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6章 老妖婆-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356章 老妖婆

    “你是谁?”

    “操,你有病呀,大半夜叫个毛!”刘斌不爽地嘟囔着站起了身:“我是昨晚的出租车司机,你受伤了,是我救了你!”

    “你救了我?”女人疑惑地摸了摸大腿,大腿根包括半个屁股都被包成了局部木乃伊,显然证明刘斌所说的没错。

    “你这么把我绑成这样呀?”女人皱了皱眉,小巧的鼻子微微皱起,看起来蛮可爱的。

    “不这样怎么办,难道你要让我把手穿过你两腿之间吗?”刘斌嬉皮笑脸地问。

    “流氓!”女人瞪了刘斌一眼,略微犹豫了一下说:“你先出去,我自己要包扎一下!”

    “纱布在这里!”

    刘斌拿起半卷纱布,丢到沙发上,转身走向了卧室。

    卧室里面除了一张床,还有一个硕大的木桶,木桶里面装着大半桶淡蓝色的液体,乍一看就像是厕所清洁剂一般。

    “这老妖婆,今天怎么没守护他的宝贝疙瘩?”刘斌说着脱光了衣服,迅速跳进木桶里面。

    “真特么爽!”刘斌浑身哆嗦了一下,忍不住叫了一声。

    木桶里面的蓝色液体,放佛瞬间被加温了一般,在木桶口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白雾。

    实际上,这白雾并不是木桶里面的液体挥发形成的水雾,而是空气中的水分凝结的冰雾。

    转眼间,木桶里面的液体就变成了黏稠的蓝色油状物。而刘斌则双眼紧闭,嘴唇略微发紫,放佛在抵抗着剧烈的寒气。

    五分钟后,刘斌的脸色已经变的苍白,睫毛上挂上一层冰霜,乍一看就像是白眉大侠一样。

    又过了五分钟,冰霜逐渐退去,刘斌的脸上也由苍白逐渐变得红润。

    “呼!”

    刘斌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惬意地在木桶里面跳了出来,弯身捡起内裤。

    “操,怎么又特么脏了,还让不让人活了!”刘斌看着内裤壁上一层薄薄的白色印痕,气氛地把内裤扔到了单人床上。自从修炼了吊毛的御龙诀,小兄弟总是偷偷分泌一种白色液体,两天不换内裤,就有一种淡淡的腥味。刘斌真担心这么继续下去,会不会造成早泄。

    刘斌光着屁股,大摇大摆地走出卧室,直接走向了客厅。当推开客厅的门,刘斌也想起来了家里还有一个女人。

    可是想起来的似乎有点迟了,刘斌想起来的时候,卧室里面的女人也已经看到了刘斌。

    “啊……臭流氓!”

    女人尖叫了一声,双手掩面。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刘斌慌张地退口一步,灰溜溜地钻到了卧室里面,飞快地穿好了衣服。

    “内个……妹子,刚才是误会哈,我忘了你在我家了!”刘斌回到客厅,讪讪地对女人解释到。

    “谁是你妹子?”女人大声反驳道。

    “我又不知道你叫什么,只能叫妹子咯!”

    女人狠狠地瞪了刘斌一眼,没好气地说:“不准叫我妹子,我叫严心儿!”

    刘斌看着严心儿生气的样子,笑的更欢了。

    “混蛋,我让你笑!”严心儿说着,挥舞着小拳头在沙发上站起来,本来是想吓唬吓唬刘斌,可是她忘了大腿上的伤口了。

    大腿上的疼痛让严心儿顿时失去了平衡,尖叫了一声扑向了刘斌。

    刘斌处于本能地伸出了双手,把严心儿抱在了怀里。香躯入怀,让刘斌心中一荡。

    “臭流氓,你放开我!”严心儿在刘斌的怀里奋力地扭动,刘斌放开手顺势向后退了一步。

    严心儿突然失去了支撑,本来就不平衡的身体再次失去了平衡,踉踉跄跄地向前冲了两步,噗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呜呜……刘斌你个大混蛋,你真放手呀!”严心儿爬在地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额……”

    刘斌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子,无奈地耸了耸肩,弯下腰准备把严心儿扶起来。

    “我擦,内裤呢?”刘斌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刘斌什么时候见过这景色呀,直接就愣在了当场。

    严心儿哭了几声,见刘斌蹲下之后就再无反应,泪眼朦胧地扭过了头,恰好看见刘斌一脸呆滞地盯着某处。

    严心儿突然想起来,刚才包扎伤口的时候,为了方便就把内裤脱掉了,顺便把长裙沾血的部分也剪掉了。原本长裙变成了齐b小短裙。

    “啊……”

    严心儿尖叫着,一手捂着屁股,也顾不得伤口的疼痛了,轱辘一下转过身。这一下可好,虽然抱住了后面,又把前面给暴露出来。

    刘斌的视线中,原本两团圆润的肉球变成了黑茸茸的倒三角,变化之快让刘斌有点大脑短路。

    “不准再看啦!”

