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1章 泼妇-极品美女爱上我-赛车比赛游戏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411章 泼妇

    “哎,昨天我说的那个家伙来了,等一会儿,你可不能服软呀!”二狗媳妇远远地便看到林川向着这边走来,于是压低声音对着刘瘸子媳妇说道。

    刘瘸子媳妇看了眼林川,冷笑道:“嘿,你还别说,他是比村长的二小子长得俊俏,可是光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他又没有村长有钱有势。”

    “别说了,你接着喊,等一会儿门开了,我们丢下东西就走,只要我们把彩礼送到就行了,其他的别管了。”二狗媳妇说道。

    刘瘸子媳妇立刻站起身子,也不拍打屁股后面的脏土,一双大胖手‘嘭嘭嘭’地使劲向着黄梦琪家的大铁门捶去,嘴里还大声地喊着:“黄大婶,快点开门呀,我跟二狗媳妇来和你商量点事。”

    “两位,请让一让。”林川走到黄梦琪家门口,被这两个老女人挡住了去路,声音平和地说道。

    二狗媳妇没有说什么,主动让开了道路,反倒是刘瘸子媳妇,停下了喊叫,也停止了敲门的动作,回头看了眼林川,便冷嘲热讽地说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个外乡人呀,黄家多好的一个姑娘呀,才进城几年呀,别的不学,怎么就学会包养汉子了。”

    “这位大婶,你说反了,不是梦琪包养我,是我包养她,我要包养她一辈子呢。”林川不怒反笑,上下打量了一眼刘瘸子媳妇,依旧笑着说道:“哎,可惜了,如果像是你这种人跑到城里,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买相貌,就算倒贴钱,估计也没有人会要你吧!”

    刘瘸子媳妇气的脸色一变,刚想要对着林川撒泼打滚,想用无赖的方式来占上风,但却被林川给抢先了。

    “不过,幸好你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农村的大叔们看你可怜,不怎么嫌弃你,如果你成长在城里,你父母还不为你的婚事一辈子发愁呀!”

    要比恶毒,林川的话比谁都恶毒,但只有在碰到恶毒之人,林川才会以牙还牙。

    刘瘸子媳妇气的脸色大变,心脏也跟着剧烈着跳动着,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说这么歹毒的话呢,今天第一次碰到,还真有几分不知所措,但稍作调整之后,她便要准备反击。

    二狗媳妇在一旁想笑却不敢笑,只好强行憋着,一张老脸逼的通红,饶有看热闹的心态。

    认识刘瘸子媳妇的人都知道,她可是石头村里面有名的泼妇,要说比骂人,没有人比得过她,今天没承想,居然被一个小青年说的接不上话来,这让刘瘸子媳妇感到很是丢人。

    可是她刚想张嘴说些损人不利己的话,却忽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一时间只感觉到嗓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很是难受。

    “哎呀,你可别这么看我,我只是实话实话,如果有什么不对,你就当没有听见,我可不敢得罪你这号人物。”林川看了眼刘瘸子媳妇看向自己的犀利眼神,立刻装作一脸无辜地说道。

    二狗媳妇看到刘瘸子媳妇只是张着嘴巴,一脸怒气的样子,却说不出一句话来,还以为刘瘸子媳妇是因为生气,一时间不会说话了。这时候,二狗媳妇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笑,大声地哈哈笑了起来。

    “梦琪,开门,是我。”林川没有再理会这两个老女人,走到铁门前,轻轻敲了两下,冲着里面喊了一声,便不再敲门。

    “对了,刚才你在人家门前大喊大叫的,你知不知道那样很不礼貌?”林川回过头来对着刘瘸子媳妇说道,刚刚说完忽然一拍脑门,有些懊恼地说道:“对不住,我忘记了,泼妇是不知道礼貌是什么东西的,我怎么对着泼妇说起这些了,实在不好意思呀!”

    可怜的刘瘸子媳妇,只是干瞪着眼睛看着林川,心中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但她也知道自己不是林川的对手,所以没有敢动手,可是一向嘴巴很厉害的她,今天却说不出话来,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旁边的二狗媳妇。

    希望二狗媳妇帮自己回击林川几句,也好让自己有个台阶下。

    二狗媳妇却不管那些,她自己平时都吃过刘瘸子媳妇的亏,在这个时候二狗媳妇只想把彩礼送到,其他的才懒得管呢,何况昨天二狗媳妇还亲眼看到过林川放狠话的样子,她还担心把林川逼急了,去她家惹事呢。

    铁门很快便打开了,黄梦琪从里面走了出来,面无表情,一副冷冰冰地看了眼二狗媳妇和刘瘸子媳妇,这才转向林川,声音温柔地说道:“进来吧,我妈包了饺子,等你回来吃呢!”

