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无耻-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409章 无耻

    被人夸奖总是好的,尤其是被男人夸奖,黄梦琪小声地说道:“这么长时间不见,还是那么爱耍贫嘴。”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甜如蜜一般。

    被林川无缘无故地夸奖了一番,黄梦琪更加卖力地捡着地上的青枣,脸上的笑容和一抹红晕却久之不去。

    而林川自然而然也就乖乖地闭口,不停跟着黄梦琪身体的摆动而扭转着身子,继续欣赏着黄梦琪胸前的那对小鹿。

    其实如果是普通人看向黄梦琪胸前的话,顶多看到一片肉色,但是林川因为有了修为,即使在夜晚也比常人的视力要好很多,所以此刻看到黄梦琪胸前的那对凶器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也不至于太过模糊。

    所有男人都这样,有了模糊的,还想看高清的,这也是林川之前想要开灯的原因,因为林川同学一向对待这种事情可是很挑剔的。

    即使现在身处农村,林川同学也敢拍着胸脯大声说道:“老子以前看的东阳**,全部都是高清的,而且还都是****的。标清和有码的那只能称作是被阉割了的**,不是真正的艺术片。”

    “有你这么盯着人家看的吗?”被林川盯着时间久了,黄梦琪有些不好意思,口气有些娇嗔地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你在这一刻是最美的,我多么希望你能够永远保持这样的姿势。”林川很是违心地说道:“我现在依旧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你是那么的优雅,你是那么的端庄,你是……。”

    “你是那么的无耻!”紫彤站在门口处,小脸气的红扑扑的,小胸脯也气的一起一伏的,大声地喊完那句话,一脸怒气冲冲地向着林川面前走来。

    “我的妈呀,完了,怎么在这种关键时候,这位小姑奶奶遛弯回来了。”林川心里顿时一凉,看来自己这次胸多吉少了,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除了**,其他的惩罚自己是坚决不接受,身为一个男人,自己决不能丢男人的脸!

    就在林川为了能够继续多看几眼黄梦琪的两只小兔子,而想要将之前说的那段赞美之词重新说一遍的时候,门口处却响起了一句女人生气的谩骂话语,接着便看到紫彤怒气冲冲地快步走了过来。

    黄梦琪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一脸惊讶地看着林川,有些戏谑地问道:“怎么了,难不成自己刚刚说完的那段话,该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林川心里苦笑,嘴里却依旧强硬地说道:“不是,只是因为你太美了,我一时之间忘记了所有赞美之词,这就叫无声胜有声……啊……。”

    黄梦琪俏脸一红,转身跑进屋去。

    林川正自愣神之间,黄梦琪端着一个铝盆,刚刚从厨房走出来,在经过林川身旁的时候,却猝不及防地被林川伸手一抓,正好抓住了自己的一只胸,特别让黄梦琪感到羞愧的是,抓着自己****的那个畜生不停地揉搓着,嘴里还不停地念念有词。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的黄梦琪心里一慌,便将手里的那盆刚刚洗好的青枣丢在了地上,强压住内心中想要大喊的冲动,呆滞地看着林川。

    感觉到不对劲,林川赶紧收回了手,抬头便看到黄梦琪呆滞地站在自己面前,然后低头看看脚下滚落一地的青枣,此刻的林川,连死的心都有了。

    脸上尴尬无比,虽然心里兴奋无比,但是林川还是装作不经意碰到黄梦琪****的样子,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我最近在练习一种新型的功夫,没想到……。”

    “没事,你不用解释了,青枣打翻了,我重新捡起来去洗洗吧。”黄梦琪心有余悸地说道,现在想起来,她很是后怕,如果刚才她大声地喊叫起来,估计半个村的人都要跑过来抓流氓了。

