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商人-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380章:商人

    乔恩说道:“所以,我们认为现在铁矿石的高价位是被强撑起来的。但是随着中国等主要钢企的妥协,这样的价格将慢慢变得被默认接受,到了那时,我们就真没什么机会了。”

    林川恍然大悟明白了他们的计划:“所以你们就是想要在他们真正稳住铁矿石价格之前先行动手,将之击垮?”

    “没错!”陈兴奋地说道,“这次我们突然出手,我想不管是南澳政府还是他们的企业都会被打一个措手不及,而且上次他们的底子已经被极大地消耗掉,而这两个月虽然得到了中国资金的补充,但是远远没有补掉之前的损失。正是我们出手的好时机!”

    林川提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再次跟国内的钢企进行联系,让他们也跟风行动。只要我们能撕开一个缺口,那么就由他们补弃做空,这样就能把铁矿石的价格砸得更狠我们也能赚得更多嘛。”

    弗朗西斯竖起了大拇指:“按你们中国的说法,这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们也有这样的想法,而且已经让陈在你们国内进行接触了。

    林川这才明白过来。他们想急着拉自己“入伙”的真正目的恐怕就在于它吧!

    不过这次他倒是心甘情愿地想要替他们“当枪使”,毕竟这对于国内的钢铁业也是有非常大的好处的。

    “好的,我可以通过我在国内的关系替你们联系一下,到时候大家可以配合行动。”林川笑道。

    这件事情谈妥之后,弗朗西斯等人对林川的态度明显更加亲密起来。

    不过林川也不会让他们坐享其成,立即提议由他们去说服美国国的部分钢铁企业也参与到这次的行动之中来。

    虽然现在美国国的铁矿石需求量已经大幅缩水,但也是国际市场上不可或缺的一个角色。而且有美国方面的势力参与本身就能对南澳形成一定的压力。

    弗朗西斯等人商量了几句之后认为问题不大。双方就此达成一致。

    像这样一个松散的组织竟然能统一进行这么大的行动,林川发现自己之前对它的判断有些偏差,这种茶话会的组织在行动力上还是非常让人吃惊的。

    以后说不定自己也能利用这些组织成员为自己的利益服务,当然了,前提是自己能提供给他们足够诱惑的前景。

    不管怎么说,现在打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现在他已经跟“陈”非常相熟了。自己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误,陈的确是华人,不过却在他父母的那一辈就失去了中国藉了。

    他的本名叫陈真杨,在美国自己经营着一家投资公司,现在也算是小有规模——在美国这个金融王国能达到“小有规模”的成就,就已经比林川的川大集团稍胜一筹了。

    当然,这个稍胜一筹仅仅是指投资方面,如果把川大集团在电子产业和医药产业的实力也算上,陈真杨就不够看了。

    因为父母的关系,陈真杨在国内也有一些人脉关系,只不过是集中在东鲁省一带,跟临海市暂时是不搭界的。

    而且陈真杨这个人的性格比较外向开放,为人也热情,这一点比较对林川的路子,两人接触了几天也算是发展成好友了。

    通过红茶会,林川也算是对美国金融界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在国内分析美国的资本家时有过一句话,说他们为了足够的利润连上断头台的事情都敢做。

    这句话实际上是有些偏颇的。实际上作为一个成熟的法制国家,除非他们能在法律层面找出破绽,否则的话大部分的行为都比国内的企业更加奉公守法。

    而且不得不承认美国的相当一部分企业家都是比较有责任感的。在公益领域,还有保护自己的企业形象上下了不少力。

    但是,如果把这句话挨在金融界的话,却并没有太过冤枉他们。

    违法的事情他们干得不多,但是却真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当然了,弗朗西斯这些人是属于对这种行为看得不过眼的,否则它的成员也不会都是些相对保守的投资家了——这个保守是相对于现在美国金融界的主流而言。

    很多的金融界人士明知道越高的金融杠杆就会带来越大的风险,但还是拼命地销售那些高杠杆的金融产品,不仅仅是因为业绩。

    而是只要你与到了这种高杠杆金融产品,那么就已经参与到了赌局中,如果不想赔得血本无归,那你就必须不断加码,直到把对方压倒为止。

    但最为讽刺的是,就算是你把对方压倒,那么由此而造成让对方的各种损失甚至是债务违约将会对整个市场造成破坏,而这种破坏最终也会把赢家也砸进去!