    “梦琪你在家呀!”二狗媳妇这个时候赶紧走了过来,提起地上一部分大包小包的彩礼,脸上嘿笑着说道:“刚才我和你刘婶子敲了半天门,你怎么不开门呢!”

    “对……对对,我和你二狗嫂子敲了半天,就是没人答应,人家轻轻地敲两下就有人主动来开门了。可看多年的街坊就是不如刚认识的小情人近呀!”刘瘸子媳妇的嗓子忽然感觉好了很多,而且能够说出话来了,立刻挖苦起来。

    黄梦琪看也不看她们,依旧冷冰冰地说道:“我刚才没有听见。”转而对着林川说道:“进来吧,我不想看到有疯狗在我家门口瞎叫。”

    “你骂谁是疯狗呢?你再说一句让我听听,我看你真是越长越没有教养了,怎么越来越……哎呦……。”刘瘸子媳妇听见黄梦琪骂她们疯狗,立刻急了,但是话刚刚说了一半,嗓子便再次难受起来。

    二狗媳妇却不管那些,依旧提着一部分彩礼,笑着说道:“梦琪,我们都到你家门口了,你就让我们进去坐坐吧。”

    “不了,我们今天要谈些家事,就不欢迎外人了。”黄梦琪却直接给拒绝了。

    林川这时候走了进去,黄梦琪刚想要关门,一包东西便从门外丢了进来,还不等黄梦琪反应过来,一包接着一包的东西被丢了进来。

    黄梦琪索性打开铁门,质问道:“你们干什么?我不稀罕你们的东西,都给我拿走。”

    二狗媳妇和刘瘸子媳妇却不听那一套,将她们带来的大包小包统统通过铁门,丢进了黄梦琪家的院子里,二狗媳妇嘴里说道:“梦琪,这是村长家的彩礼,这只是一小部分,过几天你们两家商量一下,定个好日子,到时候还会有更多的彩礼送来。”

    说完,两个老女人便想要转身离开,她们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也好回去给村长一个交代。

    可是还不等她们跑出去两步,刘瘸子媳妇的后脑勺便被一件什么东西给打中了。

    “哎哟。”刘瘸子媳妇大喊一声,便回过头来,刚一回头正好一件东西打中她的鼻梁,鲜血呼呼地流了出来。感觉鼻子里面有东西流出,刘瘸子媳妇伸手摸了一把,看到满手的鲜血,立刻大喊大叫起来。

    二狗媳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身子被一件东西砸中之后,立刻回过神来,便看到刚刚丢进黄梦琪家的那些东西全部丢了出来,而且那些东西好像都长了眼睛似的,全部向自己的身上招呼起来。

    为了躲避那些东西的袭击,二狗媳妇东躲西藏,一时间忙得不亦乐乎。

    把那些彩礼丢出去的是林川,之所有能够打中二狗媳妇和黄瘸子媳妇的却是因为林川的暗中施法。

    “把你们带来的这些东西都给我带走,我们家不稀罕这些破东西。”黄梦琪说完这句话,便关上大门。

    那些彩礼有些都是易碎东西,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丢来丢去,很多东西都被摔得不成样子,就连那些不是易碎品,也被林川故意地向外面的硬地上丢去,也都摔的变了形。

    刘瘸子媳妇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鼻子,一只手翻看着那些丢出来的彩礼,心里有火,想骂人却骂不出来,一时间狼狈至极。

    二狗媳妇也同样如此,有火发不出,看着这些好好地东西被摔得粉碎,真不知道回去怎么对村长说。

    倒是远处看热闹的一帮人不时地说几句风凉话,村里有些人是被二狗媳妇和刘瘸子媳妇欺负过的,现在看到这样的情景,她们心里的那口恶气也终于发泄了出来。

    走到屋内,黄母正在包饺子,脸上一脸愁容,知道因为刚才那两个老女人,搅得黄梦琪家鸡犬不宁,可自己身为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有在关键时刻出手帮助黄梦琪渡过难关,这也是自己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

    “她们走了?”黄母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问道。

    “走了,还真是不要脸,有这种硬逼别人当自己媳妇的吗?”黄梦琪洗了把手,坐在一旁继续包饺子,气愤地说道。

    黄天易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说道:“刚才我就说了,让我出去把她们赶跑就没事了,现在还不是一样让我林大哥给赶跑了,如果刚才我赶跑的话,咱们耳朵根子还能够多清静一会儿呢!”

    黄母回头瞪了黄天易一眼,怒斥道:“行了,别说了,快回屋复习你的功课去。”

    “我……,算了,反正下次要是还有这种事情发生,我说什么也不听你们的了,我一定会冲出去把他们赶跑的,一群老娘们,还跑到我家里闹事来了。”黄天易说完,便跑到里屋复习功课去了。

    黄母则是叹了一口气,眼睛却泛起了泪光。

    黄梦琪也只是低头包着饺子,一言不发。