    当黄梦琪再次端着那盆青枣走出来的时候,林川依旧坐在外面的石凳上独自赏月。

    第一次在乡村生活,林川心里多少还有点小小的兴奋,此刻看到天上的月亮,都有种久违的感觉。

    再次见到黄梦琪,林川明显地感觉到此刻的黄梦琪多少有些羞涩,可能因为刚才一时莽撞造成的吧。

    “我家这棵枣树快十年了,每年结出的枣都很好吃,现在虽然还没有到成熟的时候,但是青枣也有甜味了,你先尝尝鲜吧。”黄梦琪坐在林川对面,伸手递给了林川一颗青枣。

    林川接过咬了一口,细细地品尝起来,刚才他就吃过一颗了,虽然说不上太甜,但是涩中带甜也是另外一种味道。

    两人就这样挨着坐在院子里,谁也没再说一句话,倒是黄梦琪,竟然主动把头靠在了林川的肩膀上,不一会儿,就传来轻微的鼾声。

    上身不能动弹,而下身坐在石墩上,更加不能动,这样一来,林川想要换个舒服的姿势都不行,这简直比干什么都受罪。现在唯一想的就是真心希望她们其中一人快点醒来,也好让自己早点脱离这样的困苦之境。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黄梦琪这才醒转过来,看到林川一动不动,睁着双眼看向前方,轻声说道:“我刚才睡着了,现在天太晚了,你还是赶紧去睡吧。”

    林川嘴巴里面轻轻地恩了一声,身子却没有动。

    “你身子没事吧,是不是因为我刚才靠在上面,现在变的麻木了,现在还能动吗?”黄梦琪看到林川身子一动不动,一脸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冥思,你先去睡吧,别管我了。”林川依旧没有动弹,只是开口如此说道。

    黄梦琪看了眼母亲的卧室,房间的灯还亮着,母亲大概已经睡下了,灯是给自己留的,毕竟母亲还是农村人家的老思想,不希望自己没结婚就和别人上床。

    “好吧,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黄梦琪说完,便向着自己母亲的卧室走去。

    望着黄梦琪的身影消失,林川突然有种惆怅若失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起来吃过早饭,正好是星期六,黄天易主动的拉着林川在村里转。

    村东头有一条三四米来宽的小河,这是为了灌溉周围的庄稼地,村民特意挖掘出的一条浅水河。现在不是灌溉庄家的时节,河里虽然还有一些少量的河水,但最深处还不及一个成年人深。

    现在在小河内,几名**岁的小孩在河边玩耍,看样子好像是在钓鱼。

    看到这情形,林川突然有种很安逸和谐的感觉,忍不住说道:“真羡慕这群孩子。”

    “呵呵,这是哪里跑来的野物,竟然敢跑到我们石头村装逼,还什么单纯和快乐,狗屁,一切都是狗屁,有钱才是王道,没钱没势全他妈是在放屁。”

    就在林川说完那句话,身后便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但是男子说出来的话却不免让人感到恶心,一嘴的脏话,却让跟着他的几名男子哈哈大笑起来。

    林川和黄天易全都回头看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身后来了几名服装各异,装扮另类的‘怪物’。

    其实说到怪异,林川倒也见过类似他们这种打扮的人,在城市里面这种人叫做‘非主流’,但是这种装扮出现在农村里面,这还是让林川感到吃惊不少。

    刚才说话的是一个留着爆炸头,一头的黄毛直接耷拉到了肩膀上,整个脸都被盖住了半拉,上身的衣服破破烂烂,简直毫无品味可言。

    而在他身后有三名小青年,和他都是类似的装扮,全都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看向林川。

    黄天易似乎很害怕这些人,躲到了林川后面,低声说道:“林大哥,就是那个家伙逼着我姐要嫁给他。”

    林川一愣,目光冷冷的望着这家伙。

    “你就是昨天那个走到梦琪家里,口口声声说是梦琪男朋友的家伙?对了你叫什么来着?”领头的青年傲慢地向前走了几步,一副不屑地口气问道。

    “林川。”林川如实地回答道,心里八成猜到眼前这个家伙是谁了,估计这个家伙就是石头村村长的二儿子石荣光吧。光看这一身行头,正常人家的女儿谁会嫁给他,何况还是黄梦琪那种美女级别的。

    石荣光点了点头,嘿嘿地笑了笑,随后狠狠地甩了甩头,让遮住自己眼睛的长发甩到了一旁,便用命令的口吻说道:“看清楚了,小子,看清楚了,我记得你的长相了,你也记住我的长相,实话说了吧,我爸可是石头村的村长,如果你想不缺胳膊不少腿地离开我们石头村,那最好是现在就滚蛋。”

    看到林川半天没有言语,只是一副玩味地表情看着自己,石荣光还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于是更加严厉地说道:“梦琪是我的,这朵鲜花已经有主了,你如果在外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让人把你关起来,关你个十年八年的,看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