    世界上常说那些不负责任的人叫“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但是就算是这些人也是有一定的远见的,至少他们还知道自己死之前是不能崩盘的,怎么也得维持住。

    但是美国金融界的那些人为了眼前一些利润,完全将这巨大的风险视而不见,甚至自欺欺人地找了一大堆的金融专家去鼓吹什么几十年未有的盛世。

    认为在“现代的”“成熟的”金融体系之下,当年的那种金融危机已经从根本上被克服了。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快点儿杀入金融市场吧!这里是稳赚不赔的!而且金融杠杆虽然大,却都是“被科学地设计出来的”不会有任何问题!

    时间一长,恐怕把他们自己的眼睛都给蒙蔽了!

    有了这样的认识,林川果断决定跟美国金融界的接触暂时就以这个红茶会为界,绝对不能再深入了,否则的话跟他们联系太过紧密,等到危机爆发的时候自己说不定也会被卷进去。

    唯一可惜的是在日本市场的问题上他暂时找不到同盟者,而凭他们川大集团一家之力还夫法跟日本的国家资本相对抗——人家好歹也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外汇储备国啊。

    林川此时慵懒地倚在床头上,怀里抱着一具雪白的身体,她正是唐雨梦。

    在美国这里终于算是忙完了正事儿,出去玩了一天,没想到北美来了寒流!在美国这里的寒流可远不是国内能比的。

    因为在北美地区并没有东西横列的大山脉阻隔,所以美国的寒流可以直接从极地一夜之间袭往整个北美全境!让你没有半点防备!

    好不容易两人单独相处,那可真是干柴遇烈火了。这么长时间的相思之情瞬间爆发。

    林川抚着唐雨梦光滑的裸背,非常享受这种感觉,心理上的刺激总能激发人性中的某种基因,让你瞬间化身野兽。

    激情过后,唐雨梦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却,依偎在林川怀里说道:“林川,我现在可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总感觉你现在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林川一愣,说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唐雨梦说道:“我现在感觉你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

    林川想了一会儿,洒然笑了起来。

    是啊,自己因为川大集团之前的发展扩张太过于迅速,所以有些过于痴迷于高速发展的策略了。

    “雨梦,这世界上有一个真理,那就是强者为王,只有川大强大了,还没有人敢打你们的主意,所以我要让川大变得强大起来。”林川在唐雨梦脸上亲了一下,说道。

    唐雨梦柔情万分的看着林川,说道:“林川,咱们这么快速扩张是不是有些太……”

    话到这里,唐雨梦停了一下,林川说道:“哦?怎么了?”

    “还不是上次钢企的事情吗?”唐雨梦有些郁郁地说道,“当时人家自然是站在中国这边的,而且也觉得以中国现在对市场的垄断地位,应该足以压服南澳的。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么个结果!我还从来没有像那次那么丢脸过呢!”

    林川作出激愤的样子:“什么?他们竟然敢让我的老婆大人吃亏?我看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你放心好了,这次我一定帮你报这一箭之仇。”

    唐雨梦看到林川的样子,扑哧一笑,拍了他一下:“好了,别再耍宝了。记住南澳的两大铁矿公司对于铁矿石的垄断也是非常强大的,他们如果想要死撑的话,想压垮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嗯,我知道了,好在这次我们有不少的帮手。如果真像他们说的那样,上次的斗争已经消耗了南澳政府以及那些企业大量的资金,那么这次我们有很大机会可以得手!”

    “嗯,我当然也相信老公的实力啦。对了,”唐雨梦想起什么似的来,有些犹豫地说道,“林川,有件事别人找上了我,不过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

    林川心里奇怪,唐雨梦做事一向不会拖拉,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开着玩笑说:“说吧,只要是老婆大人的话,我全都答应。”

    唐雨梦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不过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林川笑着把唐雨梦搂进怀里,那滑腻的感觉让他又有股火烧了起来,连忙压住,说道:“雨梦,我不是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只是怕他们会利用这层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