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5章 受伤女子-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355章 受伤女子

    “哈……”刘斌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气,用力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在夜里行车要比白天更累眼睛。

    这趟去临江市,虽然赚了不少,但是也不是一般的累,连续十二个小时的高速行驶,如果没有师父配的药丸,恐怕早就累趴下了。

    刘斌随手一个浅绿色的瓷瓶,倒出一颗绿豆粒大小的红色药丸放到口中,一种类似薄荷的清爽,让刘斌精神一震。

    刘斌撇了一眼路标,按下钥匙门旁边的一个红色按钮,车外的车牌上瞬间滑落一片金属板,遮挡了住了车牌,这样一来,市区的限速对刘斌来说就毫无意义。

    出租车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在寂静的黑夜里传出很远,放佛在像刘斌抗议着什么。

    离家越近,归心越急迫,刘斌不知不觉地加大了踩油门的力度,出租车如同离弦之箭,在公路上疾驰。

    突然,一个黑影跃过路边的栅栏,跌跌撞撞地冲向马路中间。

    刘斌心中一紧,这个人出现的太突然,距离又这么近,正常的停车根本起不到作用。刘斌来及不换挡,猛地踩住刹车,方向盘以飞快的速度旋转了三圈,出租车在高速行驶中,放佛被释放的陀螺。

    “哧……”

    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刹车声。车身连续旋转了两圈,直接来了一个七百二十度转弯,终于稳稳地停在黑影的面前。幸亏刘斌不是普通的司机,否则这黑影的小命今晚就报销了。即使如此,也吓了刘斌一身冷汗。

    “艹尼玛,你找死呀!”刘斌一脚踹开车门,下了车。

    下车之后刘斌才发现,刚才的黑影竟然是一个神色慌张的女人。女人长的很漂亮,尤其是那双腿,简直绝了。顶多就二十岁的样子,穿着一件浅粉色的长裙。长裙多处被滑烂,袖口处还挂着一颗枯草,显得格外狼狈。不过这些都不是刘斌观察的重点,重点是女人肩膀上滑落的吊带,或许是太慌张了,女人显然没意识到,半个香肩已经裸露在空气中。

    刘斌贪婪地看了两眼女人的肩膀,心里的火气顿时去了一半。

    “喂,刚才没伤着你吧?”刘斌缓和了一下语气问。

    “你是要坐车回市里吗?”

    “操,你特么傻了啊,不说话我可走了呀!”

    刘斌连问了三句话,女人也没有回答,火气噌地一下就冒出来了,气呼呼地转身回到车里,重新启动了车子。

    直到这一刻,女人好像才回过神来,张开手臂烂在出租车前,肩膀上的裙子无声地滑落,露出大半个白色的胸罩。

    “我擦,d罩!”刘斌的眼睛一亮,探出头问:“你是不是要回市里?”

    女人慌忙点点头,一瘸一拐地走向出租车。刘斌这时候才注意到,女人的下半身裙子已经被血染透了。

    “大半夜不在家老实呆着,跑郊外干什么?遇到坏人了吧?”

    刘斌扭头看了女人一眼,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女人的胸罩,暗叹运气不错。

    “师傅,送我到佳顺小区!”

    女人的声音很弱很温柔,温柔中又带着一丝颤抖,听起来就像是女人在床上发出的那种声音,弄的刘斌心中一荡。

    佳顺小区是江北市最豪华的小区,依山傍水风景靓丽,在这里居住的人,非富即贵。

    在刘斌的心里,已经认定女人是某个有钱人的千金,被人骗到郊外,进行了一场多人的、粗鲁的……。不过看到女人还算完整的衣裙,显然这只是刘斌**丝式的幻想,不过即使这样,刘斌竟然也能可耻地硬了。

    “咳咳!”

    刘斌不自然地咳嗽了一下,收敛心神,开动了车子,二十分钟后到达了佳顺小区的门口。

    “到了,一共是四十二块,给四十就行!”

    刘斌说完等了几秒钟,发现女人没有下车,也没有给钱,不由地转过头看去。

    女人斜躺在车后座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

    “喂,该下车了!”

    刘斌提高了嗓门喊,见女人没有反应,转身探过身子推了推女人的肩膀,女人的身体晃了晃,依旧不见转醒的迹象。

    “卧槽,摊上事了吧?”

    刘斌急忙下车,打开后车门,双手把女人扶起来,用力摇了摇:“喂,你怎么了,快醒醒!”

    女人的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呼吸微弱,对刘斌的摇晃无动于衷。

    刘斌皱着眉头,抓起女人的手腕,双手搭在女人的动脉上。女人的脉象很弱,应该是失血过多所致。

    “操,这大半夜的,怎么遇见这么蛋疼的事!”

