喽?”

    “也对,作为南域超级无敌第一帅,我的确是应该想到,我对于你们,有着不可抗拒的致命吸引力……”

    一见楚逸又在胡说八道,疯狂迷恋自己,众女都是不禁对他翻白眼,又都轻笑起来。

    姚芷蓉和荧荧公主熟知楚逸的性子,知道刚才他只是一时失神,也就不再胡乱猜想了。

    而就在这时,曲珑儿突然起身,对楚逸笑道:

    “既然,楚公子觉得我这个承光宗宗主诚意不够,那我便送你一样礼物吧”

    “也免得,你以后四处和人说我承光宗的坏话。”

    说罢,她又看了看荧荧公主等人,口中说道:

    “诸位姐妹,且在此稍待,我让红罗堂主陪着大家。”

    见曲珑儿如此安排,楚逸便知道

    “正菜”,要上了。

    于是,他也很配合地站起身来,脸上作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什么礼物?还要单独赠送,这么郑重?”

    “莫不是,你打算以身相许吧?”

    “先说好啊,我这个人守身如玉,是很矜持的……”

    听了楚逸这番话,众女再次翻了一个大白眼

    同时,她们疑惑的内心,也被楚逸这一番话逗得轻松了不少。

    虽然还有疑惑,但此刻也没人当面提问出来

    于是,在众人带着些许惊疑的目光里

    只见,曲珑儿很自然地笑了笑,道:

    “既然楚公子一脸猴急猴急的”

    “那便随我一起来吧!”

    说完,她眨了眨眼睛,又对楚逸勾了勾手指,一脸的风情万种,这才一纵身,身姿曼妙,飘逸地飞出了楼外。

    楚逸见状,心里不由暗赞自己和曲珑儿心有灵犀。

    他冲一脸迟疑的姚芷蓉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便也跟着曲珑儿飞身而去。

    见此情形,本就对这场宴会心怀疑惑的荧荧公主,心里更加断定

    曲珑儿如此安排,是别有用心!

    直觉告诉她曲珑儿与楚逸之间,有某种猫腻,事情绝对没有表面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