    严心儿捂着裆部,急的直弹腿。羞涩再加上腿部的伤痛,让她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额……”刘斌听到哭声,短路的大脑才重新搭上线。

    “哎哎,别哭了。我什么都没看见!”刘斌心虚地说道。

    “呜呜,你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看见!”严心儿哭的更伤心了,哽咽地辩解到。

    “好吧,我承认我就看见屁股了,屁股中间的部分我真的没看!”刘斌硬着头皮说。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严心儿哭的更来劲了。

    “喂,你别哭了好不好!”刘斌被哭声叫的有些不知所措。对于一个骨灰级的**丝来说,安慰女人子的经验完全等于零蛋。

    “我求求你别哭了行不行?我承认屁股中间的部分也看到了。你刚也看我的了,你也没吃亏……”

    刘斌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突然意识到这安慰人的话实在是……蛋碎一地。

    “你自己起来吧,我去卧室等你!”刘斌丢下一句话,仓皇地逃进了卧室。

    “卧槽,女人真特么矫情!”刘斌义愤填膺地自语到。

    严心儿哭了一阵子,偷偷看了看身边,果然没了刘斌的影子。哭声顿时小了许多。再次警惕地看了看卧室的方向,挣扎着在地上站起来。双手捂着屁股,一蹦一蹦地蹦到了沙发上,慌乱地用毛毯盖住了下半身。

    “这个臭流氓,全被他看光了!”严心儿懊恼地锤了一下沙发,扭头看见刘斌一脸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内个……你吃点什么不?我去给你做!”刘斌讪讪地问。

    “不吃!”

    “喝点水不?我去给你倒!”

    “不喝!”严心儿赌气地扭过头,不肯再看刘斌一眼。

    “哎,你别这样子嘛,不就是看了一眼吗。再说了,你又没吃亏!”

    “刘斌!”严心儿尖叫着:“你个混蛋,你敢再提这事,我杀了你!”

    “额……你先别生气,我保证不再提了,跟我师父也不说!”刘斌举起右手,一本正经地说。

    “臭小子,什么事不跟我说呀?”一个娇媚的声音突然在门外传来,房门打开,走进一个年轻女人。女人的年龄乍一看顶多也就三十岁的样子,但是那凸凹有致的身材,紧致白皙的皮肤,完全就是一副杨紫的模样。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这少妇脸上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媚气,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是杨紫。

    “卧槽,美女师父你怎么回来了?”刘斌惊愕地看着杨紫。

    “小兔崽子,这是老娘的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杨紫出口惊人,哪里还有半点少妇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百分百纯正的女汉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严心儿都不敢相信,这话是在这样的一个美女口中说出来的。

    在严心儿看向杨紫的时候,杨紫也在上下打量了一下严心儿。

    杨紫看着严心儿的时候,目光中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惊异之色。

    “呵呵,难怪不愿意让我回来呢,原来金屋藏娇呀!”杨紫戏虐地笑了笑说:“不错,你总算开窍了!”

    “哎,老妖婆,你别瞎说行不行。这女人是我在路上救回来的!”刘斌像一只踩了尾巴的猫,急忙辩解到。

    “小兔崽子,你叫谁老妖婆呢?”杨紫身体一晃突然出现在刘斌的身边,噼里啪啦对着刘斌就是一顿打嘴巴。

    “美女师父,我错了……哎……别打脸呀!”刘斌边说边逃,逃跑的速度非常快,但是依旧没躲过这一顿嘴巴大餐。美女少妇连续扇了**掌,才停下手。

    严心儿一脸惊愕地看着刘斌师徒俩的闹剧,那干脆响亮的嘴巴声,让严心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嗯嗯,还不错既然已经到了第三层,谈个女朋友也无妨啦!”杨紫满意地点点头,冲着刘斌露出一个极度妩媚的笑容,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向了卧室。

    “这老妖婆,下手真狠!”刘斌揉了揉脸,冲着卧室的方向嘟囔道。

    “喂,你师父是干嘛的?好厉害的样子!”严心儿好奇地问。

    “一个骗吃骗喝,有极度暴力倾向的老妖婆。叫杨紫!”刘斌气氛地说。

    “小兔崽子,你再说老娘的坏话,我撕烂你嘴巴!”杨紫阴沉着脸,在卧室里面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