    刘斌重新把女人放下,转身回到车里,开动了车子。二十分钟后,出租车驶进了旧城区的一个小院落里,这个破旧的小院子,是刘斌父母留个他唯一的遗产。

    刘斌下车打开房门,转身又抱起女人,把女人抱进了家。

    刘斌的家只有三个房间,向阳的一间是客厅,占了大约三分之二的空间,客厅的后面,一间是厨房,另外一间是卧室。

    “美女师父,你在家没?”

    刘斌一进屋就冲着卧室的方向喊,见无人应答,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操,这老妖婆又去哪勾搭老男人了!”

    刘斌把女人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目光贪婪地盯着女人的肩膀看了几秒钟,深吸了一口气弯下腰,掀起女人的衣裙。

    衣裙一点点被掀开,露出一双笔直的大腿,女人的腿很美,皮肤细腻,粗细适中。

    “咦,伤口在哪呢?”

    刘斌已经把裙子揭开到女人的膝盖上了,依旧没看到伤口,再往上可就是关键部位了。刘斌难为情地停了下来。

    “****,不会是那里出血了吧?”刘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这女人真的经历了一场多人的、粗暴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大出血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万一真的有伤呢?”刘斌随即又想到。

    想到这里,刘斌不敢再耽搁了。女人已经失血过多昏迷了,如果再耽误了,万一挂掉,麻烦不就更大了吗。

    刘斌咬着牙,小心翼翼地把女人的裙子掀到了腰部。入眼的是一条血染的三角形内裤,在血渍的映衬下,隐约可以看到一团漆黑。黑影下面的某处凸起,给人无限的遐想。

    刘斌的心不争气的狂跳了一下,二十年来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女人的这个部位,尽管隔着内裤,那感觉依然很爽。

    “啧啧……”

    刘斌惋惜地摇了摇头,在内裤的旁边,距离大腿根不到五厘米的位置上,有一条将近十厘米的刀伤,刀伤幸亏不算很深,否则这女人的小命早就交代在荒郊野外了。

    刘斌转身走到沙发对面的电视柜旁,打开秃噜皮的柜子门,在里面掏出来一个急救箱,急救箱里面急救之物应有尽有。

    刘斌拿出消毒用具,又拿出一副手套和一个缝合包,先给女人的伤口消毒,然后缝合伤口,若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刘斌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娴熟的手艺,哪怕是外科大夫也不遑多让。

    忙完了这一切,刘斌手拿着一卷纱布却犯难了。伤口不包扎起来肯定会感染,但是包扎……

    受伤的部位太靠近大腿根了,如果包扎,刘斌的手就必须穿过女人的两腿之间,难免要碰到内裤里面凸起的某个部位,刘斌虽然不介意,但是多少还有点心虚。

    “奶奶个熊,这是要考验老子的定力呀!”刘斌咬着下嘴唇面带难色。

    “嘿嘿,我干脆把她两条腿都包上的啦!”

    刘斌说干就干,抱起来女人的双腿放在茶几上,腿下面用自己的大腿支撑着女人的屁股,柔软的屁股上刘斌爽的直咧嘴。一边笑,一边把女人的双腿用纱布牢牢地绑在一起。

    满意地看了一眼着自己的杰作,刘斌找来毛毯被给女人盖在身上。起身到厨房里面拿出两瓶啤酒,一个完整的烧鸡。

    “这老妖婆,越来越难侍候了,给她留的烧鸡都不肯吃!”

    刘斌不满地嘟囔着,盘膝坐在地上,喝着啤酒吃着烤鸡,不知不觉中一个烤鸡两瓶啤酒被消灭光。

    吃饱就容易犯困,何况刘斌开了将近十三个小时的出租车,早已经疲倦的不行了。

    刘斌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手心向上放在腹下,转眼间呼吸就变得悠长。

    十几年来刘斌已经习惯了这种睡姿,据那老妖婆师父说,这种睡姿有n多种好处。最大的好处就是刘斌不用再跟抢家里唯一的单人床。

    “嘤……”

    宁静的房间里面,突然发出一个细微的呻吟声。刘斌猛地睁开眼睛,黑暗中,双眼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亮光。

    刘斌不用回头也知道刚才的声音是女人发出来的,本来以为女人只是在做梦,可是接下来一阵悉索的响动,证明女人已经清醒了。

    “这女人的身体素质真不错。这么快就醒了!”刘斌想着,转过了头。

    “你醒……”

    “啊……”

    刘斌的话还没说完,女人就发出一声惊叫,尖锐的叫声吓了刘斌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